李鸿章在法兰克福

看到某外国拍卖公司要卖的一本清末相册,其中一张只笼统写着“A group of Chinese Yamen officers” 不过我注意到里面最重要的人物是李鸿章,只不过老外不懂。

即将拍卖的那张照片

其实,这张照片里我第一个认出来的是联芳,我对他的相貌太熟悉了,以前也写过相关的博文。接着认出来的就是李鸿章,老先生好像很委屈的跟一大堆人挤在一起,这种突不出主客的有李鸿章的合影我还是第一次见。要想认出其它的人,得先确定这是什么时间在哪里拍的照片。

合影中大多都是德国军人,一种可能是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但季节、军人状态都对不上;那就只剩一种可能是在德国,也就是李鸿章1896年访德期间。查《李鸿章历聘欧美记》,李鸿章在德国有两次观操,第一次是五月初六日(616日),食点既毕,德皇请中堂同至御教场,阅御林军操演阵法。德皇升宝座……制就大红缎凉伞高张于宝座之右;下设虎皮椅,请中堂安坐。这次观操是德皇主持的,之后的合影没有德皇似乎说不过去。第二天上午,李鸿章一行乘火车离开柏林前往馥蓝否得,在那里观看驻华使馆武官李裒德旧部的操演,以广中国名臣之眼界是日,校场中操步兵兜擒炮兵法。天气虽盛暑,中堂衣冠危坐,无惰容也。观完演操,李鸿章一行又乘火车回到柏林。此后至离开德国,李鸿章都没有和大批德国陆军再接触。由此,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张合影摄于1896617日的馥蓝否得。这个奇怪的中译名困扰了我一会儿,我想既然坐火车不到半日就能到,应该离柏林不远,遂在地图上比对哪个发音接近,最后认定应该是法兰克福(Frankfurt)。

李鸿章一行准备离开俄国前往德国时的合影

李鸿章获德皇颁发的“红鹰大十字头等宝星”勋章后与主要团员合影,从左至右分别为李经述、李经方、德璀琳、李鸿章、汉纳根、罗丰禄、李裒德、联芳

知道时间、地点,人物也就能认个七七八八,可惜网上这张图太小,如果能看到原件,里面所有的中国人都认出来应该是没问题的。稳妥起见,以下只把可以完全确定的人列出来。

4号是曾任天津海关税务司的德国人德璀琳(Gustav Detring, 1842-1913),在德国期间他一直陪同在李鸿章左右。

5号是时任大清国驻德国大使的许景澄,1900年因反对义和团而被斩首,后平反。

6号是主角李鸿章。

7号也是李鸿章在德国期间随行的德国人李裒德,时任德国驻华使馆武官,曾获得双龙宝星勋章。

8号是李鸿章之子李经方。

10号是联芳联春卿,我一直说他是低调的外交官,不为大众所知,但清末的重大外交场合几乎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李鸿章1896年在德国期间留下的照片不少,比较常见的是他在汉堡拜访俾斯麦以及参观兵工厂的内容。这张没有把大领导凸显出来,感觉许景澄是被最后一刻才塞到那个位置的,旁边的德璀琳不得不侧着身,而且挡住了李鸿章一点儿,用现在的标准来说,这是一张很不合格的大合影。但,正是这种特殊性才看起来有意思。

《李鸿章在法兰克福》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