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德的玻璃底片

英国摄影师托马斯·查尔德(Thomas Child, 1841-1898)是我最喜欢的摄影师之一,从我开始接触老照片以来一直没有间断对有关他的一切的追寻,特别是他的摄影作品,甚至前几年还出了一本他的专著。他在北京拍摄的照片现在博物馆或收藏市场上可以找到很多,有些常见有些不常见,这几年偶尔会有小惊喜,时不时地会冒出一两张可以划到他身上的作品,没想到的是,竟然在有生之年得见他作品的玻璃底片!

苏富比这次拍卖会上要出现的查尔德的玻璃底片

有生之年这个词并不夸张。我曾经说他可能是十九世纪在北京留下照片最多的人,几乎每个那个时代来北京旅行、工作的外国人带回去的纪念相册里都会有他的作品。换个说法,也就是他的一张底片会被洗印很多很多次(这还不包括翻拍的),即从他的同一张照片在不同时期的版本就能看出来,他的底片保存状况很差,越晚洗的照片,靠近底片四边的感光层损失的越多,底片破碎的情况更是普遍。尽管没有文献显示他像汤姆逊那样在迈向人生新阶段的时候会处理掉所有的底片,但确实(我)一直没有发现过他的底片,不排除他都带回英国的可能;查尔德的意外身故使他的家庭丧失了经济支柱,尽管查尔德回英国时应该已经非常富有,但也架不住坐吃山空,加上他子女众多,他的遗孀很长一段时间是跟着他的小女儿住,分家产的情况不明晰,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那些底片。如今,将在11月份出现在苏富比拍卖会上的这组查尔德的玻璃底片,我怀疑即出自其后人,我还怀疑这些只是一小部分,要拿这次的成交情况来试水。

这次上拍的总共是9张玻璃干版,其中8张负片(252×201mm),1张正片(175×228mm),3张有查尔德的签名,4张有破损。这9张底片都已经由伦敦的摄影保护中心进行了清理和简单修复,并进行了数字化处理。我认为,对比同样一张照片的不同版本是研究一个摄影师的重要手段,这9张照片里有2张我之前看过别的版本,还有一张是同一批人(一个喇嘛师傅和他的小徒弟)同时拍的另一张照片(师傅和徒弟的帽子、表情不同),其余6张都是新见到的,4张人像作品可以用作支持我查尔德是第一个在北京开照相馆的人这一观点的证据,总之,对我来说都非常有研究价值。

左边是这次要拍卖的一张,右边是相对常见的这对师徒的合影,两人都戴了帽子(师傅的还不一样),就是表情太严肃了。

虽然说出来不吉利,但我还是想说:这组估价15-2万英镑的照片,应该可以成交而且最后成交价应该不会太低,我肯定凑不了这热闹了,只希望哪位大佬买下了能让我瞅瞅。

上面是这次要拍卖的版本,下面是相对常见的,我有这张照片以及通过翻拍制作的玻璃幻灯片(正片)

这次的拍品之一,法国使馆内的轿夫

这次的拍品之一,卧佛寺的“具足精严”琉璃牌楼

这次的拍品之一,明十三陵神道

这次的拍品之一,正阳门瓮城上向西望,远处可见宣武门和天宁寺塔

这次的拍品之一,合影,地点即在查尔德工作和居住的今内务部街

这次的拍品之一,合影

这次的拍品之一,乞丐合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