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村的镇水牛

前天要找一张2014年我从美国翻拍回来的资料照片,但是怎么都找不到,根据照片的拍摄序号正好少14张,一天找下来我心都凉了。当时是用手机翻拍的,我清楚地记得这些照片导出来过,因为其中的两三张我当时还发过微博。终于,昨天晚上在一个名字很奇怪,和这些“失踪”的照片完全没关系的目录里找到了那14张照片,我就知道,虽然我有到处乱放资料的习惯,但误删应该不会的。为了庆祝这些照片被找到,今天就写其中一张照片,贴在我桌前已经快两年的题目——庞村镇水牛。 这张照片是一个外国人斜倚在一个高台旁,高台上是一头金属铸造的卧牛,两角挺立,右侧远处是河道,河岸一侧可以看到一层一层的“纹路”(即“十八蹬”,是修筑堤岸的条石)。照……阅读全文

几位早期来华的外国女摄影师

今天是“女神节”,炒个应景的冷饭,说说几个早期(这里的“早期”我定义在1949年以前)来华的外国女摄影师。 按照有些极端女权主义者的看法,在摄影师之前冠个“女”字就有“歧视女性”的嫌疑:男女平等,凭什么摄影师要区分男女?!我得强调下自己的立场,从来没有歧视女性,特别是在摄影师这个职业上。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过去在国外男女所受教育不同,女性学习的内容往往有针对性。在这样的背景下,对社会的观察,无论视角或是关注点,女性多多少少与男性会有不同,反映到照片上,男女摄影师拍摄的照片自然也会不同。这种不同,正好给所有看照片的人,无论男女,提供更多元看待我们这个世界的角度。最后落在“中国”这个话题上,复杂的、多……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