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西部影像记:穿过三峡(二)

在贝德禄和吉尔1877年那次不成功的尝试之后,照相机在长江上游的活动记录出现了一个大约十二年的断档,直到本文最开始提到的A·E·普拉特1889年带着相机来到四川,才又有了摄影活动的明确记录,并且开始有夔州府(今重庆奉节县)以西川渝地区的影像保留下来。普拉特的故事也很有趣,我将在下一篇里写他,这一篇先写一个比他名头大得多、后来也拍得更多,只是初次进入三峡拍照的时间稍微有点不太确定的人。 对摄影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玩相机是一个很烧钱的爱好,所以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不管专业人士还是业余玩家,大体来说都是不缺钱的。在照相机还十分笨重的年代,那些带着照相机去偏远地区旅行的外国人,除了自己要拥有摄影器材、掌握摄影技术……阅读全文

几位早期来华的外国女摄影师

今天是“女神节”,炒个应景的冷饭,说说几个早期(这里的“早期”我定义在1949年以前)来华的外国女摄影师。 按照有些极端女权主义者的看法,在摄影师之前冠个“女”字就有“歧视女性”的嫌疑:男女平等,凭什么摄影师要区分男女?!我得强调下自己的立场,从来没有歧视女性,特别是在摄影师这个职业上。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过去在国外男女所受教育不同,女性学习的内容往往有针对性。在这样的背景下,对社会的观察,无论视角或是关注点,女性多多少少与男性会有不同,反映到照片上,男女摄影师拍摄的照片自然也会不同。这种不同,正好给所有看照片的人,无论男女,提供更多元看待我们这个世界的角度。最后落在“中国”这个话题上,复杂的、多……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