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逊和赖阿芳的摄影风格异同

这个题目有点儿大。汤姆逊(John Thomson)和赖阿芳都是1870年代很NB的摄影师,虽说他们都是商业摄影师出身,拍照片是为赚钱的(当然,汤姆逊有更高尚的目标驱使,把照相馆和大部分在香港拍的底片都卖了),但不可否认,他们作品的艺术性都非常高,无论构图、洗印的技术在那个时代都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比如爱丁堡公爵当年访(实际上是路过)港,只有他们两人受邀为公爵拍摄肖像。两人在香港开设的照相馆离得很近,是竞争对手,但又惺惺相惜(也许这个用词不准确,因为目前只能看到汤姆逊对阿芳的称赞,没见到阿芳怎么说,这算好基友吗?),汤姆逊曾经这样评价阿芳:在香港有个叫阿芳的中国人,他有着精致的品味,凭着这些作品他在伦敦混饭吃也没问题。(There is one China-man in Hong-Kong, of the name of Afong, who has exquisite taste, and produces work that would enable him to make a living even in London.)

在我看过他俩的很多作品后,还是想让他们PK一下,比比到底是谁的作品更好!恰巧,他俩的作品内容有不少相似的,很适合放在一起比较,我选了几个例子,每个例子里面上图都是汤姆逊拍的,下图都是阿芳(准确说是华芳照相馆)拍的。

dabeige-01

dabeige-02

厦门南普陀寺大悲阁

guangzhou-01

guangzhou-02

广州英国领事馆内

约翰汤姆逊 广州城的西门 thomson-afang-2

广州城西门

约翰汤姆逊  广州英国领事馆院内 thomson-afang-4

广州英国领事馆内

这几组照片都拍摄于1860年代末-1870年代初,除了广州西门那组,都是汤姆逊拍的要早些,但相差不多,这种差别可以忽略不计。在第一组大悲阁的照片里,汤姆逊没有用很常见的“正面照”,其他年代的其他摄影师都只会拍正面照(具体可见我上一篇博文),我觉得这正是汤姆逊厉害的地方,他拍的建筑照片几乎都是从斜侧方拍摄,至少要能看到建筑的两个立面,这样的照片可以传达更多的信息,我想也正是因为这点,他后来成为皇家地理学会和皇家人种学会的的会员。嗯,第一回合汤姆逊胜!

其次,同样的场景,汤姆逊的照片里都有活动的人物,而且表现自然,这一下就把画面弄活了。有学者认为汤姆逊这么做是为了能通过人物的高度来反映周围环境(建筑)的尺寸,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拍一个扳手和拍一个正在使用扳手的人的照片所传达的信息量是完全不同的,少了人物的活动,这些场景也就枯燥很多,所以我觉得第二回合还是汤姆逊胜!

最后,真的能看出来为什么国内国外的影像收藏市场和学者都更钟情汤姆逊。

《汤姆逊和赖阿芳的摄影风格异同》上有9条评论

  1. 汤姆逊的技艺更胜一筹,印象中汤姆逊特意去赖阿芳的照相馆拍过照,汤姆逊的视角更加西方,而赖阿芳的作品则是中规中矩些。学生拙见。

  2. 王耀庭 :

    汤姆逊的技艺更胜一筹,印象中汤姆逊特意去赖阿芳的照相馆拍过照,汤姆逊的视角更加西方,而赖阿芳的作品则是中规中矩些。学生拙见。

    您说的阿芳照相馆那张好像就是“画室”那张。其实关于阿芳,还有很多谜没有解开。我偏向于注释时写作“华芳照相馆”,而不是阿芳,因为有记载他曾雇佣过不止一名(外籍)摄影师,这个从他去过(拍过)的城市和留下的摄影作品风格也看得出明显不是全部出自一位摄影师之手。这个话题我一直想写,还没有搜集到足够说明问题的材料。

  3. 问下徐老师,您说阿芳的摄影画集书名叫什么,国内是否能买到?

  4. 刘家中门 :

    问下徐老师,您说阿芳的摄影画集书名叫什么,国内是否能买到?

    我所指的他的作品集是相册,由华芳照相馆制作的蛋白照片相册,这个不多见,很难买到。

  5. @jnxu
    怪不得,阿芳的照片都是零星的在几本摄影集看过,单独的至今未见过,若是能把华芳照相馆照片印刷出版的话绝对是件快事。

  6. 前幾個月 看到ebay有張1900左右的秦皇島(?)照片 一間屋子掛了好大的招牌” Lai Afong photograph…” 請問是冒名呢還是”加盟店”?

  7. 仔細比對植被後 我認為广州西门那组 也是汤姆逊拍的要早些

  8. 汤姆逊是英国摄影师,所以照片带有“维多利亚”风格一点都不出奇。家宁兄可以比较跟他那个时期齐名的
    摄影师SAMUEL BOURNE的印度作品。汤姆逊是最早意识到照片最终会以书刊、报纸为媒介为大众传阅,
    所以他回到英国以后制作的三册作品都是用CARBRO PRINT(WOODBURRYTYPE AND COLLOTYPE是其中的两种)。这样也让他名流千古。

    同样是汤姆逊和赖阿芳的作品,(早期赖的作品比起汤姆逊是更胜一筹,因为大家没有看见真真的原作而已。
    汤姆逊的原版色调偏暖,带有人性的味道。赖阿芳的虽然色调冷峻而逼真(这也是汤姆逊夸他的原因吧)
    以汤姆逊为中国19世纪留下有根有据的文献影像资料这点就是任何中国摄影师都无法超越的;就连比托也
    不能够像旁观者如汤姆逊一样,忠实的记录了中国的人文社会面貌。(这其实是英国女王的意图,大英帝国
    想看看中国,印度这样两个千年古国的人文在19世纪的后半个世纪是怎样一个社会;比托有一册完整的115张
    作品是呈给英女王的;早于比托的另一位摄影师拍摄的大沽也呈给维多利亚女王批阅)。

  9. 看摄影作品;须从每个国家的文化背景(摄影师的出生以及他活动的年代)。一个坐标,左边是19世纪的名家名作;右边是20世纪的各家流派代表。以及他们各自的10-20张著名代表作品。LE GARY 的最贵的海景作品是92万欧元,而同样是他生平制作的可以低到600欧元。(这两个拍卖纪录都是在2011年)。尤金的作品我需要看上3500张以后才敢肯定自己的眼力。家宁兄也算观摩很多原作的人;唯一是没有对比19世纪蛋白照片
    的经典原作跟你所看见的中国作品有何本质的区别。

    品相;版本;尺寸;罕见,地位(摄影师在摄影历史的位置)这是评价摄影作品价格的5大要素。再是最后一点
    摄影收藏是男人的奢侈品。(有钱的如此;没钱的更是如此)

刘家中门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