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漏的早期在华商业摄影师之四——鲁斯菲尔德

十九世纪中后期,是中华大地上外国摄影师最活跃的一段时间,我个人最喜欢的几个摄影师的黄金时期都在这个时候。照相馆在大陆和香港如同春笋一样冒出来,而且几乎每天都在增加。虽然这时期的摄影技术发展和照相馆的竞争给现在的我们,给摄影史留下了众多精彩的作品,但混乱的传承关系也使很多照片的真正摄影师成为历史悬案,也使现在对照片版本的判断成为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在1860-1870年代香港,弗洛伊德和汤姆逊是朋友又是竞争者,在汤姆逊离开香港去中国拍照前,他把店面和部分底片都转给了弗洛伊德,而弗洛伊德后来又把这些资源连带自己的部分底片买给了另一个在香港的商业摄影师艾缪•鲁斯费尔德(Emil Rusfeldt),当然也可能是他主动从弗洛伊德手里买来的,因此导致弗洛伊德和鲁斯菲尔德都洗印并出售过汤姆逊的照片,我就已经见过好几张不是初版洗印的汤姆逊的作品了,相信其中就有经这两个人手的。

鲁斯菲尔德并不仅是个卖照片的商人,他还是一个被遗漏的早期在华商业摄影师(至今有关他的资料仍然非常少),活动范围涉及广州、香港和澳门。从现在能看到的照片实物中,没发现有他签名的作品,但是可以通过CDV照片断定(背后有照相馆的信息)。1998年5月8日,在伦敦举行的佳士得当代及历史影像拍卖会上,第186号拍品是一组米勒、鲁斯菲尔德等人拍摄的照片册,共计56张蛋白照片,以3650英镑成交。现在这56张照片肯定不止这个价格了……

鲁斯菲尔德拍摄的广州花船,1985年佳士得第186号拍品中的一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