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报恩延寿寺遗址旧影

09年写过一篇“清漪园大报恩延寿寺遗址老照片”,当时累计找到8张不同时期这处遗址的照片,在文末我写到“我相信大报恩延寿寺在1860-1888年之间不可能只有这么8张照片存世,肯定还有别的摄影师拍过,肯定会慢慢冒出来的。”果然,这些年的确又有些新发现,有两张该遗址的正面照。选择今天发似乎也有冥冥天意: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写“延寿寺”=+1s。 清漪园是现在颐和园的旧称,确切的说是光绪十四年(1888年)改名前的称呼,乾隆时期达到建设的高潮,是清皇家行宫园林三山五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中万寿山前的大报恩延寿寺是清漪园的重点建筑群,始建于乾隆十五年(1750年),是乾隆皇帝为庆祝其母钮祜禄氏六十整寿修建的。该寺第一进为……阅读全文

老了

我最不喜欢过生日了。当然,我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几月几日,但是我不喜欢过生日,也从不去记自己的年龄,需要用的时候都是现算。难过的是,每年过生日的时候老妈和老婆都要提醒,会告诉我今年多少岁了。唉呦,可难受死我了,当我知道自己快四十的时候一下子会觉得我怎么这么老了!有这样惊异的感觉,是因为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还挺年轻,当然这里说的年轻主要是指心态,我觉得自己平时还是比较注意留心新事物,什么新鲜事儿新名词基本上第一时间都能知道,也愿意接受新事物。不过,最近一件事我开始怀疑自己是真的老了,有点儿跟不上时代了。 那天给我儿子念一本关于海洋的科学书,里面提到深海潜艇,我就想起小时候看的一部电视剧,《大西洋底来的……阅读全文

第一个在美国拿到律师执照的华人

最近有几条新闻:中国小留学生凌虐同学而入狱;一家四口中国人在美自驾旅游未按照交通标志停车便左转至被撞身亡;一名中国女游客在LA机场免税店掌掴店员被捕(一说轻拍头,不管剧情是否反转,总之动手就是不对的),都在网络上引起国内网民热议,有网友甚至说“感谢美国法律帮忙管教国人。”不想评论这些,不过说起美国法律,我倒是想起张康仁,第一个在美国获得律师执照的中国人,而且经历颇坎坷。 张康仁(Henry Chang/Hong Yen Chang, 1860-1926),广东香山人。1872年张康仁成为首批赴美留学幼童。抵美后入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市公立高中学习,后进入耶鲁大学法律系。留美幼童计划在1881年被终止后,张康仁奉召回国,后在其兄资助下重新赴美……阅读全文

摄影如何随美国大选改变

美国大选如火如荼,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但热闹看看也没什么损失。今天在外媒(PHAIDON)看到一篇短文,讲摄影如何随美国大选改变。 美国大选从没有像今年这么热闹。你可以当这个竞选过程是做秀,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在选民面前在竞争对手面前展示自己的过程,要赢得选票就要利用一切渠道去影响去争取选民,传播正面的信息在他们的意识里塑造一个可以领导国家的总统形象,图像(静态和动态)、文字是主要的信息载体,传播的形式在过去是更多的依靠纸媒、广播,后来的电视,到现在的互联网(或者说社交媒体)。摄影在这其中的作用不言而喻,但过去是专业摄影师的天下,那么多摄影师,但最后就某一事件可能会被媒体选用的就那么几张。现在有了社交……阅读全文

遮蔽历史

因为在编的一本书,我需要几张AP的照片,他家在国内的代理是某机构。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从海外机构选图时不会去刺激相关部门的神经给自己找麻烦,因为毕竟书不让印大家都白忙活。在AP选的照片中有一张比较常见,是1941年的迈阿密海滩,在中餐馆当女招待的华人姑娘Ruth Lee为了不被当做日本人(她出生在美国),她在身后插了面当时中国的国旗,青天白日满地红。这张照片常被媒体选用,有的用作说明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的影响,有的用作说明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形成,总之,都是很正面的一张照片。但是从代理AP的这家机构买图时,在钱已经付了的情况下,被告知“不过这个是青天白日旗不知道能不能给。”我很少对人发脾气,但这句话真把我点着……阅读全文

最前线

“八一”建军节,也应个景,推荐一本画册,金城出版社2015年出版,高初、晋永权主编的《最前线——中国共产党抗战图像志》。 大开本,红色麻布封面,书名集字毛体 抗战胜利已经很多年了,但是这段近代中国的重要历史,在图像档案方面,对岸的资料公开了但进不来,自己的资料又深锁柜中也不整理公开,时间久了,国人要么就是遗忘这段历史的视觉细节,要么就是遗忘那些宣传抗战、记录抗战的摄影师们。我这个年龄的人,现在常会有一些对过去所受教育的思考,对我的孩子,希望他们能开放思想,多读书多思考,能够客观看待历史。无关现政权的评价,在那个不抗争就灭亡的年代,共军的摄影师中不少都是现学摄影,靠的就是信念,摄影技术都在实践中感……阅读全文

路过双关帝庙

最近两次出门都步行经过西四,注意到一座以前从未注意过的寺庙——护国双关帝庙。第一次是从平安里地铁站往西四地铁站走,靠路西。在西四宾馆对面偶然注意到一座古朴的山门,山门匾额上可见已经褪色很多的红油漆书写的“毛主席万岁”,看不清原来的字迹,因为赶时间我就匆匆走了。这座古朴的寺庙是什么,成了印在我脑海里的一个问题。过了几天我又走了这条路,从西四往平安里地铁站走,在西四宾馆门前特意停下脚步,在路对面拍了照片,离远了看,还能看到山门后的大殿。看样子正在维修。回家后我先看了电子地图,没有标注,于是我又查了《乾隆北京城全图》,在六排9最上端查到应该是“双关帝庙”。其实我这有些“大炮打蚊子”了,因为在山门旁……阅读全文

在爱人的镜头里

摄影圈里好像很少有夫妻都是知名摄影师的,我猜,也许是大家都要外出创作的话可能聚少离多。摄影这个职业,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漂泊的职业,只有不停的游走才可能出好片子。但是,布勒松和弗兰克却是特殊的一对,两个人都是非常著名的摄影师。今天看到一篇TIME上2014年的旧闻(http://time.com/3449917/henri-cartier-bresson-and-martine-franck-love-through-a-lens/),是一组布勒松和弗兰克互相拍摄对方的照片,很感动,分享于此。 马丁在瑞士,1984年 布勒松在意大利,1971年 喝咖啡的马丁,1975年 布勒松在瑞士乘坐前往蒙特勒的火车内,1976年 布勒松在普罗旺斯写生,1995年 马丁的腿,1967年 马丁在意大利,1972年 布勒松在瑞士苏……阅读全文

十九世纪在美国马戏团表演的华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全国很多城市都能看到“世界奇观”的巡回表演,一般都会用布圈挡出一块场地,上面写着广告,展出的内容一般都是人面鱼身、双性人、侏儒、连体人之类的。我记得在我老家表演时场地设在动物园里,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我没有去看,没钱,当然父母也不允许。八十年代那会儿刚开放,被禁锢很久的老百姓就图个新鲜刺激,也没人在乎是否科学是否尊重人权是否合乎伦理道德。其实,这种猎奇表演都是外国人玩儿剩下的,最早推出这种表演的是美国人巴纳姆,而且还有华人参与其中。 巴纳姆(左)和他的台柱子之一:“指挥官纳特”合影,1860年代 巴纳姆在纽约“美国博物馆”的外观,1858年 费尼厄斯·巴纳姆(Phineas Taylor Barnu……阅读全文

在美国推广中餐的北京阿姨

作为一个北方人,在吃饭的口味上我一直不挑剔,南方的北方的洋的中的,都能吃,而且还有不少喜欢吃的,以前有个同事总开玩笑说地球要毁灭了我肯定是最后一个饿死的!可是,两次去灯塔国查档案,荷包瘪,天天汉堡(总的来说在西餐里便宜+快)也受不了,有一段时间特别特别想吃韭菜盒子,也真是没出息的可以。当然,美国也有中餐,而且很多很多,不过呢,太街边的不敢去吃,太正式的也不敢去吃,于是我就取中,去吃美国的中式快餐,比如Panda Express,每周五下午离开档案馆就去,一般是要个水煮蔬菜和左宗棠鸡的拼盘配米饭,算上税也不到10美金,很便宜了。后来去纽约,住在法拉盛,偶然发现去地铁站的路上有家陕西馆子,非常非常小,有肉夹馍……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