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被轰炸后的天津南开大学

日本侵华战争留下的照片资料非常多,多数都是相册。相册的风格也很统一,都是以“出征纪念写真帖”、“事变纪念写真帖”等为相册标题,里面收录的照片多是日本军队在华各地拍摄的纪念照或者在当地买来的风景照。虽然这些照片没有直接反映惨烈的战场,但往往很多看似平静的场景背后都隐藏着纷飞的战火……

南开大学是张伯苓先生和严范孙先生于1919年在天津创办的。虽然最初只是私立大学,但是经过众多值得尊敬和钦佩的学者们的努力,到20世纪2-30年代南开大学已经成为全国非常知名的学府之一。然而日本侵华战争的阴影已经遮住了天津的阳光,1937年7月,南开大学遭到日本军队的空袭,三分之二的校舍被毁。同年8月,南开大学同清华、北大在长沙和组长沙临时大学,后迁往昆明改称西南联合大学。

在最近看到的一本这样的相册,原属于一个叫桑原益与的日本军人,他隶属的阿久井部队曾经驻守过北京、天津、济南和太原等地。相册中收录了三张南开大学被轰炸后的照片。

秀山堂残迹
秀山堂残迹
木斋图书馆,从二层的窗户还能看到坍塌的穹顶
木斋图书馆原貌,图片来自南开大学网站

有关南开大学老木斋图书馆还有一个未解之谜,就是著名的海光寺大钟。这座钟西洋式,是光绪四年(1878年)德国克虏伯铸造,德皇送给大清王朝的礼物,重13000斤,后被李鸿章安置在天津旧城南门外的海光寺。1900年海光寺寺毁于战火,此钟被日军转送英租界工部局,北置于维多利亚花园的东南角。1923年南开大学八里台校区成立,此钟又被转移至南开大学图书馆,置于思源堂西侧。1937年天津沦陷后,这口钟被日军掳走后下落不明。从这三张照片上找不到掳掠的线索。另外这口钟当年被送往海光寺后,工匠在钟上刻了整部《金刚经》,传说后来这些工匠都得怪病而死,我还以铸钟的铜材含有放射性。这个话题就不好展开了,否则会拐到印第安纳•琼斯式的冒险故事上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