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致知

以前写过一篇博文“被遗漏的早期在华商业摄影师之一——格里菲斯”,里面贴的三张照片是他拍的香港男校,从“教室”的布置我认为是在照相馆内拍摄的。今天故纸园丁同学提供了一张图片,是清末的明信片,内容同样是摄影室,布局和桌椅板凳也没大变化,只是男生变成女生,是反映教会女学校的照片。

上课

背书

放学

教会女校,很喜欢这张。感谢故纸园丁提供的信息

1873年3月1日的《伦敦新闻画报》,能看到挂着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

男校和女校的两组照片,我注意到两个细节:

1、男校悬挂的对联是传统的中国七言对仗“十里秋香随履凿,四更山月上帘颜”,女校悬挂的对联只能看清上联写着“耶稣临世以救罪人”。
2、男校对联中间挂的是有关《周易》的四条屏,女校对联中间挂着一幅世界地图。

女校挂《圣经》内容的对联很好理解,那个时候女性没有受教育的权利,无才便是德。西方人不这么想,所有的人都是上帝的子民,人人平等,因此中国的女校都是教会来办,自然处处体现他们的价值观。中国传统的男校(或者说私塾)都教什么呢?四书五经。从这组男校的照片看的出来孩子们要背书,都是死知识,只能应对科举考取功名。女校挂的是世界地图,学生们好像也只是在阅读,似乎主要教识字。我前段时间在写《伦敦新闻画报》的东西,看了不少原件,有张报纸上的版画反映的是1873年北京的一所私塾,画面中一侧墙上也挂着世界地图,柱子上挂着外国人绘制的中国全图。据原文说这是他们一个特派画家的速写,如果是真实场景的反映,那这所私塾应该也在教四书五经以外的知识。

会写八股救不了中国,必须要格物致知。五四之后请德先生请赛先生,中国才开始和世界往一条路上走。今天有一位网友在看了八国联军占据北京的分片地图后感叹“耻辱”,我觉得这没必要愤青般义愤填膺的说“耻辱”。就好像两个人打架,一强一弱,弱的被打败了不叫耻辱,强的被弱的打败了才叫耻辱。1842年的中国、1860年的中国、1894年的中国、1900年的中国,在军事上在科技上就是不如西方,被打败占领有其必然性。重要的是“知耻而后勇”,不能只盯着祖宗留下的那点儿家底,要开眼看世界,必要的时候还要爬墙头看。

 

《格物致知》上有6条评论

  1. “就好像两个人打架,一强一弱,弱的被打败了不叫耻辱,强的被弱的打败了才叫耻辱”– 好结论!
    我始终以为“庚子事变”就是新旧社会制度在中国局部地域的较量或决斗,假设封建体制击败了资本社会,整个世界都将会倒退,全人类都会感到耻辱!十几年后的辛亥革命的顺利成功其实也以这次决斗的结果之铺垫有直接的关联。

  2. @HK
    这张教会女校的看着非常温暖!so,这张明信片我就不花钱了,什么时候见到原照一定拿下!

  3. “放学”这张照片也曾被西人制作成明信片,明信片左下侧英文注释:A Chinese school,Shanghai.

  4. @故纸园丁
    对,这张照片传播很广,但的确是在香港拍摄的,这个窗户的位置很像格里菲斯在皇后大道上的照相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