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樾刺杀五大臣

今年“辛亥百年”的展览基本上都闭幕了,我参与的以图像为主的展览有首都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中华世纪坛、政协和上海美术馆等几家,上半年的主要精力几乎都放在这几个展览上了,集中翻看的资料也让我对“辛亥革命”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新的认识。纵观中国的五千年历史,真正的“变革”都是靠枪杆子实现的,都是“革命”,几乎没有和平变革的先例。既得利益者肯定不愿意轻易失掉自己的好处,当“革命者”的态度“满槽”的时候,实现诉求的手段就会变得激烈,“变革”就只能通过“革命”实现了。在满清的最后几年,革命党人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用刺杀的方式来革“命”了,比如刺杀出洋考察五大臣的吴樾。

庚子事变之后,迫于国内外形势,慈禧同意推行君主立宪制,委任辅国公载泽、兵部侍郎徐世昌、户部侍郎戴鸿慈、湖南巡抚端方、商部右丞绍英出洋考察宪政。1905年9月24日,是五大臣准备乘火车离开北京的日子。此前一天,吴樾从随同五大臣出国考察的杨笃生那里获悉了详细的出行计划,与准备一起行动的张榕在安徽会馆设宴招待各方友人。庶日怀揣杨笃生事先制好的炸弹离开会馆,并置一信于枕下,详书其此次行动的缘由,并声明与会馆众人无关。以便万一事泄,不托累旁人。铁路局给五大臣预备的专车一共五节,前面两节供随员乘坐,第三节是五大臣的花车,第四节仆役所乘,最后一节装行李。八点刚过,送行的人陆续到达。首先到的是徐世昌,接着是绍英、端方、戴鸿慈,最后到的是载泽。吴樾穿一套仆役的衣服,混入仆役之中进入车站上了第四节车箱,张榕在他的身后,因车站人多,被隔在了远处。在试图由第四节车箱进入中间花车的时候,被卫兵拦住,引起了卫士的怀疑,正纠缠间,又上来几个兵卒。吴樾见此便冲进花车,引爆炸药。砰然巨响之后,端方亲属、徐世昌和戴鸿慈受轻伤,绍英受伤较重,载泽一只手受伤,吴樾当场殒命。张榕因离得较远,加之杨笃生掩护,趁着混乱脱险。事后,京师戒严,慈禧一面下令追查,一面传旨为防止有人携炸弹等物潜入颐和园,故将围墙在原有高度上又增加三尺有余。园内设电话;增派驻军昼夜巡逻。肃亲王善耆和赵秉钧负责追查凶手,他们从吴樾的尸骸上找不出线索,就把尸体拍成照片,印了数百份,分发给所有的便衣侦探,到客栈、会馆、庙宇,以及任何可以作为旅客逗留之处去查问。最后终于有人认出他就是在会馆住过的桐城世家子吴樾。桐城会馆的执事吴士禄被捕召出张榕。因事前吴樾留有遗书,因此会馆中的同乡都未受到牵连。张榕于数日后被擒,除承认与吴樾认识之外,一字不招,仍被判入狱。

现在来看,对于改革,当时的清廷确有敷衍之意,君主立宪只是维持皇权的新外衣而已。但吴樾等人刺杀五大臣的计划也确实让皇室改革的信心大打折扣,错过一次可能和平变革的机会。

关于这此刺杀事件,有很多文字记载,但是鲜有图像,其实,在案发的第一时间,就有英法等国的记者拍摄了照片,整理如下。

吴樾遗像吴樾遗像

被炸的五大臣花车前门车站被炸的五大臣花车

被炸的花车看得出来爆炸的地点靠近这一侧车厢,车厢外面的铁皮也被轰开,可见炸弹威力不小,是为五个人准备的量

身死的吴樾爆炸现场的照片,吴樾当场身亡,左脸重伤,腹部重伤,好像是被炸碎的椅子或桌子击中

身亡的吴樾现场的另一张照片

散发的吴樾照片当时散发的用来辨认吴樾身份的照片,存世量不小,可见当时真的分发了很多张

《吴樾刺杀五大臣》上有2条评论

  1. 徐兄 好東西 麻煩照顧一下
    咱家先賢當時抱著炸彈 因車子搖晃意外引爆 所以他的腹部受創最重 如果是順利丟出去的話 情況會大大改觀
    辨认吴樾身份的照片的確發揮了作用 他前一夜住宿的窯子館妓女出面指認的

  2. …车厢外面的铁皮也被轰开…這裡有點小錯 這是早期全木造客車 除了底盤外 並沒用上鐵皮 夾層像鐵皮的應該是類似粗麻布的絕熱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