銮驾库宝瓶的遗影

摄影,最基本最单纯的功能就是记录。一组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期间的照片,英军的机关枪部队占据现在公安部大门偏东一点儿位置的銮驾库,随军记者拍了好些个印籍士兵在里面比划的照片,摄影师的目的是为了记录,但对于中国人来说,更有意义的不是看他们“舞枪弄棒”,而是弃置在銮驾库庭院内的卤簿依仗。

“天子出,车驾次第,谓之卤簿”,简单说卤簿就是皇家的仪仗队,有着严格的规定,什么时候用什么、什么人用什么都有说法,这在《大清会典》中可以找到说明。明清卤簿都有象的角色,一为导象,一为宝象,主要区别是宝象驮瓶而导象没有,宝象驮瓶取“景象升平”之意。据《钦定大清会典图》光绪本说:“鞍髹朱饰金,上载宝瓶,铜质镀金,亦饰珠宝,深一尺六寸五分,口径八寸六分,腹围五尺七寸六分,镂垂珠纹,底径一尺一寸三分,足径一尺七寸,镂朵云纹,盖径一尺三寸,冠火焰顶,座高一尺三寸。”网上有资料说内贮有火绒、火石、火镰,是满族旧俗所需,以示不忘祖先。虽然有文字有图画,可毕竟还是要靠想象,而且銮驾库被占据后遭到破坏,待联军撤离北京后,銮驾库所在被划归英国使馆,被拆平建设了英国兵营,銮驾去了哪里也不知所踪,所幸有这几张无意间拍摄的照片留存。不过,从照片看似乎宝瓶有两种规格,一种如书中所说腹部“镂垂珠纹”,还有一种光素面的,不知作何用途。

绘画中的卤簿宝象

借永昌囯王的图,绘画中的卤簿宝象

绘画中的卤簿宝象再借永昌囯王的图,绘画中的卤簿宝象

绘画中的卤簿宝象

内府彩绘本《卤簿图》中的宝象

绘画中的卤簿宝象

现代绘本《大清卤簿图》中的宝象

绘画中的卤簿宝象

《唐土名胜图会》中的导象和宝象

绘画中的卤簿宝象

《大清会典图》中的宝象

宝瓶

弃置在銮驾库庭院中的宝瓶

宝瓶

弃置在銮驾库庭院中的宝瓶,很明显右边这只是光素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