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时泰在津开始生意时间点的推断

梁时泰是中国早期摄影史上著名的摄影师,虽然我们的“史书”里没怎么提到这个人,但他拍摄的很多天津、醇亲王家族的照片经常见,国内媒体少有人为他署名……对于梁时泰的摄影水平,我个人觉得一般,和他同时代的其它中外摄影师比起来并不出众,但他照片的“后期”做的不错,修片、上色都很精细。19世纪70年代有些室内肖像常要修整背景,比如要去掉背景布上的褶皱什么的,就需要把背景都抠掉或者干脆换上别的图案。常用的方法是用另一张玻璃板(这里主要是针对湿版、干版等摄影方法)蒙在底片上,用毛笔在要遮挡的地方涂上颜色,两张玻璃板夹在一起洗印照片,用现在的说法也就是全手工的实现PS里蒙板的功能。那时候仔细干这活的中国摄影师不多,边缘粗糙,甚至重叠的照片很多,但是完全看不到梁时泰这样粗心的作品,每一笔描绘都很谨慎小心。所以抛开照片的拍摄水平不说,他作为服务行业的一员,工作态度绝对值得点赞。可能,也许正是由于他这份细心,李相、醇王这些当时中国的重要人物才成为他忠实的客户。

判断一名摄影师何时在一地开始从业,常用的手段就是翻查其在报纸上登载的广告,比如,Bennett先生就通过梁时泰1876年5月29日登在《申报》上的广告推断这一年他从香港把照相馆生意迁到了上海,但他又是何时结束上海的生意而迁往天津的呢?

1879年美国前总统格兰特环球旅行经过中国,他先去了香港,然后往广州,再乘船前往上海,之后去了天津和北京,在北京本欲求见年仅7岁的光绪皇帝,最后没见着,恭亲王代表皇帝见了格兰特。在天津的时候,时任直隶总督的李鸿章和格兰特亲切会面并宴请了使团一行。期间由中国官方指定的摄影师拍摄了两张照片,一张是比较常见的,在直隶总督行宫内拍摄了两人的坐像合影;另一张比较少见,是几天后宴请使团是双方的全体合影。作为李鸿章或者他的“秘书”团队,必然有一份“政治上可靠”,能胜任这种重要的外交场合的摄影师名单,1879年这个档儿,上海的照相馆业已经很发达,不乏出色的摄影师,同时北京也有不少摄影师。但是无论从上海还是更近的北京调摄影师过来似乎都不如在天津本地找摄影师。上面提到的两张照片都出自梁时泰之手,说明他当时(1879年)极有可能已经在天津从事摄影活动,而且从多张梁时泰为李相拍摄的肖像也可看出李相很信任他的水平。至此,虽然只是猜测,但我仍然偏向于相信1879年梁时泰已经在天津开始经营照相馆了。直到前段时间ebay上一张李相和格兰特合影的出现,这张照片内容并不稀奇,但照片背面贴有时泰照相馆的标签,地址赫然写着“在上海洋四马路 NO. 401, Foochow Road, Shanghai”。一个在天津发展的摄影师为什么要在自己的作品上注明馆址在上海?我觉得,标注错误的可能性比较小,倒是极有可能梁时泰初到天津不久,还没有具体的经营场所,因此贴的是自己在上海的地址,这似乎也可以推断出,梁时泰是1879年来的天津,同时上海的业务也没有结束,两地的工作在重叠展开。

General Grant with Li Hung Chang in Tientsin

ebay上那张格兰特将军和李相在天津的合影,李相的帽子和脸还描过

reverse of the photo

ebay上那张合影的背面

label of the See Tay photo studio

照片背面时泰照相馆的地址

《梁时泰在津开始生意时间点的推断》上有2条评论

  1. 宴请使团时双方全体合影那张您有么,能发到微博上看看么?李相的照片少有新发现,这张也修过,不知全体合影那张怎么样

  2. 温暖 :

    宴请使团时双方全体合影那张您有么,能发到微博上看看么?李相的照片少有新发现,这张也修过,不知全体合影那张怎么样

    好,待我扫了发上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