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庚子事变的俄国摄影师

1900年的庚子事变中,沙俄花费最少(不像其他国家那样远涉重洋)获益最大(赔款数额占庚子赔款中比例最大,占领东三省),但市场上流通的或大收藏机构都鲜见俄国摄影师在这场战争中拍摄的照片。我一直认为1900年在中国摄影史上是标志性的一年,继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城后,北京城没有遗漏的,完完全全的展现在外国摄影师的镜头下,从出兵、交战、占领到最后离开,全程都有影像记录,来华的摄影师数量、他们的活动范围和被摄对象的全面都达到一个巅峰,几乎参战的每个列强国家都有派出官方的摄影师,常见的就有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摄影师的作品,比如一张联军在千步廊聚集(阅兵)的照片就能看到3架照相机,算上拍摄这张照片的摄影师就有4架了。既然来了这么些个摄影师为什么俄国摄影师的作品少见呢?

华夏国拍今年春拍Lot629-664是一组标称为“山本赞七郎”在义和团运动期间拍摄的北京、天津、沈阳等地的作品,但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山本拍摄的,他的作品我基本上都看过。从内容上看,4张照片有俄军士兵,还有俄国使馆内部及沈阳的照片,因此我怀疑这些都是出自俄国摄影师之手。前几天刚结束的海王村拍卖Lot206是本内容不错的庚子事变期间的大相册,内容同样涉及北京、天津和沈阳(相册中还有东北一些其他城市的照片),尽管相册有点儿散了,但照片品相很好,感谢范舒小朋友的认真,注意到一张照片下的俄文签名并做了简单的考证。通过比较我发现,这两组照片的相纸一样、照片尺寸相同(约22×29cm)、拍摄时间大抵相同(从1901年夏天到1901年冬天),拍摄风格也非常相近,因此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两组照片出自同一位摄影师之手,来源一致,至少我这么看。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极有可能是签名的那位俄国摄影师所摄。

再说这位俄国摄影师“Ф.И. Подзоров”,他的全名是Подэоров федор Иванович(Podeorov Fedor Ivanovich),即鲍迪罗夫·费德罗·伊万诺维奇。俄文太复杂,没有找到太多他的资料,只知道他和家人1868年从芬兰移民至远东,1897年在海参崴开设照相馆,除了拍摄人像,还制作以风景为内容的照片明信片。从现在发现的资料看,他拍摄过旅顺、沈阳和北京(雍和宫),这也和之前提到的两组照片吻合(也有雍和宫)。从照片卡纸上看,他最早还拍过银板照片,1909和1910年作品曾获奖,这从他蛋白照片的洗印质量也看得出,总之还是个不错的摄影师。

相对欧美日的摄影师,俄国摄影师在中国活动的资料要少得多,按说这不应该,作为邻国,来一趟要容易的多,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发现。

russia-01

在这张联军聚集在千步廊前的照片里至少有四架照相机(红框内)

russia-02

华夏国拍中的Lot633皇乾殿

russia-03

Lot638俄国大使馆内

russia-04

Lot648西苑大佛殿,从内容上来说这张照片价值很高,可见大佛殿后殿形制

russia-05

Lot649沈阳的佛塔

russia-06

Lot650雍和宫“寰海尊亲”坊

russia-07

鲍迪罗夫照相馆早期卡纸的一种

russia-08

另一种鲍迪罗夫的卡纸,1910年以后的版本

russia-09

海王村Lot206有鲍迪罗夫签名的那张,俄国墓地

russia-10

Lot206的另一张

russia-11

Lot206的另一张

russia-12

鲍迪罗夫拍摄的北京内容的明信片,很明显也拍过雍和宫

russia-13

鲍迪罗夫拍摄的旅顺,应该是在1904年日俄战争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