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溥仪的珍贵老照片

8月底我征集到了一张老照片,内容是溥仪、婉容、庄士敦和威灵顿伯爵夫妇在天津张园的一张合影,8×10英寸,银盐,裱在一张深灰色的硬卡纸上,右上用毛笔题有“威林顿伯爵惠存”,左中题“宣统”,外面是一个黑漆描金的框子,做工精美。

puyi-weilingdun

这张照片曾经在《北洋画报》的头版发表,根据照片右下角的钢印“YAMAMOTO TIANJIN”,可以得知这张照片是当时已经在天津开了分号的山本赞七郎拍摄的。照片的品相非常好,层次清晰,不得不佩服老外保存的认真。关于这张照片的真假我觉得不存在什么争议,唯一的问题的就是它的价值怎么样,而决定其价值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上面的字是不是溥仪本人写的。

我个人比较偏向是溥仪本人的字迹,理由是:1、这几个毛笔字写得非常好,一看就是练过的;2、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溥仪已经被驱逐出故宫,已是废帝,落款写“爱新觉罗·溥仪”是不可能的,末代皇帝不可能轻易认输,而且那时候日本人在帮他筹建伪满,写“御笔”也是不可能的,这两个字一般都是皇帝在写诗或者作画的时候才用,因此,似乎只有“宣统”两字那时能最好的代表他的身份和心情。当然我也能找到说服自己上面这两条的理由,比如,那时候还是有很多大臣跟着溥仪的,让他们代笔不是不可能,而且他们的字肯定也是写得非常好。总之这是一个还没有解决的问题,我计划最近去一趟故宫博物院,找专家鉴定一下字迹,看是不是溥仪的。

这张照片后面包含的故事非常多,有很多细节可说,比如此时的溥仪和婉容,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那时候还是比较无忧无虑的;可以看到庄士敦那时候的状态;作为访客的威灵顿伯爵,随后即去了加拿大作总督;后来被川岛芳子买下、改造成为日军司令部的张园;右后方那个士兵,从军装上看可能是日本军人,为什么是日本军人,这都是可以细说的,到时候作图录的时候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对这张照片重点照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