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西部影像记:前方拉萨(四)

19世纪末尝试进入藏区的西方人,肯定都是把前往拉萨当作终极目标的,但实现这个目标的愿望有多强烈,每组人还是有不同,从他们跟藏人谈判时候的强硬程度和改道之前滞留的时间就能大概比较出来。前面写过的鲍尔和柔克义,在被要求离开的时候都坚持绝不原路返回,当藏人表示愿意提供物资和向导带他们往北、东方向去四川,两人都在几天之内就动身了;柔克义1889年第一次尝试进藏的时候,在玉树甚至都没有跟当地官方有正式的交涉,听了旁人几句劝就改道往四川去了。再前面一篇的亨利王子和邦瓦洛特,虽然滞留的时间长一点但双方相处还挺愉快的。但是在西方人尝试进藏的过程中也不乏暴力冲突,普热瓦尔斯基的队伍就曾在藏北枪杀藏民,1895年从新疆入藏的英国人利特戴尔(George Littledale)也多次与藏人持枪对峙。利特戴尔最终走到距离拉萨约48英里的念青唐古拉山南麓,因同行的妻子生病才放弃继续前行的打算;比他早一年多,1893年底,法国探险家吕推和李默德在纳木错东岸被拦下,僵持一个多月后改道青海。几个月后这两个法国人考察完三江源地区行至玉树,在通天河边的Tumbumdo(今玉树县仲达乡)附近因马匹失窃与当地人发生冲突,吕推中枪身亡。这两组人都是进藏的外国人中态度强硬的类型,他们的路线有一大段重合,能找到的照片也都不是很理想,所以就放到一起来写。

先说这组法国人。领队的吕推(Jules-Léon Dutreuil de Rhins1846-1894)是一名地理学家、探险家,18916月带领一个由法国政府资助的科学考察队到达新疆,李默德(Fernand Grenard1866-1942)是他的助手。1891年下半年他们主要在和田一带考察地理和维吾尔族文化,1892年先探索了克里雅河的源头,然后去了一趟列城,1893年回到于田后,就开始为进藏做准备。93日他们离开且末,沿车尔臣河往南,翻越托库孜达坂和昆仑山,在高原上走了两个月,121日到达纳木错岸边。在这里他们不出意外地受到藏人的阻拦,吕推自然也是拒不回头,坚持要去拉萨并打算在拉萨休整一个月之后继续南行去英属印度——这两条中的任何一条在他之前以及之后的十年里都没人实现过。藏人头领和驻藏官员也还是一样的态度:一开始要求原路返回,然后做出让步表示只要你愿意离开,我们提供一切协助,到最后出藏的线路也是可以商量的。吕推他们这时食物已经严重短缺,却还是寄希望于藏人能为他开一个近五十年都没开过的先例,因为他们只是一个科学考察队,没有政治和宗教目的。但藏人并不这样看待这个问题,表示是的你们是朋友,但律法如此以及你们也懂的,这是别人家,主人让你走你就得走。就这样僵持了一个多月,最终吕推他们耗不过坐在自家门口谈个三五年也没有损失的本地人,答应北上去西宁,并争取到了经那曲的大路,这样就不用像鲍尔和柔克义那样再一次穿越无人区了。1894120日考察队启程离开,3月中旬过唐古拉山后,吕推决定走经玉树的东线去西宁,经扎曲河谷,522日到达结古镇(今玉树市)。他们在这里休整了十几天,当地的一个通事蒲老爷给他们提供了不少帮助,蒲老爷跟柔克义也打过交道,还陪柔克义走过一段。61日他们离开结古镇北上,3日行至今仲达乡境内,因下雨,欲找一处房舍过夜,结果全村关门闭户都不愿接待他们。吕推强行敲开一户人家的门,付了两个卢比过了一夜,但第二天天气还是不好,就决定多停留一天,然后这天晚上他们有两匹马被人牵走了。他们察看足迹后认定是藏人干的,然后商议出来的解决办法就是——去藏人那里抢两匹马回来,或者按李默德记述,至少先扣住藏人两匹马,然后等官方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蒲老爷早就跟他们说过这里有很多小村寨不受官方辖制,根本不理会外国人自持的任何特权,所以结果就是,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对峙中双方都开了枪,吕推腹部中弹身亡(后来得知被匪人找到时还有气息,官方报告为被番屯枪伤,捆投通天河淹毙),其余人被赶出村子的边界,落下的牲畜和物品包括全部的考察资料,后来由地方官员帮他们找回来了。

这一事件没有演化为严重的外交事件,事后四名歹徒被擒,为首的斩首示众。李默德经西宁至北京,返回欧洲后根据这几年的考察所得编写了《亚洲高地科考记》(Mission Scientifique dans la Haute Asie 1890-18951898),排除鲁莽行事造成悲剧的个人行为因素,从专业上来说这两人都是很有成就的探险家,他们带回去的不止是地理方面的大量实测数据,还详细地描述了疆、蒙、藏地区的社会结构和文化。他们拍摄的照片数量应该不小,前述考察报告的第一卷最后附有大量图版,正文中也穿插着很多明显是由照片绘制的插图,不过照片的内容主要是新疆和田,跟藏族有关的照片都拍摄于拉达克。

接下来说说英国人利特戴尔。利特戴尔简单描述一下就是超有钱的贵族+满世界采集动物标本的猎人,他做了一件之前所有进藏的西方人都没有做到的事:组织了一支由250头牲畜组成的庞大驼运队伍,装载了多达25000磅(约11吨)的生活物资,所以最后在与藏人交涉的过程中,藏人就没法以物资供给为条件来挟制他了。他入藏的路线与吕推基本相同,1895412日从且末出发,在木孜塔格附近过昆仑山进入高原无人区。626日他们在嘎措附近第一次见到牧民,为了不被发现便改在夜间行进,之后也一路小心躲避,一直到过了扎加藏布江,在一个很窄的山谷里,才终于跟藏人正面遭遇。在这种情况下多数外国人都会停下来,等待出来一个头领协商安排,但利特戴尔没有,他们甚至专门为这种情况准备了一份粮草,把牲畜喂得饱饱的,一路全速前进,藏人就只好在附近不紧不慢地跟着。有藏人上来拽他的缰绳,他掏枪将之吓退,后来又有七八个人带着枪上来警告,他们也举枪对峙。就这样一直翻过念青唐古拉山,拉萨就在前方两天路程的地方,他们这种强行闯关的方式终于到头了——藏人派出了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前来拦截他们,至此他们也是这一时期进藏的西方人中最靠近拉萨的一拨。接下来就是在今天看来也一根筋讨人嫌的谈判过程:我们要拜访XX”“XX的命令是让你们马上离开我们想去拉萨呆几天然后走锡金那条路回印度那是不可能的。其间相互还有一些语言上的威胁,而且利特戴尔明明知道由于锡金成为英国的被保护国,经锡金至印度大吉岭的通路已经关闭了。利特戴尔一行这时还有几个月的食物储备,他们原本打算耗到秋天,等到开始降雪后背后的山口无法通行,藏人就没法让他们原路回去了。但是到8月里,利特戴尔的夫人(大概是第二个到达西藏的白人女性)病倒了,他们只好放弃去拉萨的打算。原路回去肯定是不能接受的,但是藏人也坚决不允许他们往南再走一步,最后他们得到最短的路线,是回到纳木错以北,走尼玛、改则、日土这条线去拉达克。他们又买了50匹马、三个月的食物,829日动身,112日到达列城。

这次进藏是利特戴尔的第二次中国之行,18931月他跟妻子一起从英国出发,经俄罗斯到达喀什噶尔,然后一路向东横穿新疆、甘肃、内蒙,9月底到达北京。这两次旅行有都拍摄照片,但能看到的数量不多,画质也很感人,因为他并不是考察著书那一类型的探险家,每次回来只是在皇家地理学会会刊上发表一篇短文而已。他去过很多地方,北美、西伯利亚、帕米尔高原、中国西北,主要目标是打猎、采集动物标本,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有他提供的很多藏品。

吕推/李默德,和田街头

吕推/李默德,和田男子

吕推/李默德,和田女子

吕推/李默德,和田女子

吕推/李默德,和田

吕推/李默德,和田

吕推/李默德,藏族妇女和孩童(Rou-tog地区)

吕推/李默德,藏族女子(拉达克)

吕推/李默德,藏族男子和他的女儿(拉达克,Tangtse)

利特戴尔,黄河上的水车(1893)

利特戴尔,西宁附近的一座桥(1893)

利特戴尔,两名向导(1893)

利特戴尔,青海湖与西宁之间的牦牛驼队(1893)

利特戴尔,色林错附近(1895)

利特戴尔,一群藏民(色林错附近,18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