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南郭寺塔

去深圳参加《老照片》发行二十周年的活动,又和民族摄影出版社的殷德俭社长相遇。聊天时我提到最近在连载的“清末西部影像记”,热情的殷社推荐给我他们社出版的一本书,《马达汉西域考察日记》。回京后立刻下单,给力的京东当天就送到了。翻阅之后,顿感相见恨晚,2004年的书我2017年才看……

马达汉(Carl Gustaf Emil Mannerheim, 1867-1951)出生在沙俄的藩属芬兰大公国,也就是现在的芬兰,毕业于沙俄的皇家骑兵学校,曾担任沙皇的宫廷侍卫和御马官,1905年作为皇家近卫骑兵团的中校军官来到中国参与了日俄战争,战败回到俄国后不久,便接到俄军总参谋部的命令前往中国西部探察中央政府在西北边陲,即新疆、甘肃等省的影响力和当地官员对新政的态度。马达汉在途中以俄属芬兰男爵和探险家的身份隐藏了此次探察行动的政治和军事目的。从1906年7月6日出发,到1908年10月从哈尔滨乘火车回圣彼得堡,在两年的时间里他带着队伍骑马进入新疆,从喀什到伊宁到乌鲁木齐,再从古城经哈密进入甘肃,去了敦煌、酒泉、张掖、武威、兰州、天水,然后进入陕西境,从陕西到河南到山西到北京,再去东三省的沈阳、长春和哈尔滨。

因为家乡的原因,我特别关心天水的部分,他在1908年4月15日的日记里记述了天水的几处主要景点:伏羲庙、玉泉观和南山寺(今南郭寺),摘录如下:

在西关有一座庙,叫伏羲庙,据中国人的说法,这座庙建于古时候洪水时期的夏代。现在的庙宇,在几棵巨大的柏树荫蔽下,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古老。在许多石碑的铭文中也只不过追溯到明代,并没有更古老的年代。庙堂里空空荡荡的,中间坐着三尊不同大小的伏羲像:一个很大,第二个较小,第三个更小。他的服装很特别,像鱼鳞状的。在佛像前面,有围栏围着的两面墙壁上,一面画着一个磨盘,伏羲氏在教老百姓磨面,另一边是伏羲氏的一匹刚出水的火红马。最初的意图是把马绘成一个露出水面的鱼头。

北关,更确切地说,在城郊边缘高起的一个山坡上,有一座寺庙叫玉泉观。听说,观里有一把重700斤的剑,是属于一位英雄的。这位英雄死后被封为灵武官。另一座为老君建的庙里有一块唐代时期的石碑和四块宋代时期的石碑,都刻有碑文。

城南数里远的地方,有一座寺庙建筑群——南山庙,庙旁有一座因地震而倒塌了的宝塔遗迹,应该建于唐代时期。寺院里有两棵歪斜的粗大柏树,可能也是同一时期的。寺庙的大殿里有一尊涂漆泥塑大佛,裸露着肚子。奇怪的很,菩萨被塑成一个张嘴大笑的人,脸上带着一种无法形容地得意洋洋的表情。但四尊圆瞪着大眼、面目狰狞的人物,看上去没有一点儿得意洋洋地样子。这四尊佛像供奉在两壁佛台上,每人的左脚下踩着一只翻肚子躺着的蛤蟆或一个人,被踩的人当然更没有得意洋洋的表情了。在一侧殿里,有一尊大卧佛,但比我在甘州看到的卧佛要小很多。

其中伏羲庙内的壁画,所谓“磨盘”我觉得应该是伏羲发明的八卦(盘),被画成马的“鱼头”应该是河图,至于伏羲身上的衣服像“鱼鳞”,那实际上是树叶,真是佩服马达汉的脑洞。此外他描述南山寺里的塑像应该是第一进的弥勒佛和四大天王,那个“得意洋洋”的观点也好独特!不过吸引我的倒是南郭寺的残塔。

乾隆二十九年《直隶秦州新志》中的“州境全图”,下半部山上靠中间的位置即南山寺

关于南山寺,乾隆二十九年的《直隶秦州县志》里是这么说的:“南山寺在南山之曲,将及巅,背负幽林,前临耤水,亦胜地也。前殿有卧佛,后有古铜佛像三尊,当院有古柏,别院有清泉,杜诗所谓’老树空庭得,清渠一邑传’也,前有佛塔,亦古物。”小孩子对古迹一般都是没什么兴趣的,尽管南郭寺去过很多次,但我从没注意过那里曾经有座塔,更不知道这座塔什么时候建什么时候消失了。于是我查了些资料:据《法苑珠林》载,隋文帝于仁寿二年(602年)正月二十三日诏告恒州、兰州、秦州等五十三州于农历四月八日午时下舍利入函。“秦州重得舍利,函变玛瑙。”据南郭寺塔梁记载,前后经过十六年,至隋大业十三年(617年)四月八日终于完成南郭寺佛塔的建造。但,天水正好处在中国两条地震带交叉点的附近,因此历史上多地震,据统计,历史上天水曾遭受7级以上地震9次,每一次对城市破坏都很严重,在这样的情况下,南郭寺隋塔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据清顺治十五年《建南山寺二配殿卧石纪事碑》载:“是塔初建无可考,有宋重修铭石俱在,而石所不载者,传云有谶言重修落成之时,即征有崩陷,云后当遇地震而复坏。”说明宋以前这座隋塔就已经被震毁了,宋代重修,后来又震毁了。查清乾隆二十九年的《直隶秦州新志》,其中的舆图部分就画了南山寺,画里塔就是残的。到了1920年,天水再次遭遇地震,残塔再次受损,一心想通过发行货币(铸币)“搞活”天水经济的陇南镇守使孔繁锦看准机会,下令拆除了残塔,把塔砖用来盖铸币厂的烟囱了,从此,残了几百年的塔彻底消失了。

红框中即县志中南山寺的残塔

马达汉拍摄的南山寺残塔

网上曾经有一张流传的南山寺塔的照片,是1920年地震后,在天水开设照相馆的赵仰嵃听说残塔再次受损才去拍摄的,没想到拍完后不久塔就遭遇毒手。我一直以为这是此塔最早的照片,但在看了马达汉的西域考察日记后,我顺藤摸瓜,发现他也拍了一张残塔的照片,虽然不甚清楚,但把时间从1920年往前推至1908年,民国到晚清,也是不错的发现!

网上流传的那张赵仰嵃摄于1920年的南山寺残塔

马达汉拍摄的天水烟草作坊的工人

马达汉在天水拍摄的在屋顶晾晒烟叶的女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