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拍卖的圆明园照片

法国那场有圆明园照片的拍卖会已经结束,终于可以说了。这是我今天以前的态度,但今早起来看到好几位朋友昨晚私信发来的现场照(昨天睡的早,谢谢朋友们照顾我这个去不了现场的穷人),我觉得自己实在多虑了。按照以往的思维定势:有些重要的拍卖信息不能在开拍之前到处散,但实际上拍卖公司就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呢,现代社会信息传播又快又方便,哪儿还堵的了,再说以前参加个拍卖还得现场举牌儿,现在买家即使住在地球另一头坐在计算机前就能出价。说这些的意思实际上是想说:千万别抱着能捡漏儿发财的幻想,世界上有钱人多了去了。好了,以上都是一些小感想,这些照片我是买不起的,只能从内容和形式上说说我的浅见。

Lot 1是一组恩斯特·奥尔末1873年拍摄的圆明园西洋楼残迹照片,共14张。关于这批照片被拍摄、淹没、被发现、转手、再被发现的故事我都写在《残园惊梦》这本书里了,这次的拍卖图录里也有简单介绍,就不再多说。首先,照片比秦风收藏的底片多两张,一张是从西向东拍摄的方外观,一张是黄花阵中的亭子。当然,奥尔末的这批照片也不是世上唯一,至少这次的14张是我见到的第3批,相信除此之外还有。照片品相总体来说很好,裱在卡纸上,但从返银的情况来看可能洗印时间略晚。为了支持“洗印晚”这个观点,我仔细比对了滕固1933年、秦风2010年的版本,底片上感光层的缺失和损伤很接近,考虑到这批底片曾经遭受的不幸,我认为洗印这组照片的时间更接近现在。尽管如此,也丝毫不能抵消这组照片的价值,毕竟其记录的内容是目前已知最早的圆明园西洋楼的状态。最后成交价3万欧元。

自西向东看的方外观
黄花阵内的亭子
三个版本的自东向西拍摄的方外观细节对比,从左至右分别是1933年滕固的版本、2010年秦风的版本以及这次拍卖的版本,黄圈内可见一些细微的差别

Lot 2是一组14张的蛋白照片,包含多位摄影师的作品,比如梁时泰、帛黎、查尔德等等,其中比较抢眼的当然还是几张圆明园西洋楼的照片,有3张在国内的拍卖会上也出现过,另外有几张在Terry Bennett的书里出现过。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其中一张卡纸上贴了3张照片,右上角这张是翻拍的圆明园西洋楼手绘平面图,上面标注了数字编号和拍摄角度,看过滕固那本《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的朋友应该都认得出来这就是书中提到的奥尔末当年绘制的那张,也正是因为这张图上标注的年代才得以将其作品定代为1873年。最后成交价2万欧元。

圆明园西洋楼养雀笼东面,相比查尔德那张要生动一些(有人)

Lot 2之2是一张玻璃底片,内容是圆明园海晏堂前十二生肖喷泉的猪首,这件圆明园遗物现在已经回归祖国。我对这张底片感兴趣的地方是想知道拍摄于何地?从背景很难看出来,貌似是放在一个行军床或桌子上,会不会就是在圆明园里面呢?如果是,算是又刷新了一个时间纪录吧。最后成交价1.5万欧元。

猪首,右边是从网上找的一张现状图

Lot 3共有91张照片,我也挺喜欢的,从图录上登出的照片来看主要摄于北京,有法国驻华使馆的内内外外,还有观象台上的仪器,其中一张还做了图录封面,所以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件拍品便宜不了,虽然估价只有600-800欧元,但最后成交价11万欧元。

东交民巷的法国使馆大门和驼队

从这些拍品的小细节看得出来应该都是一个来源:一个藏家一个委托方,大概是谁也能猜个七七八八。挺好的,我等吃瓜群众有热闹看就挺满足,当然以后要是有机会也能去预展现场看看实物,增广博文就更幸福了,祝贺买到这些照片的朋友们,希望你们能好好利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