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之麦信坚

年前一位朋友发来一张合影让我帮忙辨认里面的人都是谁。照片挺常见的,是1901年醇亲王载沣赴德国谢罪期间与随员的一张合影,网上一般解读为路过香港时所摄,会把其中的载沣、张翼、荫昌标出来。照片虽然常见,但我从来没有深究过里面都有谁,借着这个机会弄清楚也不错。正好手头有些资料,加上王志伟兄提供的这张照片当时刊登在德国报纸上的截图(有人名标注,德文花体字),很快就把每个人都辨认出来了。写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朋友的书已经上架,我可以写出来了,作为工作笔记;另一方面,是这张合影里一个有趣的细节。

这张常见的载沣赴德赔罪期间的合影,我把每个人都标注在上面了

在那张德文报纸的人名标注中,左三写着“Dr. George Mart”,明明是个中国人,但写的却是洋名,这个人是麦信坚。名字好眼熟!想起来之前和姜鸣老师讨论李鸿章1896年出访时在俄国拍的一张合影,里面就有麦信坚。据网上能检索到的资料,麦信坚是广州番禹人(黄浦区南湾村),曾在香港上学,通英语,毕业后在香港开有诊所,1886年任北洋医务局医官,所以这个英文标注中前面用了医生的称号,“Mark”是“麦”的英文写法之一,而“George”应该就是麦信坚的英文名了,巧合是他的字是佐之,不就是“George”的音译吗!到底是字在前还是英文名在前难以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两者一定有关系,这不是很有趣吗?

之前和姜鸣老师讨论过的那张李鸿章1896年出访时在俄国的合影,标注出来的这个人就是麦信坚

麦信坚和载沣的关系应该不错,在他们同赴德国前,从载沣的日记里看得出来两人互动很多。此外,载沣日记里有不少关于拍照的记录,但在往德国的路上停留于香港期间并没有写过拍照的事情。虽然在香港没有拍照记录,但却和时任港督伯来克(载沣日记的写法,一般译作卜力爵士,Sir Henry Arthur Blake)有过一张合影,是六月初十日(7月25日)受港督的邀请在港督府拍的。在德国期间倒是有明确的记载,更重要的是合影中最右边的“游击吕维次”(Walther Freiherr Von Lüttwitz)并不是载沣的洋随员,而是一直在德国,所以这张照片只能是在德国期间拍摄的。根据载沣的日记,我认为很有可能是在光绪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九日(1901年9月11日)这天,“未正,往照相馆照相。是馆为柏林第一家,所照德国皇家影像甚多,故声价极隆,索值亦最贵。”至于另一张载沣自己的肖像橱柜照片,根据照相馆的馆铭,摄于波茨坦的斯潘道,说明是七月二十一至二十三日间拍摄。

载沣路过香港时与时任港督卜力爵士的合影

载沣在德国波茨坦斯潘道的Selle & Kuntze拍摄的橱柜肖像照

弄清楚了载沣等人在德国时的这张合影,另一张他此次外交任务中停留在上海的合影也就可以解决了。根据载沣的日记,这张照片摄于光绪六月初三日(7月18日)的德国驻上海领事馆,“午正,德总领事(克纳贝)亲自来迎,余即乘其所备马车,前往德领事署午餐。同席者约四十人,张参议、荫副都统、梁参赞诚、麦参赞信坚均随往,商务大臣盛京卿宣怀、新简出使日本大臣蔡京卿钧、苏松太道袁树勋、各国领事、海关税务司诸人。德总领事之夫人亲自款宾,意甚恳挚。”对照在德国那张合影里辨认的结果,很容易认出后排左二是麦信坚,左四是张翼,左六是盛宣怀,中坐者是载沣,坐在他两边的是德国领事克纳贝夫妇,前面是他们的女儿,前排左一是蔡钧,右一是苏松太道袁树勋。德国联邦档案馆也有这张照片,卡纸上写着摄于1901年11月4日。

载沣在上海停留期间于德国领事馆拍摄的合影

载沣在上海与部分地方官员及使团成员的合影,大概摄于五月三十日或六月初一日,麦信坚站在载沣的右后方(以观看视角)

最后说回麦信坚,网上关于他的简介都是互相抄来的,也不知道原始出处是哪里,关于他的生卒年和籍贯我不怀疑,但说李鸿章巡视广东时患了急病,全广州的医生都治不好他,于是专门去香港请了麦信坚来,手到病除;还说慈禧坚决要李鸿章请麦信坚去北京为她治病,结果也治好了慈禧,这样的说法没看到档案之前我是完全不相信的!此外还有说法麦信坚治好慈禧后向她为麦家祠堂请赐一块匾,便由李鸿章代办,虽然我觉得治病这事儿不一定真,但现在广州南湾村的麦家祠堂匾“初泰麦公祠”确实署名李鸿章。

辨认出王瓘、麦信坚、刘祖桂等人,就可以据此为标本,认出更多照片了。最后附上载沣使德团的成员清单:“参议、侍郎衔前内阁侍读学士张翼。头等参赞、侍郎衔正白旗汉军副都统荫昌。头等参赞、记名直隶候补道梁诚。二等参赞、候补道麦信坚。三等参赞、浙江候补道刘祖桂。三等参赞、道员用直隶候补知府王瓘。二等翻译官、分省补用知府治格。二等翻译官、侯选知县杨书雯。三等翻译官、知府用候选直隶州知州吴仲贤。三等翻译官、江苏补用知县严璩。三等翻译官、候选知县唐家桢。随员、户部员外郎象贤。随员、刑部员外郎曾广镕。随员、候选知县尚希曾。随员、候选县丞缪钦臣。学生、候选州同李树藩。学生、五品顶戴李士鉴。医官、太医院八品吏目王应瑞。供事姜沛霖。头等护卫三员。二等护卫二员。三等护卫三员。骁骑校一员。八品首领太监一名。太监一名。八品衔亲军一名。八品匠长一名。请发一名。成衣一名。苏拉一名。马夫一名。武弁一名。跟役一名。另随使洋员三名:参赞、大德国总兵官李希德尔。随员、大德国驻华武官劳诃。随员、北洋水师总管轮巴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