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岩田秀则

大概前年的时候,浪客兄发给我一些资料,都是庚子前后同一个摄影师的作品。这些信息和我之前自己存档的“未解之谜”就像两块拼图,正好可以合在一起。为了挖出这个摄影师的身世,我满世(网)界(络)找资料。有些资料国内没有,网上也没有,于是我把线索给了朋友本田先生,请他帮我在日本的图书馆找一找。没想到发现另一个宝:反馈回来的资料里有另一位摄影师岩田秀则的信息。

第一次见这个名字是在《北京写真帖》,在后面的版权页上写着“编辑兼发行者 岩田秀则”,其地址是“北京前门外大李沙帽胡同”。第二次见到这个名字是在日本学者日向康三郎研究山本赞七郎的专著里,提到山本赞七郎大正五年(1916)回国养老,照相馆交给了长子山本明打理,昭和五年(1930)山本明回国,照相馆的一切又交给了山本赞七郎曾经的徒弟岩田秀则。

1917年版《北京写真帖》的版权页

这次本田先生帮我找到的资料丰富了岩田秀则的身世:他明治十八年(1885)12月6日出生于日本山形县最上郡新庄町沼田三二七番地,明治三十九年(1906)一月来到北京,进入山本赞七郎的照相馆学徒,经过四年的学习后出师独立经营照相馆,馆址在前面提到的《北京写真帖》版权页上的那个地址“前门外大李沙帽胡同”,这条胡同有些资料上也写作“大礼纱帽胡同”,现在已改名为“大力胡同”,据说在某大门口还能看到照相馆的遗迹,不知是不是岩田秀则曾经的工作场所。在独立经营照相馆的时间里,岩田秀则住在前门外的松尾家旅馆内。在接手师傅山本赞七郎的照相馆后,他关闭了自己的经营场所,至晚经营山本照相馆到1938年,因为在这一年日文版的“北京旅行指南”里还刊载了他的广告,除拍照外还经营照相器材,特别注明“廉价”。后来他在抗战期间离京,照相馆交给了山本赞七郎孙女婿的哥哥,昭和三十七年(1962)在日本病逝。

岩田秀则肖像,1936年

岩田秀则独立经营照相馆后拍摄的作品,除了照相馆的室内人像和1917年/1918年两版北京的风光外,再就是陪着从日本来华考察的历史及建筑学学者了,比如日本建筑史学家、东京大学教授关野贞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国历史帝陵的研究》里就讲到:昭和六年(1931)5月29日,他与竹岛卓一、荒木清三以及摄影师岩田秀则一起骑自行车去清东陵考察(从北京骑自行车去清东陵,真是非常佩服!),路过蓟县的时候,关野贞注意到路左边墙内有一组建筑很特别,就把自行车停到一边准备进去看看,看到山门上赫然写着“独乐寺”。经考察后确定为辽构,于是把准备考察清东陵的30打底片全用来拍了独乐寺!岩田秀则参与考察的这些北京周边地区的古迹作品,大多被收入由常盘大定和关野贞合编的十二卷本《中国文化史迹》,这套书近年有机构翻译影印再版。

此前我只看过岩田秀则作品的印刷品,前不久因缘巧合,在朋友处看到一本影集,里面有多张北京周边及云冈石窟的照片,照片右下角都有“©️”加他的名字缩写“H. Iwata”和照相馆所在地“Peking”的组合签名,并且在照片左下角还有照片编号。

岩田秀则作品的签名样式

这样,大体上就可以捋清岩田秀则在北京摄影活动的情况了,只是这里面还有很多细节可以展开讨论,期待发现更多的拼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