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都爱骑那匹马——新兴桥公主坟老照片

前几日朋友黑龙来访,一起看了一堆老照片,其中四本相册(这四本相册将参加华辰拍卖08年秋季拍卖会)是1920年代驻华某英国记者留下来的,相册中一多半都是在中国的照片,其中几张黑龙认定是北京新兴桥的公主坟。北京最有名的公主坟是八王坟附近的佛手公主坟,网上有很多其老照片,建筑今已不存。其实就地名的响亮程度应该还是新兴桥的公主坟,但是我能找到的老照片很少。那里离我现在住的地方很近,虽然当初建一线地铁的时候曾被挖掘,但是路过的时候还能看到有部分地上建筑幸存。自从上周和朋友们去“寻塔”,我突然对“实地考古”产生了非常大的兴趣,计划明天上午就去走一趟,看看现在还剩些什么。

颐和园众香界两张角度相似的老照片

朋友曾经收了一张老照片,说是Thomas Child的,发电子版给我看,我当时就表示应该是Felice Beato在1860年拍摄的。之所以很肯定是因为我有Beato的书,里面有这个角度的照片,而且还从未看过别的这一角度的照片。就这样,犯了经验主义错误……等我看到这张照片,发现下面有Child标志性的说明文字(他的照片多是作为纪念照片出售的),而且还有一些细部不同。先把两张照片放上来看看。

老照片上的南京北极阁

最近收到一张老照片,主体是一座小山,小山上有一座两层亭式建筑。根据摄影师在照片上的签名知道是南京。南京我虽然去过几次,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也没注意到有这么个地方。可巧第二天看到几张南京的旧明信片,其中一张和那张老照片的拍摄角度几乎一致!综合判断那座小山是鸡笼山(即今鸡鸣山),上面的亭式建筑是北极阁。两个影像放在一起比较如下:

老照片中的南京明孝陵明楼

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和他的马皇后合葬在旧的南京城外,称明孝陵。明孝陵规模宏大,建筑雄伟,南朝七十所寺院有一半被围入禁苑之中。陵内植松十万株,养鹿千头,每头鹿颈间挂有“盗宰者抵死”的银牌。为了保卫孝陵,内设神宫监,外设孝陵卫,有五千到一万多军士日夜守卫。清康熙、乾隆帝南巡时,都曾亲往谒陵。

《亚东印画辑》/《亚细亚大观》中两组相似的照片

不管当时真正出于什么目的(多数人还是认为出于军事侦察目的),满铁能用摄影的方式大范围全面介绍20世纪20-30年代中国的风土人情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如果能收集齐所有发行的照片和所配文字,中国近现代史基本上就齐了。《亚东印画辑》和《亚细亚大观》的关系我一直没有搞太清楚,原来以为是先发行的《亚东印画辑》,后来更名为《亚细亚大观》,但是根据最近的整理情况似乎两个是同步发行的。《亚东印画辑》是从1924年9月开始发行的,我见过的最大辑号是第190辑,按每月一辑的速度发行应该到1940年7月,而尽管多数《亚细亚大观》没有写发行辑数(指照片旁边的说明标签),但相当一部分写着拍摄年代。关于版本还想提一下,我发现日本本土发行的和在大连总部发行的不一样,日本发行的很多都写着“种版编号***”,所以这套资料总共发行了多少目前没法考证,最可恶的就是某些挂着“国家级”牌子的图书馆,馆藏那么多也不整理一下,不让我们大众看也就罢了,连电子版都不做……拿着我们交的税不知道天天在干些什么?!

西湖老照片

一直很喜欢杭州,虽然我只去过两次。第一次是小学四年级暑假,全家去上海、苏州、无锡、杭州玩了一圈,虽然杭州去了很多景点,但是只对灵隐寺、岳庙、虎跑泉和住的旅馆有印象。第二次是2003年和同事去杭州出差,就呆了一个晚上,匆忙的去小瀛洲转了下。一直很想再去杭州,多呆上些日子,挑一个很南方的季节,湿湿的,烟雨朦胧的……

再见北海白塔

在众多北京的老照片中,北海白塔,都是北京最高的建筑物,很多外国摄影师来到北京后自然也不会放过拍摄城内这一显眼的标志性建筑。今天整理《亚东印画辑》的时候看到一张在景山上拍摄的北海白塔的照片(1927年拍摄),这个角度经常被选用,已知最早的是1860年Felice Beato拍过,遂决定放在一起做比较,很有意思。

北京房山云居寺的过去和现在

标题写的比较大,有“标题党”的嫌疑i。我是想把云居寺同一位置的过去和现在放在一起,通过老照片和现在照片结合的方式作个比较,沧海桑田,很有历史感。老照片均出自20世纪20年代的《亚东印画辑》,目前有云居寺的我只找到下面这三张,其中一张需要在云居寺的山后半山腰拍,昨天我实在热的不行了,加上时间比较赶,没能记录下现在的样子,可惜,只能等以后有机会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