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紫竹林教堂

最早看到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这本画册的时候,里面在热气球上俯拍的照片中,北京的一些地点很快就能确认,但是天津租界的那张就不行了。虽然天津我去过很多趟,解放北路也用脚丈量过好多次,但是天津这些年老建筑拆了不少,加上是俯拍的照片,辨认确实有难度,只怀疑过其中包围在众洋楼中的一座建筑像是教堂,1900年以前天津的教堂屈指可数,我知道肯定不是望海楼和安立甘,紫竹林圣路易堂可能性最大。但是网上搜到的紫竹林教堂(1900年)都是一张模糊的手绘图,正立面顶端中央看着像一段弧形的矮墙,和照片中的穹顶不符,当时也没细研究,就放下了。昨天晚上睡觉前突然想到,那张手绘图里的“弧形矮墙”就是穹顶,是把穹顶平面化了……阅读全文

宁波天童寺

前些天太液池同学贴了一组美国康奈尔大学收藏的照片,其中有一张佛殿内景,被误认为是北海的大慈真如宝殿,立刻有同学指出不是大慈真如宝殿。这张照片我曾经看过另一个版本,当时也兴致勃勃地考证过照片的拍摄地点和时间,结果那天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能记得是宁波,真是汗-_-!!今天有空,把手里的资料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上次考证时留下的资料,写在这里以防自己再次忘掉。 从这张照片上看,大殿是重檐歇山顶,内供三世佛,两侧有协肋菩萨,殿左右还侍有十八罗汉。从蒲团的大小和供桌的高度看,殿内供奉的佛像、菩萨像、罗汉像都非常高大,特别是三世佛,至少有十米高。月梁和柱础的样式都是南方常见的,至少可以肯定不是北京的皇家建筑。这样……阅读全文

利卡尔顿给李鸿章拍了几张照片?

现存有关中国的立体照片中,发行量最大,流传最广的就是詹姆斯·利卡尔顿(James Ricalton,1844-1929)拍摄,Underwood & Underwood公司1901年发行的《China: Through the Stereoscope》。关于这套照片到底有多少个版本,同一个场景拍了几张照片直到今天都是一个疑问,我也在Blog里连着写了好几篇《立体照片找不同》,就是把不同的版本放在一起比较。基本上,同一个场景至少拍两张(至少从发行的情况来看是这样的),而我最近发现利大爷在1900年9月27日于天津的总督衙门拜见李鸿章时至少拍了四张照片,也就是U & U公司发行的那套立体照片中至少有四个版本的李鸿章! 这张是最常见的版本,中堂大人的形象也最好,既威严又和蔼,很符合当……阅读全文

广州万福桥上风光

曾经过手一张照片,是1870-1880年代的广州,站在高处顺着河道拍的,河道尽头是个类似丁字路的河口,尽头岸上是一座三层建筑,一层正门三间,门楣上装饰着精美的雕花,二层有个巨大的招牌写着“公源贞记染房”,三层是个砖砌的“碉楼”。河道里涌满了船,河边一侧的楼上有个广告写着“凤仪乐招中班”,是招小女孩学习演奏粤曲的,肯定发展方向都是花船等娱乐场所。关于照片的拍摄地点,几条线索都没有结果,后来发现照片后面(照片是粘在卡纸上的)写着“Wong Fo Bridge”。旧时广州水道纵横,城内很多古桥,其中有座明代建的石桥叫万福桥,和这个英文名合!说明这张照片就是在万福桥上拍摄的。万福桥今已不存,原址不可考,但是万福路即得名于……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二十二

奕劻(1838-1917),爱新觉罗氏,乾隆帝第十七子永璘之孙。光绪十年(1884年),慈禧太后罢黜恭亲王奕䜣,因缘接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主持外交,并进封庆郡王。次年设立海军衙门,受命会同醇亲王奕譞办理海军事务。1894年,封庆亲王。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两宫出逃西安。次年,代表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改为外务部后,仍任总理大臣。1903年,荣禄病故,得入军机处任领班军机大臣,旋又管理财政处、练兵处事务,集内外大权于一身。奕劻为人贪鄙,与其子载振、大臣那桐卖官鬻爵,被时人讥为庆那公司。宣统三年(1911年),清廷裁撤军机处,奕劻任“皇族内阁”总理大臣。武昌起义后,竭力主张起用被罢黜的袁世凯。……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二十一

年前去了趟香港,回京的第三天父母就从老家过来了,过年这几天一直在外面跑,这篇作业中断了半个月!今天把父母送走了,我也开始上班了,作业也要继续写。 1900年义和团运动结束后,两宫出逃造成北京的政治真空,八国联军占领京城。虽然在八国的官方记载都没有提到在北京的掳掠,但是从中国的记载及国外民间人士的记载都能略知一二。联军在北京的强势形象使得京城无论是显贵还是平民,都表现出一种彻底的屈服状态。利卡尔顿先生在他的记述中就经常提到,让天津、北京的被摄者保持某种姿态他(她)们一定会谨慎的照作,如天津废墟中进餐的一家人、北京使馆区一个抱小孩儿的妇女,下面这张照片也是一个例子——雍和宫的喇嘛们。很明显,这些聚集……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二十

利卡尔顿先生在北京的时候游览了紫禁城、西苑(今北海、中南海),这张照片就是在紫禁城外西北角的大高玄殿西侧拍摄的。大高玄殿在明代就是皇家道观,门外东西两侧各有一座外观类似紫禁城角楼的习礼亭,用于演奏科仪;东西南各有一座精美的牌楼,最特别的是这三国牌楼都没有戗杆,“无依无靠”。遗憾的是建国后为了拓展道路,两座习礼亭,东西两侧的牌楼都被拆毁了…… 这两张照片也是做找不同的好素材,第一版中中间黄框里是两个人,第二版中变成了三个人;右边黄框中的小伙子在第二版转了下头。 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十九

这张照片是紫禁城储秀宫门前,两只戏珠铜龙就是标志,是利卡尔顿先生在游览紫禁城的时候拍摄的。两张照片只有微小的差别,就是黄框中那个年轻人姿势不一样,参见放大图。看官可能要说了:你也太无聊,这点儿差别算什么?呵呵,找不同吗,就是这么玩儿的,而且这是考证利卡尔顿先生中国之行到底拍摄了多少张照片的一个小证据。至于编辑为什么在第二版发行的时候替换了照片,我只能猜测有可能是第一版使用的底片坏了(都是玻璃底片,有可能损伤了),恰好摄影师当时拍了两张。看镜头的这三位都是宫内的太监,在两宫出逃之后负责看守。要知道储秀宫可是慈禧的寝宫,所以他们盯得非常紧,摄影师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在游记中利卡尔顿先生对这些……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十八

看到下面这张照片,您可能要说,两版照片没差别啊!呵呵,我也差点儿被骗了,其实两张照片互为镜像,仔细看下边画框中树的位置。那哪张照片是正的呢?其实在景山顶上冲南冲北拍全景早就有传统了,历史上很多摄影师都拍过。我就找了小川一真在1900年拍摄的同角度照片(收录在《清国北京皇城写真帖》中)作对比,上面黄框中从地安门到鼓楼的路应该是向左偏的,而第二版制作的时候工人可能疏忽了,把照片洗反了! 阅读全文

立体照片找不同十七

这是典型的清末北京的街头,路两边摆满了地摊,除了二手货就是小吃,熙熙攘攘非常繁华。不过利卡尔顿先生这张照片要拍的是后面的建筑,就是用黄框标出招牌的那座,那是基督教青年会,Young 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简称YMCA。据他的记述,这座建筑曾经是个“臭名昭著”的大烟馆,“围困”结束后被教会改成YMCA。不过我看那座建筑的中文招牌写的是“同信恒”,是卖绸缎和杂货的。现在基督教青年会仍然在发挥作用,北京的总部就在东单,沿东单路口向北,快到金鱼胡同路口,路西一座很有特点的老建筑就是,网址http://www.ymcabj.org.cn。 很显然,第二张照片比较“干净”,没有那么多乱哄哄的人,主题比较明确,我想这是编辑替换照片的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