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天童寺

前些天太液池同学贴了一组美国康奈尔大学收藏的照片,其中有一张佛殿内景,被误认为是北海的大慈真如宝殿,立刻有同学指出不是大慈真如宝殿。这张照片我曾经看过另一个版本,当时也兴致勃勃地考证过照片的拍摄地点和时间,结果那天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能记得是宁波,真是汗-_-!!今天有空,把手里的资料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上次考证时留下的资料,写在这里以防自己再次忘掉。

从这张照片上看,大殿是重檐歇山顶,内供三世佛,两侧有协肋菩萨,殿左右还侍有十八罗汉。从蒲团的大小和供桌的高度看,殿内供奉的佛像、菩萨像、罗汉像都非常高大,特别是三世佛,至少有十米高。月梁和柱础的样式都是南方常见的,至少可以肯定不是北京的皇家建筑。这样一来范围就缩小了很多:南方的一座大寺,正殿内供着的三世佛非常高大,有协肋菩萨和罗汉像。通过检索,很容易锁定宁波的天童寺。Google来一段该寺大雄宝殿内的介绍:现存佛殿为1635年(明崇祯八年)建,系寺内最古建筑,殿高21.5米,宽39米,深29.25米,殿内三世佛坐像3尊,总高13.5米,其中佛身高6.38米。迦叶、阿难侍立释迦佛左右,两翼为高约2米的十八罗汉坐像。另,柏石曼也以类似的角度拍过天童寺佛殿,选入他的《中国的建筑与景观》,更可佐证以上推测。尽管柏石曼的拍摄时间要晚很多(1909年左右),殿内已经修葺一新,但仍可看出一样的格局。利卡尔顿1900年也拍摄过天童寺佛殿内高大的佛像,收录在拙作《1900,美国摄影师的中国照片日记》中。当时我根据他的描述推测应该是天童寺,但是没有十足的证据,而且他称这座寺为“Fuchoo Temple”,故最后也没有写明,这次有了结果,只能再版的时候修正了。

天童寺我没有去过,但是看资料说1966年寺庙被“移作他用”,佛像被毁,1979年重建,现在只能通过老照片感受过去的辉煌……

我曾经看过的那张天童寺佛殿内景照片,从底片的划痕和照片的尺寸可以看出是后来重洗的版本,原照的拍摄年代可能是1870年代末,这张重洗的时间大概在1890年代左右

太液池同学贴的康奈尔大学收藏的版本,底片的质量明显好很多,是拍摄不久洗印的版本

柏石曼拍摄的类似角度天童寺佛殿内景,图片出自《中国的建筑与景观》p267

包腊于1860年代拍摄的天童寺佛殿外景

利卡尔顿1900年拍摄的天童寺佛殿内佛像,对比第一张能看出下面的莲花座是新修的

14 thoughts on “宁波天童寺”

  1. 在康奈尔大学(图书馆)网站上没找到图一、二,徐老师能指点迷津么?
    祝新年好!

  2. 不知拍摄者是谁。我在吾友的博客上还发现一枚以图一二为照片的明信片,显示是上海Max Nossler & Co.,出版的,故猜想出于德国人之手。不知这猜想对么?
    请教徐老师。

  3. @水银
    这两张图他们没有放到网上去,图一是我一个朋友的收藏,图二是太液池同学去康奈尔大学翻拍的。

  4. @水银
    关于摄影者还真不好说,但我猜测应该不是德国人。宁波开埠后主要还是在英国人的势力范围下,我觉得英、法、美的摄影师可能性较大,而且极有可能就是海关的工作人员。早年的明信片发行商多是在摄影师处或照相馆买照片,再制作成明信片,因此通过明信片的出版社来推断摄影师的国籍不太靠得住。比如山本赞七郎拍摄的照片非常频繁的出现在民国早期比利时和法国发行的明信片中,而他实际上是日本籍的摄影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