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7年正阳门重建前后的差异

正阳门城楼,位于北京城中轴线上、内城最南端,曾经在北京诸城门中最高大雄伟。历史上的正阳门命运多舛,曾经五次发生火灾:第一次是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四月;第二次是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二十九日;第三次是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五月一日;第四次是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第五次是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月。这最后一次最是遗憾,本来正阳门城楼已经躲过了六月义和团在大栅栏放的火(仅箭楼被焚),不想八月某日英军中的印度士兵在正阳门城楼内做饭时引燃了城楼……现在真应该让阿三赔我们钱!

摄影术是1860年进入北京的,正好赶上这最后一次失火,我的朋友HK曾经在某网站发过一贴,是正阳门从1870年代的样子到1900年被烧毁到重建到1906年重建后的连续影像,非常震撼!

正阳门城楼五次被烧五次重建,这最后一次重建最艰难。庚子赔款已经掏光了大清朝的国库,哪有足够的经费重建正阳门的箭楼和城楼?加之正阳门原来的建设图纸在1900年的战火中被焚,为重建工程又增加了不少困难。负责重建工程的袁世凯(时任直隶总督)和陈璧(时任顺天府尹)去各省化缘,勉强凑足银两和材料,又找来永定门的图纸,依样放大,最终历时四年,于1906年新城楼建成。

1880年代的正阳门城楼,在箭楼上向北拍摄
1907年后重建的正阳门城楼,在箭楼上向北拍摄
1924年正阳门城楼,从箭楼向北拍摄。瓮城内冷清不少,不知从哪里淘换来两个石狮子摆上了

正阳门城楼重建前后的区别不少,对比我手里的老照片,主要有以下几处不同:

1、重建后的城楼廊柱不一样。可能1900年的时候已经很难找到足够好的木料,为了保持(或者增加)承重,每根柱子两边加了支撑。

2、檐上的脊兽数量变了。重建后每层檐上都是九个脊兽,但是看失火前老照片虽然脊兽已经有残,但怎么看也不够放下九个。当然这个纯属猜测,需要考证内府档案才行,毕竟脊兽数量是规制,一般不会随便改动。

3、尺寸变了。其实这是一句废话,因为即使按照同一张图纸修建两座房子也不能保证尺寸完全一样,更何况用的图纸不一样了。从照片上,不仅城楼重建,而且门楼下的城基(至少是外墙)重修了。我本来想变态的数一数失火前后城砖的层数,虽然图片够大够清楚,但实在费眼,放弃了。

另外说个题外话,1900年正阳门箭楼和城楼失火,有照片记录过箭楼失火的过程,也有箭楼被烧毁而城楼健在的照片,唯独没有正阳门城楼失火时的照片,可惜……

又想起个题外话,明代故宫的华带牌只有汉文,到了清朝改成满汉对照,甚至还有蒙汉对照,1915年袁世凯又抽风改多数华带牌为汉文,下面这张图可以看出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