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0年代的两位中国模特

伯耐特先生的《中国摄影史:西方摄影师1861-1879》一书中,在介绍威廉·桑德斯的一节里引用了作者自己的一张收藏“Young Ladies”,两位裹脚的汉族妇女,衣着华丽,手持纸扇。看他们的衣着,虽然华丽但并不浮夸,头带也是已婚妇女的特有样式,应该不是来自青楼而是良家。如果是良家,那个时候能在镜头前抛头露面真是不易。我觉得感兴趣的,是这两位妇女太眼熟了,我在另一张照片上见过她们。桑德斯的编号为3,名为“A Celestial Cab” 的照片中,这两个人坐在一辆独轮车上,穿着同样的衣服。而且这张乘独轮车的照片还被转制为木版画发表在1876年10月28日的《伦敦新闻画报》上,只是画师在背景加上了个赌场的招牌,旁边附了几支花。1870年代这两位中国模特在镜头前显得很自如,想来已经比较适应摄影术了。对于摄影师,能让还未开化,和自己不同语系的人能放松的站在照相机前,这是本事,两个中国妇女能这么早这么快接受新事物,这是意识,都不容易。不过,这两个模特总是让我想起现在北京上海大街上那些挎着老外腰的年轻MM们……

伯耐特的收藏,威廉·桑德斯的“Young Ladies”

威廉·桑德斯编号为3的作品“A Celestial Cab”

就是这两个人!

1876年10月26日《伦敦新闻画报》刊载的木版画

《1870年代的两位中国模特》上有10条评论

  1. 好眼力!做车的那幅在东洋文库里的注释是 An afternoon drive. Shanghai. 康奈尔大学所藏的注释是 2 Women of Soochow in a Shanghai Wheelbarrow.

  2. @太液池
    吸引了一位高人!你现在纽约?很喜欢你这两次在康奈尔大学发现的老照片!期待你更多的发现,多交流!

  3. 我相信蛋白湿板年代,摄影师在摄影棚使用模特复制生活场景是因为当时的曝光技术不能实现纪实摄影,或因此它的史料价值折扣许多

  4. 故纸园丁 :我相信蛋白湿板年代,摄影师在摄影棚使用模特复制生活场景是因为当时的曝光技术不能实现纪实摄影,或因此它的史料价值折扣许多

    所以我一直觉得那个时代的照片还是照相馆的更有价值

  5. @故纸园丁
    我觉得不影响这些摆拍照片的史料价值,即使这些人不是专业,但他们确实处在当时那个时代,从街头搬进照相馆也不会有太大偏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