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凑丢失的部分

小时候很喜欢买《变形金刚》的不干胶贴纸,但是我重来都不贴,因为那对我来说就是拼图。这些贴纸的制作者,有时候会把一个大场景,比如很多汽车人的合影或某个群P,哦不,是群K的场景分割成好几个部分,放到不同的大张贴纸里。而我就最喜欢搜集这些“片断”,然后把它们拼凑起来还原那个完整的场景。那种发现和拼凑带来的快感现在都影响着我(比如看过的照片基本上都能记住),这可能是我喜欢老照片的原因之一。

最近在伯耐特先生的新书中,他附了一张鼓浪屿的全景照,作者佚名,时间1875年左右,其实准确的说是从鼓浪屿冲东向厦门看,拍摄地点应该在日光岩上,照片能看到鼓浪屿东边的大部和厦门西边的一部分。照片是两张蛋白照片拼成的全景照,左边那张的左下角有“K106”的字样(写在底版上),右边那张右下角能看到一个“K”,向来应该是“K107”,只是数字被裁掉了。那个时代有很多摄影师都会在底版上写编号,有的是为了分类排序(比托的作品中北京的就是P+数字,P即Peking,广州的就是C+数字,C即Canton),有的则是为了拼接全景照(比如这几张)。几年前我正好经手两张鼓浪屿的蛋白照片,虽然不能完美的拼合,但是照片上同样都有写在底板上的编号,而且非常凑巧,编号分别是“K108”和“K109”,字体也一样。哈哈,没错,从106-109,都是出自同一个摄影师之手,可能伯耐特先生无缘得见后两张,而我恰好有机会看全四张!

我在Photoshop里拼了一下,不完美,但是很明显能看出是一个场景,107和108之间处的那艘船是同一艘,如果能知道船的速度,甚至可以推算出当时这张照片的曝光时间!

伯耐特先生书中那张厦门全景照

我拼凑的106-109四张照片

《拼凑丢失的部分》上有8条评论

  1. 我就可惜的是他藏品多;而出版没有用最好的印刷;文字资料我不需要;需要的是扫描JPG的电子版图像。
    可惜可惜!!!

  2. “107和108之间处的那艘船是同一艘,如果能知道船的速度,甚至可以推算出当时这张照片的曝光时间!”——hk 藏友发在爱老照片论坛“也来秀秀我的老照片藏品(北京和香港的)”帖子5楼“1886年的香港全景照”也疑似存在这个有趣的现象,我甚至曾想以此类手工拼接的全景图来推测当时相机所能拍摄出的蛋白照片最大尺寸(我相信拍摄此类场景时摄影师在使用相机的极限),并且以此为据,否认超过某种尺寸的蛋白照片(大约30mmX25mm)是原版晒印。

  3. @故纸园丁
    这个其实可以不用推测,当时可以使用的玻璃底片尺寸是制式的,只有那么几种规格。至于最大的蛋白照片尺寸,目前发现的实物是22*18英寸,也就是558*457mm。

  4. “至于最大的蛋白照片尺寸,目前发现的实物是22*18英寸,也就是558*457mm”——这个尺寸令我吃惊,我在想想它的涂布玻璃底片的细节和硕大的相机外壳,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