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旧影录

雪上加霜,本来已经被推迟的拍卖会又被撤走三件拍品,很无奈很不爽……其中有一组很精彩的老照片,让我想起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的一本老照片册,当时应朋友之邀写了段说明文字,2009上半年在某拍卖公司以一个足够解决我房子问题的价格拍出。这本相册既然已经易手,相信原持有人和现持有人应该都不会反对我把当初那段文字放出来。我给这本相册取名《中国旧影录》,朋友觉得不够拉风,换了一个名字。

中国旧影录

1844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两年后,诞生仅5年的摄影术随着前来换约的法国军舰进入中国,但那时使用的是工艺复杂的银版照相法。待到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被迫对西方世界进一步敞开,不仅在广州、上海等地有外国人居住,甚至作为都城的北京也可以任由驻京的外国人随意走动(除皇宫内苑外),同时,摄影在技术上有了很大的进步,相对简便的湿版和干版技术被普遍使用,使得摄影在1870年代的中国达到了一个高峰,这期间产生了几位知名的国内外摄影师,他们也都留下了很多经典的影像作品。其中的佼佼者如约翰•汤姆森、托马斯•查尔德、约翰•德贞、威廉•桑德斯、米尔顿•米勒,再如中国的赖阿芳(一译黎阿芳)。

在这本名为《CHINA》的相册中,收录了上述著名摄影师中多数人的作品共计71张,既有中国北方的风景(北京、天津),也有中国南方的见闻(上海、广州、厦门、福州、香港、澳门);既有通过外国摄影师眼睛看到的中国,又有通过中国摄影师看到的中国,品相完美。这些作品中不但很多都是他们的代表作,而且每张照片所包含的历史信息都非常丰富非常重要。如托马斯•查尔德的《北京天主教南堂》,是他于1873年在宣武门城楼东侧的城墙上拍摄的,记录了1900年南堂被毁之前的样子;1875年拍摄的《未经修复的清漪园(今颐和园)大报恩延寿寺遗址》、1877年拍摄的未遭到大规模破坏的《圆明园西洋楼遗迹》、其所雇佣中国仆人的合影;德贞拍摄的《圆明园西洋楼遗迹》;威廉•桑德斯在摄影棚内拍摄的《上海苦力》、《拿雨具的中国人》,还有《两个戴枷的囚犯》;特别是早期在广州和香港开设照相馆的华人摄影师赖阿芳,拍摄了大量1870年代广州、福建和香港的影像。这些摄影师和他们的这些摄影作品不仅在当时向西方介绍中国起到重要作用,还为今天的我们了解历史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