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上的标语

上个月某拍卖会上有本1934年的《中国苏维埃》,俄文的,里面有张插图很有趣,墙上本来用石灰写着“红军优待俘虏,士兵不杀士兵,红三军宣”,但是被国名党的宣传部门改作“国军优待俘虏,士兵专杀红匪,二二年宣”,只是把“红军”的“红”改作“国”,把“不”改成“专”,最后一个“士兵”改作“红匪”,涂改的很粗糙,但是宣传的意思都变了。还有一则,是日本朝日新闻社发行的《支那事变画报》里的,是伪政府的宣传标语“百姓困苦国家焦土在国民党的抗日”。从一个侧面能反映出那个时候抗日战场上跟日本人正面干的主要还是“国军”。有不少1937年到1948年的老照片里有标语,有日本人写的,有国民党写的,有共产党写的,现在读起来也很有趣。

标语有没有用?我没经历过那样的年代,甚至我出生的时候文革也刚结束。不过,我想这些标语对老百姓来说可能不太起作用,“士兵”到底是杀“士兵”,这本身对军人来说就是悖论,士兵就是要打仗的,没武器、没流血牺牲还要士兵干什么?对老百姓来说有能怎么样,老百姓只知道打仗就不会有太平日子,可能会没命,一方打赢另一方,无非是把税交给谁的问题。现在已经二十一世纪了,信息不断爆炸的时代,以前只有报纸和收音机,现在有电视和互联网,特别是“围脖”,无论是哪个角落发生的事情,全世界马上就能知道。这两天联合国在打利比亚,老百姓逃,可各国记者都扎堆儿往的黎波里跑,那边有导弹爆炸这边马上就能看到;还有前几天日本海啸,我看NHK的直播,海水就那么冲上来,房子、汽车、人在海啸面前都是那么无力。在这样的信息时代还怎么能轻易的相信标语?!

1934年俄文版《中国苏维埃》里的插图,被修改的标语

《支那事变画报》里伪政府的标语

 

《墙上的标语》上有4条评论

  1. 《支那事变画报》里的那张,恐怕是日军卵翼下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或“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北京)”的伪政府统治时期,1940年4月起,随着南京汪伪政府的成立,伪“临时政府(北京)”改为“华北政务委员会”,照片上的五色旗易而为青天白日满地红加长三角条(上有“和平建国反共”字样)。故照片应不晚于1940年3月底,地点应在北方某城市吧~

  2. 左邊門旁有「大眾書局」的招貼 上端似乎橫書兩字 頗類地名 左字似「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