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张梁时泰签名照

最近又看到一张梁时泰1878年(光绪四年)拍摄的李鸿章坐像。虽然和之前见过的那张上色版以及生和照相馆的CDV版内容一样,但是梁时泰的题记内容却不一样。上色版的题记是:“光绪四年,岁次己卯,暮春三月念七日,时在津门照于本衙西花厅。梁时泰敬照并志。”这一版的题记是:“光绪四年,岁次己卯,暮春闰三月下澣照于本院公余处,庽津杏花邨,梁时泰敬识。”(“澣”通“浣”,“下澣”即官逢下旬的休息日,亦指农历每月的下旬)对照这两版题记,照片的地点就是在天津李鸿章衙门(直隶总督衙门)的西花厅拍摄的;拍摄时间记载一致,可以确定就是光绪四年三月廿七日,换算成公历即1878年4月29日,再过几天这张照片就拍摄133年了!另外一个重要的信息是“庽津杏花邨”。“庽”通“寓”,就是指住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梁时泰在天津照相馆的位置!可惜查了半天没发现天津现在有叫“杏花邨”的地名。

lihongzhang-4

之前那张手工上色版

liang-li-01

新发现的不同题记的版本,图片来源Getty Research Institute

     liangshitai_sign-5

上色版梁时泰题记局部

liang-li-02

新发现这版的题记

 

《又一张梁时泰签名照》上有15条评论

  1. 1.杏花邨会不会仅仅是清末文人墨客自娱的斋号?
    2.新浪博客有文叙述天津早期照相馆史料时简单的提到这个地名—天津小白楼附近?(搜“照相:北国之先在天津(系列一)”可查到)。

  2. 搜“天津小白楼附近的杏花村”可以得到相关资料参考,尤其是天津地方志网和天津档案网记载可信程度较高。

  3. 我把先生博客中的李鸿章几张坐像照转帖在爱老照片论坛“关于复制蛋白照片的区别”帖子里,期待你的指教。

  4. 盖蒂博物馆的新书我也买了;可惜里面的资料和图片都不足;miler的人物肖像用了11张比较;一个篇幅的文章解析—里面的官员或贵妇是像馆请来“摆拍”的;非真实的。

    2010年在我的博客里面已经推断了这个观点。
    http://satista-photos.blog.sohu.com/143967460.html

    家宁兄上图2张时间地点应该是相同的;唯一是底片的题词不一样而已。

  5. @玉光
    哈哈,这书只是展览的副产品,不能要求太高,我倒是很想亲自去看看展览。
    突然想到,我可以和策展人说说,把展览弄到北京再展一次,我可以帮忙搭桥。

  6. 梁时泰在两张照片的题记都有明显的错误。
    1.光绪四年为1878年,这一年无闰月。
    2.己卯(梁时泰写的那个字疑似“卯”)是光绪五年,即1879年,本年阴历闰三月。
    两个题记为什么犯同样错误,拍照后李中堂如果得到题记版本的照片,一定会指正梁时泰…
    玄机待考。

  7. @故纸园丁
    恭喜你中奖了!
    说来可能你不信,这篇博文我刚发上去就发现你说的这个问题了,我想看看到底有没有人看了我的发言后会去验证一下,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我以前“老照片里的中国古塔”系列里也有一篇说错了,这么多年了还没有发现……
    至于年代的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好几天,还没发现解。

  8.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送李鸿章题记照是犯大忌,危及梁时泰御用摄影师之名)因为它,我对梁时泰和时泰照相馆的早期史料有了兴趣和冲动,正在网上寻找和梳理相关资料及各种说法,可能会发一个专帖,和同好议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