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外交官联芳

《辛丑条约》的签订有张很常见的照片,是大清和西洋十一国代表在谈判桌前的合影。最近一篇文章里要用到此图,重新翻出来准备写说明,按照计划是把坐在桌前的各位代表都介绍一下,坐在桌子左边和对面的都是十一国代表,右边坐着的是中国代表,一般文献都说中国代表是李鸿章和奕劻,顺便再把这两位大员因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而骂个狗血淋头。其实在李鸿章的右手边,法国公使鲍渥的左手边还坐着一个中国人,只是因为坐在角落,有些版本的照片里看不清,没有人提。我找到一张能看清脸的,经过比对,确认这名参加谈判的是联芳,并在《穆莫日记》中得到佐证。

联芳的生平很少有资料提到。辜鸿铭写的《张文襄(之洞)幕府纪闻》里有很简单的几句“惟前外务部侍郎升任荆州将军联春卿留守名芳,前在北洋为李文忠僚属十有余年,历办要差。”;《那桐日记》里多次提到联芳,特别是日俄战争时期;《曾惠敏公(纪泽)日记》里关于中法战争的善后有提到联芳;《晚清七百名人图鉴》里说“联芳,字春卿,属汉军镶白旗。毕业于同文馆。1885年任北洋武备学堂监督。1901年署外务部右侍郎,1903年授外务部左侍郎。1910年任荆州将军,旋以病去职。”从以上找到的这些资料看,联芳早年学习法语,后一直在满清的外交口工作,从1868年的蒲安臣使团到1885年的中法战争、1896年李鸿章访问欧美、1901年的《辛丑条约》谈判、1904年的日俄战争,可以说是外交口的重臣,但是在已知文献中却鲜有记载,可谓低调,我找了一些他参与过的外交事件照片,按时间罗列如下,希望他的名字不要被历史遗忘。

蒲安臣使团合影1868年蒲安臣使团合影,红色箭头所指即联芳,估计那时候应该20岁上下

李鸿章在俄国1896年李鸿章在俄国下榻处的合影,红色箭头所指即联芳

李鸿章在德国1896年李鸿章在彼得堡的中国使馆,红色箭头所指即联芳

1896年李鸿章在德国,红色箭头所指即联芳

德国亨利王子访华1898年德国亨利王子访华,红色箭头所指即联芳

1898年德国亨利王子访华1898年德国亨利王子访华,红色箭头所指即联芳

1901年《辛丑条约》谈判现场1901年9月7日,《辛丑条约》谈判现场,红色箭头所指即联芳,完全隐没在黑暗中

1901年《辛丑条约》谈判现场1901年9月7日,《辛丑条约》谈判现场,这个版本里联芳就清楚很多了

1901年9月7日,《辛丑条约》谈判现场,这是一幅画作,很难辨认出联芳 的容貌

联芳老年老年的联芳,估计在1910年左右

 

《低调的外交官联芳》上有19条评论

  1. 按照《上海图书馆藏历史原照》下册,第253页,第二照应是李鸿章之英国首相府与沙士勃雷及随行人员合影,而非在在俄国下榻处的合影。

  2. @银芒
    上图虽然馆藏丰富,对历史照片也颇有研究,但李鸿章访欧这部分好几张照片都注释不对。照片中坐在李鸿章旁边的欧洲人是俄国将军Zelenvy,这张照片曾刊登于当年法国报纸上,有详细的说明。

  3. 你好,对你的这片文章很感兴趣,给你的邮箱发了邮件,希望你能回复,谢谢

  4. 关于联芳,发现了只言片语:隶镶白旗汉军,铁岭胡氏,祖父胡文陞,父常顺,骁骑参领。见http://www.zjda.gov.cn/dadb/tszt/qdlj/201210/t20121024_198021.htm

  5. liuyao :

    关于联芳,发现了只言片语:隶镶白旗汉军,铁岭胡氏,祖父胡文陞,父常顺,骁骑参领。见http://www.zjda.gov.cn/dadb/tszt/qdlj/201210/t20121024_198021.htm

    哈哈,实际上联芳的后人已经通过这篇博文和我取得了联系。

    1. 您好!不知道是哪位联芳的后人与您取得了联系?我也是联芳的后人,希望和您取得联系!

      1. 您好。我没有能力判断您和联芳的血缘关系,所以没法给您之前那位联芳后人的联系方式,我最多只能说对方当时在天津生活工作,如果您们是亲戚,应该能联系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