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美人

写一篇赛马场的短文,在翻看一本老北京西绅跑马场的照片册时看到其中有一匹赛马的照片,注释说这匹马的名字叫“Hottentot”,怎么翻译?Google Translate了下这个词,有直接对应的汉语名词“霍屯督”。直接译作这个词好怪也不上口,那这个“霍屯督”又是什么意思呢?

1789年,在今南非东开普省加姆陶斯河(River Gamtoos)附近的科伊桑部落(Khoisan)降生了一个小女孩儿,她叫莎拉·巴特曼(Saartjie Baartman,”Saartjie”是南非人对家里小女孩儿的爱称,其实不是正式的名字,她到英国后名字被简化为Sarah,译作莎拉)。科伊桑族是非洲的古老民族之一,主要生活在非洲南部,又分为“霍屯督人”(Hottentoo)和“布希曼人”(Bushmen)。莎拉降生的地方曾是荷兰的殖民地,因此她一出生就是奴隶,在一个名叫彼得·塞札尔(Peter Cezar)的农场干活儿。后来一位英国军医亚历山大·邓禄普(Alexander Dunlop)发现萨拉的臀部巨大(这实际上是霍屯督女性的特征之一),认为这可能是 “非洲人种是未进化好的人类”这一说法的重要证据,是他们致富的“金矿”,于是在1810年和塞札尔的哥哥亨德里克(Hendrick Cezar)诱骗莎拉前往伦敦。到了伦敦之后,莎拉被当做怪物,几乎赤身裸体的在笼子内向公众展出。事实上,1807年英国就通过了“废除奴隶贩卖法案”,但莎拉一直被当做奴隶对待,甚至还被受洗加入基督教。围观莎拉的观众对她巨大的臀部和下垂的阴部最为感兴趣,甚至可以触摸和测量,因此公众称莎拉 “霍屯督的维纳斯”。莎拉一直被当做动物对待,其生存条件可想而知。

在经过四年的巡回展览,莎拉的关注度下降,1814年被带到法国,转卖给一个驯兽员,并继续在法国展览。其间,法国的一名解剖学家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对莎拉的臀部产生了兴趣,他声称要弄清楚其巨大臀部的内部是脂肪还是骨骼,此外,他还想检测其下垂的阴部是何成因。莎拉到法国后一直马不停蹄地被带到各城市展览,15个月后,年仅27岁的莎拉死在了巴黎,仅几小时后她的尸体就被摆放在居维叶的解剖台上。在研究了莎拉的阴部后,居维叶还发表了一篇论文,认为霍屯督人和澳大利亚土著一样更接近动物而不是人类。此外,她的头盖骨和阴部被放置在福尔马林溶液里成为标本,其他骨骼放在法国人类学博物馆(Musée de l’Homme)的玻璃柜中公开展览。莎拉活着的时候被当做怪物各处巡展,死后仍被当做怪物继续展览。

莎拉遗骸的展览是否公正一直存在争议,直到1974年在公众的压力下法国官方才停止这种公开展示。1994年,曼德拉当选南非政府总统后,向法国提出归还遗骸的要求,法国人认为如果同意归还将开创先例,这样其博物馆内的展品都将被各国要回,拒绝了这一要求。最后经过数年谈判,2002年莎拉的遗骸终于被归还给南非政府,同年8月8日,也是南非的妇女节,南非政府为莎拉举行了葬礼,192年后,萨拉终回故土。

看完这个故事,我决定把这匹名叫“Hottentot”赛马译作“黑美人”。

一匹名叫Hottentot的赛马

一匹名叫Hottentot的赛马

莎拉 巴特曼

莎拉·巴特曼的画像

霍屯督妇女,1882年

摄于1882年的霍屯督妇女

One thought on “黑美人”

  1. 歐佬對咱們 就某些方面來說 好像也是一個作法唄 只差在 人家好歹要回去了 咱連提都懶得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