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照片背后的联合国故事

泰和嘉成拍卖今年秋拍有个老照片和名人墨迹的“合体”专场,其中也有些可说道的。Lot412是一张蒋介石签署公文的照片,看起来蒋公很高兴签完字正欲起身。于我,这张照片不新鲜,而且,我知道还有一张是他握着毛笔正签字时候的照片。之前,我也从没把这两张照片当回事儿,中华民国总统吗,签个公文不很正常吗?!前不久我在美国看了一份1945年的中华民国档案,里面也有上面提到的两张照片,而且,还有第三张,是这张公文的特写,看过才知道,原来这三张照片记录的是一件对中国非常重要的事件。

1939年在美国国务院的一次会议上罗斯福总统第一次提出“联合国”这个概念,以创立一个新的世界性组织,后来二战逐渐白热化,直到1942年的《大西洋宪章》,“联合国”一词才第一次出现在国际公约中。1945年4月25日至6月26日,在旧金山召开了50个国家代表参加的国际组织联合国会议(UN 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Orgazition),并在会议结束时签订了《联合国宪章》,同年10月24日,联合国正式成立,中国(严格说是中华民国)成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参加这次会议中国派出了11人的代表团,分别是首席代表,国民政府行政院代理院长宋子文、中华民国驻英国大使顾维钧、国民参政会主席王宠惠、中华民国驻美国大使魏道明、中华民国前驻美大使胡适、中国民主社会党代表张君励、中国青年党代表李璜、中国共产党代表董必武、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大公报》总编辑胡霖和高等顾问施肇基。从我查到的档案照片看,参加签字仪式的共有8人,代表团中宋子文、胡适和施肇基没有参加签字。虽说按照正史说我们曾经被联合国欺负,也总在联合国的重大事件上投弃权票,但能成为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也不是随便哪个国家能做到的。扯远了,这种国际公约只有代表签字没有盖国玺肯定是不行,所以宪章带回国后由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签署了批准书后才送交联合国。这三张照片正是纪录蒋介石对这一公约签署批准书的过程。能和美苏英法“平起平坐”了,“民族独立”眼看就能实现了,老蒋能不高兴吗?!
照片很客观,是对某一场景在某一刹那的客观记录,但也很主观,因为时间是流动的,而记录下的只是一个薄薄的时间切片,正如苏珊·桑塔格说的,“照片既是一片薄薄的空间,也是时间。”所以,单就记录的一个事件来说,单张照片难免有“以管窥豹”的情况,像这张老蒋签字的照片单看好像没什么,实际上记录的可是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

UN-1

与泰和嘉成2014秋拍Lot412同样的一张照片,老蒋签完字正欲起身,看起来高兴极了!

UN-2

在时间线上比上一张略早的照片,周围的人都在注视着老蒋签署文件。这套文房看着不错!

UN-3

前不久我刚看到的这组照片的第三张,公文的特写。镇纸上的图案是白石老人画的荷花。

UN-4

经过PS处理后的批准书特写

UN-5

1945年5月4日,在旧金山召开国际组织联合国会议期间(从左至右)英国外相安东尼·伊登、美国国务卿小爱德华·斯特蒂纽斯、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和中国代表团团长宋子文在看报纸,斯特蒂纽斯正在念一段艾森豪威尔的部队抵达荷兰的新闻

UN-7

1945年6月26日,中华民国代表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圆桌旁是第一个签字的顾维钧,后面站立者从左至右第2人起分别为《大公报》总编辑胡霖、中国共产党代表董必武、中国民主社会党代表张君励、中国青年党代表李璜、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中华民国驻美公使魏道明、国民参政党主席王宠惠

UN-6

1945年6月26日,吴贻芳在签字。后面从左至右分别是魏道明、王宠惠、顾维钧、胡霖、董必武和李璜

UN-8

1971年11月16日,乔冠华(左)和黄华(右)第一次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出席联合国会议时放声大笑,Mel Finkelstein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