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正阳门

正阳门,自明正统四年(1439)完工后,一直是北京城的门面,也遭过几次劫难,经过了几次重建,最后一次被毁是1900年9月27日,在正阳门上烧火做饭的英军印度士兵引燃了城楼,在此之前的6月16日,正阳门箭楼已经毁于义和团烧大栅栏的大火。正阳门的重建是“形象工程”,光绪二十九年(1903),直隶总督袁世凯和京兆尹陈璧奉命重修正阳门城楼和箭楼,可既缺少图纸(工部保存的工程图纸和档案在庚子事变中被毁)也缺少银子(众所周知,国库里的银子都成了《辛丑条约》的赔款了),本来计划三年的工程最后四年才完成(光绪二十九年五月开工,光绪三十三年九月竣工),花了四十九万八千九百二十二两银子。

以前写过一篇正阳门城楼重建前后不同,这次选了几张拍摄角度近似的重建过程照片。其实正阳门重建过程的照片多且常见,当时摄影术无论是技术门槛还是价格门槛都很低了,无论是专业还是业余的摄影师都有拍过,毕竟工期有四年呢。照片常见,就不多介绍了,倒是有几个细节引起我的注意。其一,在重建之初,会先把一段脊檩架到计划中的位置,请叫了兆凯兄,他说这个叫“供梁”,一般用于重要的礼制建筑。这个挺有意思的,底下的砖还没砌呢就把“上层建筑”先确定了,说明旧时建筑工匠有自己的一套工程计算法则,而且精度很高;其二,脚手架的搭建也很讲究,我相信这也是有固定章法可循的。不像现在的脚手架都是金属的,那时候都是长竹竿,用麻绳捆扎,而且为了防止绳结散开还塞了楔子;其三,工程管理规范。正阳门是交通要道,每天很多车来人往,但是正阳门下的城门没有被关闭,供普通人走的两个闸门也都开放,没有造成“堵车”什么的,甚至还能看到人力车在工地旁排队趴活儿。物料场地也区域分明,干净整齐;其四,正阳门重建不仅先把一段脊檩先架了起来,而且在全部工程没有完成前就已经把正阳门的满汉文华带牌挂上去了。按照我的理解,不应该有个施工结束后的“挂牌”仪式吗?没有请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主持开工奠基典礼,种棵树埋个碑什么的就罢了,最后挂牌仪式也这么“草率”,真是有意思,哈哈!

reqianmen01

未被烧毁之前的正阳门城楼,自南向北拍摄,1880年代

reqianmen02

1900年6月16日的大火烧了正阳门箭楼,当时在英国使馆工作的翟兰思摄。三个多月后正阳门城楼也被烧毁。箭楼被烧毁的照片不止一个人拍到过,但正阳门城楼被烧毁的照片我还没看到过

reqianmen03

正阳门城楼被烧毁后的样子,自南向北拍摄,1901年

reqianmen04

因为城楼被烧毁了,1902年为迎接两宫回銮特意在原城楼的位置搭了彩排楼,样式雷还画了图纸

reqianmen05

瓮城内整齐地摆放着物料,脊檩已经通过脚手架摆到了合适的位置

reqianmen06

重建工作开始了,老百姓的交通看起来没受什么影响,还有人力车在工地下趴活儿

reqianmen07

脚手架的细节,红圈处可见加固用的楔子

reqianmen08

工程已进行大半,不过满汉文的华带牌已经挂了上去

reqianmen09

城建完成的正阳门城楼,自南向北拍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