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星条旗

在纽约,参观完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就是电影《博物馆奇妙夜》发生的地方),出门右转,沿着中央公园西大道往南过一个路口,就是另一座博物馆,纽约历史学会博物馆,去那里参观的游客数量与一街之隔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差着几个数量级。2014年9月到2015年4月,纽约历史学会在那里举办了一场展期长达半年的有关中国移民的展览(Chinese American: Exclusion/Inclusion),用很多实物和照片讲述了中国人往美国的移民史。众多展品里面最吸引我的是一面制作于1861年的星条旗,上面还用墨笔写着很多汉字。1861年,中国还处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的阴影下,而美国则刚开始南北战争,这样一面写着汉字的星条旗的故事,还得要先从美国讲起。

xingtiaoqi

纽约历史学会收藏的那面写有中文的34星星条旗

1861年2月,美国南方7个州宣布脱离联邦,成立美利坚联盟国(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定都里士满,于是北、南两个阵营就打起来了,战事惨烈,双方都有很大伤亡。看到祖国分裂同胞相残,一位名叫爱德华·哈帕(Edward Hopper, 1816-1888)的神父写了首名为“The Old Flag”的诗祈愿和平,教会刊物《基督教通讯》(Christain Intelligencer)刊登了这首诗。而太平洋另一边的中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被迫开放了更多的口岸城市,外国传教士们也向这些新开放的城市挺进,其中就包括一位美国传教士塞缪尔·邦尼(Samuel Ware Bonney, 1815-1864)。他和另外三名来自英国的传教士同乘一条船从广州出发前往内地,在船上他读到这期《基督教通讯》,并深受哈帕所写诗的感动。船在汉口靠岸后他便立刻在当地找了一名中国裁缝,定做了一面34颗星的星条旗(1861-1863年美利坚合众国共有34个州,所以是34颗星)。这面星条旗大体遵循美国国旗的标准,但那些大小不一的星是“四角星”,不是五角星。邦尼神父十分珍视这面星条旗,在旗上白条处抄写了哈帕那首诗的部分诗句,写上了对应的中文(未全部翻译,找某个中国人来写的可能性很大),并把这面旗挂在他的小船上。后来,他通过美国驻日本公使把这面星条旗带回美国,送给了哈帕神父,之后这面旗一直由哈帕神父的亲人保管,直到捐给哈特福德大学,2007年,这面星条旗又由哈特福德大学捐给纽约历史学会。

这面星条旗承载了邦尼神父对祖国的热爱和对和平的祈盼,也是中美关系史上的一个小插曲,抄录这面星条旗上的中英文内容如下:

God bless our native land,
May Heaven’s protecting hand,
Still guard our shore,
May peace her power extend,
Foe be transformed to friend,
And Freedom’s rights depend,
On war no more.
And not this land alone,
But be thy mercies known,
From shore to shore;
Lord make the nations see,
That men should brothers be,
And form one family,
The wide world o’er.
O God, our banner save!
Make it for ages wave!
God save our flag!
Preser(v)e its honor pure,
Unstained may it endure,
And keep our freedom sure!
God save our flag!

恳求全能天父,
赐我本国多祜,
常保境宇各处和平乐土,
化仇敌为良友,
美国世界安荣,
自今罢兵。
不但独此境域,
至若宇内万国,
恩怜识得,
求耶稣施其化,
人人如兄弟也,
将必为一家者普天之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