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在美国马戏团表演的华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全国很多城市都能看到“世界奇观”的巡回表演,一般都会用布圈挡出一块场地,上面写着广告,展出的内容一般都是人面鱼身、双性人、侏儒、连体人之类的。我记得在我老家表演时场地设在动物园里,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我没有去看,没钱,当然父母也不允许。八十年代那会儿刚开放,被禁锢很久的老百姓就图个新鲜刺激,也没人在乎是否科学是否尊重人权是否合乎伦理道德。其实,这种猎奇表演都是外国人玩儿剩下的,最早推出这种表演的是美国人巴纳姆,而且还有华人参与其中。

barnum02

巴纳姆(左)和他的台柱子之一:“指挥官纳特”合影,1860年代

barnum01

巴纳姆在纽约“美国博物馆”的外观,1858年

费尼厄斯·巴纳姆(Phineas Taylor Barnum, 1810-1891)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贝塞尔。他有多种身份,比如商人、作家、政治家、出版人、慈善家等等,但他本人最看重的还是“showman”,因为他一生中大多数时间都在为世界提供娱乐。最初,他在家乡只是创办了一份周报的小商人,1834年迁往纽约后不久就进入一家马戏团,从此开创了他的马戏团经营生涯。1842年他接手了一个博物馆,开始展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那时候灯塔国矇昧的老百姓也不在少数,愿意花钱猎奇的人很多,和我们八十年代看“世界奇观”展差不多,令巴纳姆赚的盘满钵满。在他的展品中最有名的一个就是“斐济美人鱼”,人面鱼身,放在一个玻璃罩内展出,与其说是“人面”,可能用“猴面”更恰当,用现在的标准来看,5毛特效都算不上。据说这只“美人鱼”是美国的一位船长塞缪尔·艾德斯(Samuel Barrett Edes)1822年从一个日本水手那里买来的,后来辗转入了巴纳姆的手。

barnum03

媒体上刊登的“斐济美人鱼”的画像,木刻版画,1842年

barnum04

展示中的“斐济美人鱼”,1842年

除了标本,还有活人表演,这里面就有华裔参与,1811年在泰国夜功府出生的一对连体人昌和恩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父亲是华人,母亲是泰华混血。昌和恩都是男性,胸腔相连,被称为“暹罗双胞胎”(Siamese twins)。1829年他们被英国商人罗伯特·亨特尔(Robert Hunter)发现并带回英国,加入马戏团在欧美各地巡回演出,1839年两兄弟转而与在美国的巴纳姆合作,继续他们的表演生涯,最后加入美国籍,还在南方置了庄园买了黑奴,甚至在1843年4月13日与英国的一对双胞胎结婚。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昌和妻子生了12个孩子,恩与妻子生了10个孩子!羞羞的场面简直不敢想!在这22个孩子中,还有两个在南北战争中曾加入南军,是参加南北战争为数不多的“华人”,至少一些美国学者是把他们兄弟俩算进去的。1874年恩得了肺病去世,昌也紧随其后(估计两人有部分肺是共用的)。

barnum05

昌(左)和恩(右)的合影,1836年

barnum06

昌和恩的妻子合影,左边是昌的妻子,右边是恩的妻子,1860年代

barnum07

昌夫妇、恩夫妇和他们部分孩子以及一位女黑奴的合影,1860年代

也许你会觉得昌和恩算华人很勉强,但接下来这位大家肯定对其族裔没有疑问,就是互联网上很有名的清末巨人詹世钗。詹世钗1841年出生在婺源,在上海随其兄工作时被一英国人发现,遂专聘他为模特供人拍照合影。1860年代他前往英国,并很快转去美国,1880年加入巴纳姆的马戏团,被称作“地球上最高的人”。从经济角度来说,詹世钗也还不错,在与巴纳姆的合同到期后去了英国,开了家小店,和自己的第二任妻子生了两个孩子,1893年因心脏病逝世。

barnum08

詹世钗在美国,坐着的女性应该是他的第一任妻子金福,1870年代

以当下的世界观来看,外国人通过展示这些华人(裔)来赚钱是一种侮辱,是歧视的。但是在十九世纪的世界,别说这些外观异于常人的人,就说普通长相的外国人,在我们中国一样被当猴儿看,否则也不会有什么“洋鬼子”之类的说法了。我记得八、九十年代央视的“广而告之”有这么一条:一个外国男青年在北京街头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自己鞋带儿开了,于是蹲下来系鞋带,等系好抬头一看,自己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国人围住了……直到今天,谁又敢说自己绝无有色眼镜呢?只有拆掉我们心中的围墙,客观地观察、体验我们的世界,才能消除歧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