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菜市场

在靠近北京三环东北角的顺源街有个三源里菜市场,网友戏称其为“网红菜市场”。这个菜市场看起来和普通的菜市场无异,普通的禽蛋果菜肉在那里买得到,而且还能买到很多别处买不到的食材,特别是用来制作异域风情餐食的香料、奶酪、海产等,甚至有人形容这里是“世界食材展览会”。喜欢做饭是热爱生活的最具体表现,新潮的年轻人都喜欢去那里买食材。北京那么大,为什么独三源里市场这么有名,我想异域文化是这个市场成为“网红”的直接切入点,市场的位置毗邻亮马桥使馆区,客户中不乏在京洋人、星级酒店和外国餐厅。其实早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时候,中国也有那么几家“洋范儿”的菜市场。

说起“洋范儿”,那一定要从上海说起。上海的宁海东路最初叫“宁兴街”,曾经还有一个名字叫“菜场街”。据上海地方志:1864年,法租界公董局批准在洋泾浜南岸,宁兴街河边的空地上搭建大棚作为室内菜市场,由外商波尔德里和汉伯里出资,并且以通告的形式要求法租界的所有菜贩必须进场集中经营,这就是上海最早的有管理的现代菜市场—— 中央菜市场,因此宁兴街也被称为菜市街。但好景不长,仅不到一年的时间,摊贩们因为不愿交进场费而导致市场关闭。

除了短寿的中央菜市场,上海更为人所知的现代菜市场是三角地菜市场。三角地是指虹口文监师路(今塘沽路)、汉璧礼路(今汉阳路)、密勒路(今峨嵋路)围起的一块三角形土地。最初这是是英国商人开的游乐场,中国最早的过山车就出现在这里,后来游乐场倒闭。1890年,公共租界工部局在这里搭起了木结构大棚作为菜市场使用。吸取了法租界公董局失败的教训,三角地菜市场没有强行要求菜贩进入,只作出租,当然每个摊位还是要交管理费和纳税,但经营环境已经好多了,生意很好。1916年又改木结构为两层水泥结构,局部三层。底层售卖蔬菜,二层卖副食品及罐头等包装食品,三层是小吃点心店。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三角地菜市场仍然是上海最大的室内菜市场。

三角地菜市场最初的模样

与上一张相近的角度拍摄,注意屋脊,大棚经过了改造,生意依然好得不行!

1900年左右的三角地菜市场,和上两张比是从另一个方向看,大棚再次改造

1959年的三角地菜市场内部

1898年,中德签订《胶澳租借条约》,青岛成为德国租借地。在胶澳总督对青岛的城市规划中,大鲍岛被作为华人居住区,也修建了一座现代意义的集中式的市场,位于德县路和潍县路交界处,室(棚)内摊位面积很大,货物分门别类,集中贸易,秩序井然;棚外的区域是露天的集市,可供商贩们自由设摊。1918年,占领青岛的日本方面将市场迁至今市场三路,并扩建为两层,楼下是生鲜,楼上是日用杂货。这个市场一直是青岛最重要的菜市场。

青岛大鲍岛的菜市场,红框内是放大的市场门牌

北京虽然没有租界,但作为帝都,也有不少驻华机构和洋人,这种现代意义上的菜市场也少不了,1902年法国人建成的“东菜市”(East Market)即为其一。东菜市即后来的东单菜市场,位于东单北大街南口的西北角,也就是现在东方新天地的东半部分。那时候长安街还没有打通,从东长街到东单路口再往东就是小胡同了,转北走东单北大街才是大路,东菜市就位于这个把角,可见地理位置之优越,自然也生意兴隆。而且那里离东交民巷使馆区、御河(今正义路)边上的六国饭店、长安街边上的北京饭店都很近,为满足去采买的外国人,市场里还有专门卖洋酒、奶酪、巧克力等进口食品食材的摊位。1937年北京沦陷后,日伪政府对市场进行了整修,改成后来拱顶的样式,上世纪五十年代公私合营后,东单菜市场也变成了国营菜市场。作为北京最老的菜市场,东单菜市场早已成为无数北京人的生活记忆。

民国初年彩色明信片里的东菜市

1953年东单菜市场东侧的早点摊,张祖道摄

《生活》杂志摄影师拍摄的东长安街,背景左侧的是东单菜市场,右边写着“东单食堂”的里边就是上面那张张祖道老师拍照的地方

虽然我是做饭很一般的穷人,但是我喜欢逛菜市场,看着那些琳琅满目、摆放整齐的新鲜蔬菜,即使什么都不买也觉得满心欢喜。前几年去美国,逛Whole Foods Market、Giant、Costaco最满足,看着堆到屋顶的摆满商品的货架,看着一间专门用来摆放牛奶的“冷屋”(我起的名字,国内超市的乳制品都是摆在保鲜柜里,阿灵顿五角城时尚中心旁的Costaco里整个一间低温的屋子专门用来摆各种牛奶),我当时想到的第一句话就是“物质极大丰富”,小学时学到的形容共产主义的一句话,没想到在“灯塔国”体会到了(当然,兜里没钱物质再丰富也看不到自己嘴里)。扯远了,说回中国早期的那些现代意义上的菜市场,其实,这种规范管理的新菜市场的出现是城市发展和商业繁荣的必然结果,是中国走进世界的必然结果,是开放的结果(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不管我们怎么定性1840年、1860年、1883年、1894年、1900年发生在中国与中国人身上的悲剧,都不得不承认中国也是藉由这些事件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作为“墙国人”,我们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墙的,其实墙根本没用,相信“堵”能起作用的一定会吃“闭关锁国”的亏。订阅的“谷歌黑板报”今天推送说TensorFlow发布1.0了。这是Google发布并开源的第二代人工智能学习系统,是具有人工智能的数据处理工具,特别是在语音和图像识别方面的应用非常有力。可在我们这儿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Google为何物,就好像邻居已经发明了一种可以改变世界的工具,并告诉全世界的人怎样使用,只有我们把家里人耳朵眼睛都堵起来,还特别嘱咐“撸起袖子加油干”!

阿灵顿五角城购物中心旁的Costaco内摆放牛奶的房间

上面那家Costaco内部的货架,其实国内的山姆店也是这样的

我家附近菜市场里的四种蔬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