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影里的大员

这张版画里的大员是谁?不止一位朋友问过我,之前我一直说不上来。很偶然的,看到几张照片,这个疑问大体有眉目了。

那张未知大员合影的版画

这张木刻版画应该出自一份西文画报,具体的出处我没有查到。大家之所以关心照片里的大员是谁,是因为照片的背景脱自约翰·汤姆逊1871年为总理衙门三位大臣(从左至右)沈桂芬、董恂、毛昶熙拍摄的合影。那次拍摄活动中,除了这三位大臣,汤姆逊还为主持总理衙门的恭亲王奕訢、文祥、宝鋆、成林等人拍了照片,也就是说,当时总理衙门的大员们都拍照了,所有的照片都和版画里的两人不合。从以上推测,版画里这两个人应该也是很重要官员吧,否则怎么会有这么一张“相”?

汤姆逊1871年秋拍摄的恭亲王奕訢

那一次汤姆逊为恭王拍的另一张照片

汤姆逊为沈桂芬、董恂、毛昶熙(从左至右)拍摄的合影

汤姆逊拍摄的沈桂芬单人照

汤姆逊拍摄的董恂单人照

汤姆逊拍摄的毛昶熙单人照

汤姆逊为成林、文祥、宝鋆(从左至右)拍摄的合影

汤姆逊拍摄的成林单人照

汤姆逊拍摄的文祥单人照

汤姆逊拍摄的宝鋆单人照

虽然摄影术在1839年就向世人公布,但是把照片准确、快速并低成本地印刷到纸上却还是个不好解决的技术难题,直到1873年汤姆逊的《中国与中国人影像》(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 its People)使用照相制版凹版印刷,才使得“印刷图片”这件事变得容易了(虽然印刷成本还是高)。在此之前(其实之后也持续了很久很久),特别是画报,印刷有时效性的问题,于是专业的画师们会根据照片制成比较精确的木刻版画,这样比较快捷,成本也低,只是不如照片那么逼真罢了。从这张版画的一些细节来看,素材一定是根据照片绘制的,只是没看到照片,也没有别的材料,不知道是谁。

我今天在整理保罗·尚皮翁的照片时,注意到记在他名下还有一组五张中国官员的照片。尚皮翁1864-1865年曾来华,拍摄了一些照片回去,风光照是比较常见的,偶有几张人物照也都是底层百姓(轿夫、乞丐、剃头匠),而这几张官员照我是第一次见,其中年轻的,没有蓄须的恭亲王奕訢最好认,另有文祥,他和恭王的这版照片都上过出版物,确认无误,再有就是董恂,看起来和七年后汤姆逊拍的照片没什么变化。最后两个人的照片就是用来绘制那张版画的素材。根据注释,版画中右边那位正脸的是恒祺,左边那位没有写,但是根据当时任职总理衙门的大员名单,结合其它照片,我觉得比较像宝鋆。虽然我对这个判断比较自信,但如果有文字档案佐证就算板上钉钉了。

尚皮翁1864年(左)和汤姆逊1871年(右)拍摄的恭王

尚皮翁1864年(左)和汤姆逊1871年(右)拍摄的文祥

尚皮翁1864年(左)和汤姆逊1871年(右)拍摄的董恂

尚皮翁1864年(左)和汤姆逊1871年(右)拍摄的宝鋆,我认为

开头那张版画和素材:1871年的背景和1864年的人像

都怪这位不知名的画师,把1864年拍摄的两张照片里的人物合成到1871年的背景里去,把观众都带到沟里去了,顺着1871年这个线索一辈子也认不出来这两个人是谁!

《合影里的大员》上有2条评论

  1. 有道理,读后获益匪浅。这张合影铜版画出自法国汉学家德微理亚1873年出版的《北京和中国的华北》一书插图,图片标注是取自约翰-汤姆森的照片,铜版画的作者是法国画家E.Ronjat。照片中人物如果是尚皮翁拍摄,就不应该注明是汤姆森,欧洲人十分重视署名的版权,原则上是不会标注错误的。

    1. 不过在那时候很多法、英画报都把尚皮翁拍摄的照片安在Georges Morache名下(实际上是Morache收藏,并由他提供给媒体出版),有“不明真相”转载是又转安到汤姆逊名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