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西部影像记:初至西部(四)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以后,英法两国在中南半岛占取了大片殖民地,其中英国在1852年第二次英缅战争后控制了包括现在缅甸所有沿海地区和勃固省的下缅甸,1862年成立英属缅甸省;法国在1859年攻占了西贡,随后逼迫阮朝割让南方三省与昆仑岛,开放湄公河流域及东海岸的土伦(岘港)、巴叻、广安三港,到1860年代末法国已占有整个越南南部并使柬埔寨成为其保护国。随着两国在这一地区势力的不断扩张,与之毗邻的云南自然成为觊觎的对象,两国都希望至少先打通从缅越到云南的商路,进而将航道或铁路延伸至云南境内,再进一步连通中国内陆。在这一大目标的驱动下也有相当数量的勘探队、考察队从各个方向上进入云南、广西南部的边境地区,从发表的报告、游记、研究著述等资料的数量来看,英法两国前往这一地区考察队的密度与俄国人在北方的活动相当,方方面面的调查研究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初。

照相机随考察队从缅甸和越南方向进入云南应该不会早于1867年,因为尽管从1830年代起就有官方支持的探险者前往边境附近勘探道路和地形,但一直到1867年法国人德拉格雷(Ernest Doudart de Lagrée)和加尼耶(Francis Garnier,又译安邺)带领的湄公河考察队成功到达云南之前,其他的探险者或队伍都没能进入中国境内。德拉格雷的这支探险队18666月从西贡出发时带了一名摄影师埃米勒·吉瑟尔(Émile Gsell),他是最早在西贡开业的商业摄影师,他跟随探险队到达吴哥窟拍摄了一些照片,当年9月或10月就返回西贡了。探险队则继续沿湄公河上行,于1867930日进入云南景洪辖地。这支队伍后来去了昆明、大理,试图与当时控制大理的杜文秀政权结交被拒后,北上四川,由叙府(今宜宾)乘船沿长江而下,1868612日到达上海。德拉格雷1868312日因病死于云南东川。

在前述这一支法国探险队的刺激下,英国人在1868年也派出了一支队伍,继续尝试从缅甸八莫到大理的通路。这其实是一条传统商路,由于这一时期云南西部地区的回民起义,自1855年起民间的商贸活动被腾越的清军团练断绝了。当时英国驻曼德勒的首席代表斯莱登少校(Major Edward Bosc Sladen)受命组织这支考察队,来自加尔各答大学的医学教授、印度帝国博物馆馆长安德森博士(Dr. John Anderson)作为随队的博物学家一同前往。他们1868113从缅甸旧都曼德勒出发,乘汽船沿伊洛瓦底江到达八莫。226日他们离开八莫前往腾越(今腾冲),这段路对滇缅之间往来贸易的马帮来说一般只需要七天,但对于英国人来说就没有这么顺畅了,由于通行受阻,往来交涉、等待各方的回复花了很长时间,他们在盘色(Ponsee)逗留了两个多月,526日才到达腾越。作为第一支获准进入当时大理政权控制地区的英国探险队,他们在腾越受到了大司空李国纶的热情招待。史家关于斯莱登考察队与大理政权的这次接触有很多论述,本文就不再跑题了,总之在腾越考察队表达了继续前往大理的意愿,但当时腾越与大理之间的交通已经被清军民团阻断,在与李国纶达成了一个初步的通商协定后,考察队于713日启程返回,取道户撒(今陇川县),920日回到曼德勒。

安德森返回加尔各答后编写了这次考察的报告《滇西考察记》(A Report on the Expedition to Western Yunan via Bhamo),1871年出版。在这本书里他提到同行的威廉姆斯上尉带着照相设备,还有一两处关于拍照的记述,但书中并没有收录照片或其他形式的风景图片。187412月,安德森再次随队考察中缅商路,这一次的领队是柏朗上校(Colonel Horace Browne),队里还有后来行迹遍布中亚的探险家伊利亚斯(Ney Elias)。这时清政府已经重新控制了滇西地区,柏朗的考察队从一开始就在英国与清政府官方的沟通下有计划地前进,然而途中却发生了一个巨大的意外,就是著名的马嘉理事件。受这一严重外交事件的影响考察队从接近蛮允的地方回撤,1875226日回到八莫。

1876年安德森将两次考察的日志合辑出版,书名《从曼德勒到腾越》(Mandalay to Momien: A Narrative of the Two Expeditions to Western China of 1868 and 1875)。这一本书里面就收录了一些由照片转制的版画,包括伊洛瓦底江上的景色、克钦族人、盘色的村寨等等。从图片的注释来看照片的拍摄者不止安德森自己,还有一些是由1868年考察队里的斯莱登和威廉姆斯拍摄的,并且照相机最远似乎只到达了第一次考察时他们滞留了两个月的盘色,过了盘色就只有手绘的图画了。在书里安德森简单地记述了几件跟拍照有关的事:在盘色时几个年轻的克钦族女孩毫不畏惧地站成一排让他们拍照;一个掸族头人认为家人生病是房子被拍照带来的厄运,出于报复便偷了考察队的牛;此外还有一张柔术表演者的照片,从文字叙述来看是第二次考察出发前在曼德勒拍摄的,由此可知1875年的这支考察队至少在准备阶段是带着照相机的。安德森没有花特别的笔墨来介绍与照相设备相关的事,书中图片和文字对照着看下来,感觉英国人在这两次考察中都没有把拍照当成一件正经事来对待,比起1873年福赛思使团前往新疆前做的准备工作,缅甸这边可能在目标和经费上都规格低一点吧。

克钦族女孩

克钦族妇女克钦族男子

盘色的村寨(插画)

盏达(插画)

南甸(插画)

腾越西边的和顺山(石头山)(插画)

考察队途经的一些地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