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的手杖

美国前总统格兰特遗赠李鸿章手杖的故事总会作为中美关系的轶事拿来说,当然也有揶揄李鸿章脸皮厚直接要人家东西的网文引用,总之,这个故事在网上书上一搜一大把,大同小异,都是你抄我我抄你,很少有人会提这个说法的来源,更少有人考证其真实性。

这个故事的中文来源是吴永的口述《庚子西狩丛谈》。他说:“公自出使回国后,常自持一手杖,顷刻不释,或饮食作字,则置之座侧,爱护如至宝。此手杖亦颇有一段历史。先是公任北洋,有美前总统某君(忘其名)来华游历,公宴之于节署。美总统携杖至,公即接而玩之,反复爱弄不忍释。美总统似知其意,由翻译传语曰:’中堂既爱此,予本当举以奉赠;惟此杖为予卸任时,全国绅商各界,公制见送,作一番纪念者,此出国民公意,予不便私以授人。俟予回国后,将此事宣布大众;如众皆赞可,予随后即当奉寄致赠,用副中堂雅意。’公委曲谢之,后来亦遂不相闻。此次公游历至美,闻某前总统已故,其夫人尚在,独居某处。公特以旧谊前往访问,夫人甚喜,即日为公设宴,招致绅商领袖百余人列席相陪。席散后,夫人即把杖立台上,当众宣告,谓:’此杖承诸君或其先德,公送先夫之纪念物。先夫后来旅游中国,即携此同行。当时李先生与先夫交契,见而喜爱。先夫以出自于诸君公送,未便及时转赠,拟征求诸君同意,再行邮寄。未及举办,先夫旋及去世,曾以此事告予,嘱成其意。辗转延搁,已隔多年。今幸李先生到此,予敬承先夫遗嘱,请命于诸君,是否赞同此举,俾得为先夫完此夙愿。’于是满堂宾客,一致欢呼拍手,夫人遂当众以双手举杖奉公。公以此更为得意,故爱之独。”

按说这样有戏剧性的的外交事件应该会(至少)有美国记者报道的,毕竟当时李鸿章从俄国到欧洲到美国到加拿大是件很轰动的事情,一路上都有详细报道,也有很多记者拍了照片,甚至据说还有美国人用刚发明的摄影机为李鸿章拍了一段动态影像,可是我没有检索到任何一条有关遗赠手杖的西文记录,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检索的水平太差。吴永(1865-1936)字渔川,浙江吴兴人。他早年为直隶试用知县,李鸿章在赴任两广总督之前,吴永是李鸿章属下,有很多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另外,慈禧光绪“西狩”的时候看吴永的表现还是很朴实的,那就姑且认为遗赠手杖的事情正如吴永所述是真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格兰特生前有不止一根手杖。根据1886-1887财政年度的美国国家博物馆登记清单,格兰特去世后他的家人向博物馆捐赠的物品中有6根手杖,分别是铁头手杖,用南军铁甲舰“梅里马克”号(USS Merrimac)的一部分制成;银头手杖,其主干部分由防御萨姆特堡(Fort Sumter)的木材制成;金头手杖,其主干部分由宾夕法尼亚州的杜凯恩炮台(Fort Duquesne)的木材制成;金头手杖,作为他在美国内战期间人道对待士兵,以及在战争中对病、伤兵的体贴与关怀的礼物;金头手杖,曾由法国的拉法叶将军(General LaFayette)使用,是巴尔的摩的女士们送给格兰特的礼物;木刻手杖,曾经归属英国历史小说家和诗人瓦尔特·司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所有。也就是说,那支由美国工商联送给格兰特的手杖似乎珍贵性不如以上6支,送了也就送了。当然,据吴永的描述,“此杖首间镶有巨钻,大逾拇指,旁更以小钻石环之,周围如一钱,晶光璀璨,闪闪耀人目。通体装饰,皆极美丽精致;殊不识是何质干,闻亦一种绝贵重之材料。据言以价格论,至少当值十数万金。”李相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我始终不太相信他和格兰特第一次见面就拿着人家的手杖“反复爱弄不忍释”,说不定只是想找个话题开聊,就像电影《猎杀红色十月号》里那样,当杰克·瑞恩进入到欲投诚的前苏联“红色十月号”潜艇里,虽然不会抽烟,仍然向叼着烟卷的轮机长要了一根香烟来打破紧张的气氛。而且吴永自己也说“其实公当时不过视同玩物,殊未辨其价值轻重,而美总统如此慷慨,亦属难得。”

以上是文字档案,至于这支“中美友谊见证”的手杖到底什么样子,我想可以从图像上推测出来。

1896年6月13日,在德国与俾斯麦会面时还没有手杖,俾相小心地牵着李相的衣袖

1896年8月15日李相在英国时与英国首相格拉德斯通合影,格氏拿着手杖而李相没有

1896年8月,李相在英国哈特菲尔德的前首相索尔兹伯里家中合影,从左至右分别为罗丰禄、李经方、李经述、索尔兹伯里、李鸿章、寇松和弗朗西斯·博蒂子爵

李鸿章初抵纽约时也没有手杖,左边是为他准备的用来上船的“轿子”

李鸿章回国后在广州任两广总督,手边就多了这根手杖,应该是格兰特总统遗赠,小钻石镶在手柄下边一圈,大钻石貌似镶在手柄短边那里

另一张李鸿章在广东时的照片,坐着也要扶着手杖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以后,李鸿章被迫北上谈判,一路拖延,在香港停留期间与港督卜力爵士合影

1901年李鸿章在北京的住处,利卡尔顿给他拍照时仍然握着手杖

1901年李鸿章在住处,仍然拿着那根手杖

李鸿章在住处与下属们合影,拿着那根手杖

《辛丑条约》谈判期间李鸿章拄着那根手杖

据网上能检索到的资料,1958年李鸿章墓被掘开,他和夫人赵小莲的尸身都被从棺木中拖出,其中李鸿章的陪葬品中就有一支手杖。如果真如吴永所说李鸿章喜欢这支手杖到“顷刻不释”,那被陪葬的可能性很大。姜鸣老师曾在2002年寻访李鸿章墓地,“狂热的人们用绳子拴着遗体,挂在拖拉机后面游街,直到尸骨散尽。”那支手杖也没了踪影。如果手杖还在,应该够进国家博物馆的标准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