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嘉定照片的推测

前阵子上海的一位朋友在朋友圈里贴出一张嘉定孔庙旁河与桥的照片,怀疑这张照片是比托所摄。如果是出自比托之手,会改写嘉定最早照片的历史,这当然会是一个重要的发现,但我有不同意见。

那张嘉定的照片

比托的背景毋庸介绍了,他1860年随英军来到中国,留下了一百多张照片,现在已经成为宝贵的文化财富。辨认一张照片是否为比托所摄,有很多条件,其中一个是作品尺寸。比托用的底片尺寸较大,大概是25×30cm。嘉定孔庙这张照片除了私人收藏,国外还有好几个公立机构有藏,从各处公开的信息来看,这张照片的尺寸大概是20×28cm,这个尺寸要比比托的作品小很多。此外,比托1860年在中国拍摄的照片,用纸都比较粗糙,不似1870年代那些来华摄影师用的纸光滑,而嘉定孔庙这张的几个版本成像锐利,用的都不是粗糙的相纸。

除了照片的物理特征与比托不符,还要考虑他的行程。比托之所以能够成为英军的随军记者去中国,主要是他在印度开设照相馆期间结识了英军统帅霍普·格兰特将军(James Hope Grant, 1808-1875),然后被雇请拍摄英军在印度的平叛,表现获得官方的认可,才又被请去随英军到中国的。作为格兰特将军亲自邀请的摄影师,他的行程也与格兰特将军重合:1860年6月11日从香港出发,16日抵达上海,22日从上海出发前往威海卫。6月中旬上海应该已经热了,但从照片中几个人的穿着来看,更像是秋初或春末,季节不对。

照片中几个人物的穿着

比托到过上海很多次,特别是他1863年去日本之后,常用的药品、玻璃板和纸张都要去上海采购,他后来去朝鲜和缅甸也都是在上海中转,但仅仅是中转,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过确定由比托在上海拍摄的照片。

那么这张照片的拍摄者到底是谁?通过比较几个收藏有这张照片的机构的藏品,我推测是坎米奇(Henry Charles Cammidge, 1839-1874),拍摄时间大概是1867年左右,最晚不超过1869年。理由其一是与这张照片同在一个相册的其它照片,都混杂着很多坎米奇的作品;理由其二是另一个版本的这张照片,左下角有一道横着的短划痕,这样的划痕很明显出自刻意,这与坎米奇签名的方式非常相似:在底片底部刮掉一个横条的内容,再用笔写上拍摄的内容、编号、签名和地点。坎米奇还拍摄过很多张嘉定的照片,说明他确实去过嘉定。

照片左下角的那道划痕

坎米奇站在上海绵葛桥上拍摄的运河风光,注意看照片下部用来写说明和签名的部分已经被刮掉了

综上,我认为这张照片应该是1860年代末由坎米奇拍摄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