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张新认出的中国官员肖像

这可能是我写的配图最模糊的一篇,不过,这对我来说是个新发现,一定要记录下来。

昨天晚上查美国医生小罗伯特·寇特曼(Dr. Robert Coltman, Jr, 1862-1931)的资料,在他写过的一本名为《Beleaguered in Peking》(《被围北京记》,1901年)的书里发现几张配图,是八国联军起兵之前几位中国官员的肖像,比如许景澄、袁昶、赵舒翘、崇礼、徐用仪、王文韶、裕庚等,他们都被裹挟到义和团运动中,有的人奋力抵抗,有的人推波助澜,命运就此改变。我见过的他们的照片非常非常少,可以当作标本辨认他们其它的照片。

《Beleaguered in Peking》封面,封面上还写着“The Yellow Crime 朝廷之罪”

扉页

小罗伯特·寇特曼医生有个中文名字满乐道,他1896年被同文馆聘为解剖学教授,1898年京师大学堂设立后又被聘为外科学教授,据说他还曾为几位王公大臣看病,其中就有李鸿章,是李鸿章临终前见的两位外国医生之一。

第一张合影

第二张合影

从这两张合影看,是在同一地点拍摄,很有可能是总理衙门内,也就是说这些官员应该都和总理衙门有直接关系;根据地上的影子判断照片中的人面向南,拍摄时间是下午,根据背后打开的那扇门的影子,两张照片的拍摄间隔时间应该不超过20分钟。其中除赵舒翘(1901年被赐自尽)外,许景澄、袁昶、徐用仪都是在19008月被斩首的,加上他们都穿的是冬装,因此这张照片应该拍摄于1898-1899年冬天。查1898-1899年间的总理衙门大臣名单,也能和这几位大员对的上。

满医生有同文馆和京师大学堂的工作背景,和美国驻华大使馆以及李鸿章的关系都很好,有理由相信这些人物的标注都没有错,而且其中许景澄、袁昶和徐用仪都有别的照片可以印证。

第三张合影

许景澄

崇礼

赵舒翘

徐用仪

袁昶

这几个人的简历不再赘述,网上、书里一搜一大把,只是有的人为反对义和团而死,有的人为支持义和团而死,横竖是个死,唯有真正做决定下命令的大领导没事儿,这可能就是大臣的命吧。即使当时慈禧太后听了许景澄等人的建议不与洋人为敌而去剿灭义和团,也许一时半会儿八国联军不会进攻北京城,但当时的社会矛盾还是得不到解决,如果接下来慈禧太后等人能真心支持改革支持立宪,利益阶层能放弃一部分甚至所有的利益,好好学习一把明治维新的先进经验,说不定中国就是另一个样子了。

可惜,历史从来都没有如果,而且,一直在重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