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荫桓与格兰特一家

张荫桓任驻外公使期间,据其日记统计,交往最频繁最深入的美国人当属前总统格兰特一家。

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Simpson Grant, 1822-1885)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1843年毕业于西点军校,在参加完美墨战争后于1854年退役。1861年南北战争爆发后加入北军,在整个战争中以指挥果断、主动进攻出名,战功显赫,1864年起任联邦军总司令,并于1865年接收了李将军的投降,结束了南北战争。1868年格兰特因其在战争中的表现获选成为第18任美国总统,并于四年后连任。1877年卸任后偕妻子环球旅行,在中国于天津拜会了时任直隶总督的李鸿章。1885年因肺癌去世。

格兰特将军肖像,1860年代

第一次在日记中提到格兰特一家是在张荫桓抵美一个多月后,即光绪十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己丑(1886年5月29日),他写道:“为美前总统格兰忒合窆周岁之期,偕震东赴鸟约,晡时抵埠,即驻领事署。晚饭后往访格总统之家,存问其妻子。其妻老病侵寻,犹期期中国强盛为念,力劝速开铁路通火车,宜筹虑周远,控制邻国,持论宏通。其子当前年中法构兵时屡欲赴华投效,为部例所阻,至今言之犹有馀慨。复出示格总统战功政绩各图,又详述李傅相见待之厚。”这也是张荫桓初次抵纽约,5月30日的《纽约时报》也刊登了这一消息,说张荫桓只带着一名翻译梁诚(Chung-Tong,即震东,梁诚的字)乘火车自华盛顿来,下午5:22分到站(晡时),纽约领事易学灏(Yee-Show-How)和副领事罗绪龄(Loo-Yuk-Lin)以及领馆的众官员在车站迎接,随即前往西9街26号的中国领事馆。在与领馆同仁聚餐后,于晚上8点拜访了格兰特总统的长子,并计划星期一上午出席纪念格兰特总统的活动。

格兰特将军幼子杰西、格兰特将军夫人朱丽娅、女儿奈丽合影,1860年代

格兰特的墓园位于纽约曼哈顿区西北部的高地上,濒临哈得逊河的河滨公园北端。最初只是一个临时停放地,在格兰特去世12年后,也就是1897年4月17日,在那里修建了格兰特将军纪念堂,是一座非常肃穆的建筑。格兰特夫妇的棺椁并列放置在地下一层,抬头可以望见纪念堂高大的穹顶。在纪念堂的后面有一块铁栏杆围起来的绿地,里面种着几棵树,其中有李鸿章在1897年请驻美公使杨儒代为种植的银杏树,以纪念两人的友谊,并在地上置有一铜牌,上面的文字中英对照,中文写的是:大清光绪二十有三年,岁在丁酉,孟夏初吉,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一等肃毅伯合肥李鸿章,敬为大美国前伯理玺天德葛兰脱墓道种树,用志景慕。出使大臣二品衔,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铁岭杨儒谨题。我在2013年访美期间特意去寻访这座古迹,准备拨开挡住铜牌的树叶拍照时,一位公园管理员正好开车路过,警告我当心,有一种三片叶子的草是毒葛,皮肤接触后会红肿瘙痒,还热心地向我介绍李鸿章和格兰特的友谊及种树的故事。

2013年9月我参观了格兰特将军纪念堂

格兰特将军夫妇的棺椁在地下一层

抬头可见纪念堂高大穹顶

李鸿章在格兰特墓植树的纪念铜牌

1900年的格兰特将军纪念堂

纪念堂紧邻哈德逊河,1900年代

张荫桓去纽约参加的是格兰特将军去世一周年的纪念活动,他在5月31日的日记中记述了当时的情景:“各城水陆军兵列队至格总统墓致敬,军容甚整。其伤病不能行,乘车以往者,皆格总统旧同袍也。有西妇年六十馀,戎装乘马,控纵自如,亦曾随格总统共患难者,海外女云台宜首屈一指。各队旗帜间有军中旧物,经炮子枪弹洞穿如网,亦高举以助游观,使国人知战阵之劳苦也。午后至格总统墓,赙以鲜花。车马杂遝,鼓乐喧阗,会者约二十三万人。墓碣纯用白石,制度质朴,前临海汊,轮帆赴会之人往来络绎,日晡仍未尽散。”他还说尽管外国人不懂堪舆,不过这里的风水很好,“遂环绕登眺一周,西人不谙堪舆之说,往往暗合,观于格总统坟茔堂局之佳,四面环拱之妙,虽不谈风水者,亦嘉其地也。”格兰特将军死于肺癌,世人多疑与他喜欢抽烟有关,张荫桓还在日记中写了一段他听来的故事:“退位后因乃郎银行倒盘,焦灼至病,又性嗜吕宋烟,日夕呼吸,中既沸郁,烟火爇之,遂至喉烂而死。国人谈遗事者谓格总统曾乘火车失险,从窗口跳出,犹含吕宋烟。”这里说的“因乃郎银行倒盘”,是指格兰特总统在退休后,他的二儿子小尤利西斯·格兰特和一个叫华特(Ferdinand Ward)的人在华尔街成立了一间投资公司,并说服格兰特将军把存款都投资到公司上面,结果华特涉嫌欺诈被抓,公司倒闭,害得格兰特将军晚年的经济捉襟见肘,也损害了他的身体。

1886年5月31日在纽约的游行活动

同上

同上

同上

同上

导致格兰特将军晚年贫困的小二儿子小尤利西斯·格兰特

格兰特将军生前手不离烟,这是他遗落在旧金山豪斯沃斯照相馆的一截卷烟

格兰特将军的葬礼仪式,1885年

格兰特将军的临时墓穴,1885年

张荫桓在美三年,每年格兰特将军的纪念活动他都会有所表示,即使不能亲到,也要委托驻纽约领事送花,比如1887年7月3日他没法抽身去纽约便“饬希梁代傅相与余赙赠格总统鲜花,鸟约新闻纸并夸颂。”还有1888年5月30日“格总统墓祭之期,今总统亦至,水陆军兵列队游行,此坟已属之美廷,略如中国置官守冢之意。日报盛述赙花之典,以中国公使为最,足征邦交云。”他去格兰特将军家拜访也非常频繁,甚至是一有机会就去,比如“至格总统府一谈”、“竟日危坐殊惫,格总统之冢妇在坐,往与一周旋即返”、“天日暄美,访格总统家,晤其子妇,知格夫人尚健”、“午后赴格总统家茶话”等等,1888年要去秘鲁之前(5月17日),还特意去格兰特总统家告别。

张荫桓也很关心格兰特总统的长子弗雷德里克·格兰特。格兰特将军总共有三子一女,其中长子的名字取自格兰特将军的岳父,而他的二儿子名字则和格兰特一样。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后,费雷德里克一心想去中国投效,后来因为美国法律不允许而未成,后来仍然想去参加中国军队,甚至找张荫桓帮忙想办法,张荫桓给国内去了一封信,得到的答复还是不同意。费雷德里克还去找张荫桓商量中国进步的大计,提出发展铁路和银行是要务。后来又传出美政府有意让弗雷德里克出任驻华公使的职务,张荫桓还很为他高兴,结果最后又被指定为美驻奥匈帝国大使。弗雷德里克还曾送给张荫桓一个枕头,可能是他知道张荫桓经常失眠,为此张很感激,还礼四瓶茶叶,他在日记中写道:“归寓适格总统之子远寄方枕一枚,即储此香屑,上绣数字,谓此枕之可得美睡且清头目,答以老君眉茶叶四瓶。”

在奥匈帝国任驻美大使期间的弗雷德里克·格兰特(中)

张荫桓和格兰特一家的交往随着弗雷德里克一家去奥匈帝国赴任而终止,他在光绪十五年己丑七月初九(1889年8月5日)的日记中惆怅地写下:“访格总统家,已全赴奥国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