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荫桓与自由女神

张荫桓任驻美公使期间身体不好,在他的日记里可以频繁看到失眠、腹泻、头眩、齿痛这样的病情记录。1886年秋冬之际,他又病了,先是“腹胀如厕……微有热汗而不觉冷”,又“泻后微眩,且复畏寒”,后“晨起复畏寒,不能出门。”这次生病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影响了很多公务应酬,如他在光绪二十年十月初一日(1886年10月27日)的日记中写道:“今日总统、外部均赴鸟约赞颂石像,叭夏贻书来约,余仍以病辞。”这里说的“石像”并非石制,而是铜制,即举世闻名的美国标志之一自由女神像。

说起自由女神像,我还有一件尴尬事。2013年去美国查资料,抽空买了张Circle Line Sightseeing Cruises的票,坐在船上看自由女神像。那天我是第一趟船的第一个乘客,船开动后有位白头发白胡子,看着有50+的老先生在船上给大家讲解,介绍沿途经过的景点历史和轶事。我一直在看景+拍照,有一搭没一搭地听,讲得挺好也挺幽默,最后船靠岸,大家排成一队下舷梯,老先生在岸上和每一位乘客“握手”告别,还有三个人就到我的时候才注意到原来大家是在趁握手的时候给小费!我只知道吃饭要给服务员小费,不知道还要给讲解员,在此之前根本没听说有这样的规矩。现金装在我背包内侧一个隐秘的小袋子里,根本没时间掏;如果到跟前停下来现拿钱塞给人家又太无礼,真的非常尴尬,虽然老先生和我握手的时候没感觉到钱但还是以微笑回应我的Thank you。

我2013年在船上拍的自由女神像

尽管张荫桓没有去参加自由女神像的落成仪式,但他在日记里还是对自由女神像作了介绍,细节可能是参考了当时的报纸,“此像安置拔劳海岛(贝德罗岛,Bedloe’s Island),为鸟约入口处,近看河海,远览墨欧,亦殊得地。像为女身,略如吾华之观音大士,纯以白石雕镂,光洁绝俗,下承以础,高八丈九尺,像高一百十一尺六寸。头面阔一丈,两眉相距二尺六寸,鼻准长四尺六寸,臂长四丈二尺,腰围厚三丈五尺,口阔三尺,左手挽一石碑,长二丈三尺六寸,阔一丈三尺七寸,厚二尺。碑镌’一千七百七十六年七月四号’等字,盖即华盛顿开国之日也。右手举一石盏,其大小可容二十人,储火照远以备夜船往来,傍置小梯,为他日重修之地。西人谋事至深远矣。”张荫桓对自由女神像以“观音大士”作比倒是挺形象,而且观音大士是普渡众生,自由女神是自由照耀世界,都是为全人类服务。

正如张荫桓在日记中所说“此为法国赠美国自主之像”,这尊塑像是法国送给美国的礼物,以庆祝南北战争的结束和奴隶制的废除。塑像的设计者法国人巴特勒迪(Frédéric Auguste Bartholdi, 1834-1904)在获得时任美国总统格兰特的支持后,法国和美国分别成立建设委员会,由法国负责塑像的设计、制作和运输,美国负责塑像底座的建设。最先完成的是塑像的举火炬手臂部分,并在1876年8月运往美国参加了费城百年博览会,之后又运往纽约的麦迪逊广场展出至1882年。之后完成的是塑像的头部,并于1878年安放在巴黎世博会的会场向公众展示。主持塑像内部结构的是后来设计建设了法国埃菲尔铁塔的居斯塔夫·埃菲尔(Alexandre Gustave Eiffel, 1832-1923)和埃菲尔的结构工程师莫里斯·克什兰(Maurice Koechlin, 1856-1946),他们确定采用铁桁架为内部支撑,压制成型的薄铜皮外表用铆钉挂接在桁架上,这样既可以减轻塑像的重量,也可以保证其在港口大风情况下的强度,实际上这种方法在当下的新建筑上应用的非常普遍。1884年7月4日,也就是在美国国庆日这天,塑像完成了在巴黎的组装并举行了完工仪式。

1876年在费城展出期间的自由女神像右手臂

移往纽约麦迪逊广场展出的自由女神像右手臂

在1878年巴黎世博会期间展览的自由女神头胸部

正在制作像身的巴黎工厂,左二即设计师巴特勒迪

制作像身的巴黎工厂内景,可见自由女神像的1:1和1:4模型

正在巴黎试组装的自由女神像

尽管塑像已经完工,但是美国那边的塑像底座工程却进展缓慢,因为受当时经济衰退的影响,从美国民众那里募款很艰难,媒体也纷纷发表评论,认为法国人既然要送我们一尊铜像作为礼物,为什么不连同底座一起送了?就在工程资金最紧张的时候,后来设立了普利策新闻奖的约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 1847-1911)发布募款广告,声明无论为这个项目捐多少钱都可以把名字印在他的《纽约世界报》(New York World)上。这一呼吁立刻获得读者的响应,很快所需资金就到位了。1885年6月17日,自由女神像的部件从法国运抵纽约,次年4月底座工程完工,最终,1886年10月28日,时任美国总统克利夫兰主持了落成典礼。张荫桓在日记里说这一天“适大雨泥泞”,原本要举行的焰火燃放推迟到了11月1日。

正在建造中的自由女神像底座,1884年

正准备吊装自由女神像的面部,1886年

1886年10月28日,围观自由女神像落成典礼的船只

正如巴特勒迪最初为这尊塑像定名“自由照耀世界”(La Liberté éclairant le monde)的初衷,自由女神像已经成为一个文化符号,有关这一意识形态的赞美和批评从其落成一直持续的现在,特别是在当下的世界,如何理解如何践行还有许多讨论的空间。不管怎样,人类追求自由是本性使然,最后借克利夫兰总统在自由女神像落成典礼上的一句话作结尾:“光亮必将刺穿无知和人类压迫的黑暗,直至自由照亮世界。”(stream of light shall pierce the darkness of ignorance and man’s oppression until Liberty enlightens the world.)

1898年的自由女神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