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贝拉·伯德的中国摄影之旅

若论19世纪行摄中国最知名的摄影师,爱尔兰摄影师约翰·汤姆逊(John Thomson, 1837-1921),我想大家都会认可。他1862年来到亚洲,游览拍摄了新加坡、泰国、锡兰、印度、柬埔寨,1867年来到香港,并在随后的四年里游览了中国的大部分土地,从沿海到内陆,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拍摄了大量精彩的照片。其实还有一位几乎同时代的旅行者来过中国,相对来说就鲜为人知了,特别的是,这位也拍了很多照片的旅行者是位女性。

伊莎贝拉·伯德(Isabella Lucy Bird, 1831-1904),出生在英国的约克郡(Yorkshire)。她的童年一直被病痛折磨:脊柱上有个纤维瘤,尽管19岁时做手术切除了这个瘤子,但是她仍然头疼和失眠,医生建议她常在户外活动,比如旅行。23岁时她第一次长途旅行,去了美国,没想到此后她一生中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路上感受世界。伯德并不是一个只带眼睛不带脑子的普通游客,由于儿时生病的原因,她不能去上学,只能在家中接受教育,因此思维活跃,善于思考,不受条条框框的限制,她18岁(第二次鸦片战争还没开始)时便写了一本有关自由贸易的小册子,并自费出版。她也不是那种禁不起长途旅行的病弱娇娇女,因为她小时候经常搬家,早就习惯了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她的一生也是孤独的,两岁时她的弟弟夭折,27岁时父亲去世,35岁时母亲去世,49岁时妹妹去世,55岁时结婚仅5年的丈夫(Dr. John Bishop,约翰·毕晓普医生,所以她也常被称为毕晓普夫人)去世,她在72岁离世时已是孑然一身。然而回顾她的一生也是精彩的,没有人可以复制她的经历。1854年她第一次去美国,两年后出版了《英国女人在美国》(The Englishwoman in America);1857年第二次去美国,两年后出版《宗教在美国的方方面面》(The aspects of relig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1869年出版《古老爱丁堡的注脚》(Notes of Old Edinburgh);1872年去了纽约,在返回英国的途中游历的地中海周边的意大利、阿尔及利亚、西班牙和葡萄牙,在爱丁堡的家短暂休整后又去了澳大利亚;1873年去了新西兰、夏威夷和美国的科罗拉多;两年后出版《夏威夷群岛》(The Hawaiian Archipelago);1878年第一次去了日本,中途在纽约和上海停留;1879年去了香港、广州、婆罗洲、开罗和西奈半岛,同年《一位女士在落基山的生活》(A Lady’s Life in the Rocky Mountains)出版;1880年出版《日本奥地纪行》(Unbeaten Tracks in Japan);1883年,在享受了两年的新婚生活之后出版《黄金半岛之旅》(The Golden Chersonese and the Way Thither);1884年去了日本、中国和朝鲜;1889年,在丈夫去世三年后去了西藏,回程途中随一个英国的军事地理考察团去了波斯,又去了库尔德斯坦和土耳其,回国后应邀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作了演讲;两年后出版了《在波斯和库尔德斯坦旅行》(Journeys in Persia and Kurdistan);1892年成为第一个加入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女性;两年后《在西藏》(Among the Tibetans)出版,这一年她去了日本的横滨,然后转去朝鲜,以汉城为根据地游览了朝鲜的很多城市,这一年也爆发了中日甲午战争,她6月21日去了中国,游览了烟台、牛庄(营口)和沈阳,8月20日离开沈阳前往北京,10月又去了海参崴,12月回到日本;1895年1月她再次前往汉城,2月去了香港,此后的四个月时间她去了汕头、厦门、福州、上海、嘉兴、杭州、绍兴、宁波、普陀、定海,然后回到日本停留4个月后去了朝鲜;1896年1月她再次抵达上海,开始她的长江之旅,5个月的时间里去了汉口、重庆、成都、保宁(阆中),5月从成都离开前往上海;1897年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作了《川西之旅》的演讲;次年《朝鲜和她的邻居们》(Korea and her Neighbours)两卷本出版;1899年《长江流域及其腹地》(The Yangtze Valley and Beyond)出版;1901年去了摩洛哥,两年后返回爱丁堡,1904年去世。纵观伯德一生的旅行,每去过一个地区后两年就会出版一本游记,可谓非常高产,而且一直病痛缠身的她能沿长江一直深入四川,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可谓非常不易,是一位非常了不起,值得尊敬的女性。

如果仅仅把伯德看作是一位旅行家和作家是远远不够的,她1897年66岁时还被推选加入英国皇家摄影学会,要知道,她1892年才第一次接触摄影,一年后才学会处理底片和洗印照片!她对摄影非常着迷,曾经说“我必须承认,从来没有什么东西像摄影那样吸引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非常幸运的是伯德在1894-1896这三年全面游览中国的时候已经熟练掌握了摄影术,并在中国拍摄了大量的照片,现在,这些照片主要保存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

虽然伯德写过很多有关中国游记的书和文章,但是国内似乎没有系统地引进过,也没有人系统地研究和整理过。2015年,爱尔兰的菊石出版公司(Ammonite Press)出版了由黛博拉·爱尔兰(Deborah Ireland)撰文的画册《1894-1896,伊莎贝拉·伯德的中国摄影之旅》,全面梳理了这三年伯德的中国之行,也系统整理了她在中国拍摄的照片,值得一读。

ibird-1

《1894-1896,伊莎贝拉·伯德的中国摄影之旅》封面

ibird-2

伊莎贝拉·伯德

ibird-3

红线标注了她1894年在中国及朝鲜的路线

ibird-4

蓝线标注了她1895年在中国沿海的路线

ibird-5

红线标注了她1896年在长江周围的路线

ibird-6

Mackenzie在汕头为伯德拍摄的照片,旁边是她的照相机

ibird-7

绵竹的廊桥,已不存

ibird-8

有特色的妇女头饰,这张照片实际上是金尼医生拍摄(Dr. Kinnear)

ibird-9

Mia Ko的官员和卫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