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白相纸BFK Rives

柯南道尔爵士的小说《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经常会提到福尔摩斯通过观察纸张的水印来分析案子的情节,比如《波西米亚丑闻》中他就通过委托人的一张纸条的水印判断出对方来自波西米亚的贵族。通过观察早期的相纸也可以获得很多有用的信息,特别是在1850-1900年代的蛋白照片时期。

对于蛋白相纸,有几个品质要求:

1、要薄且有均匀的吸水性
无论湿版还是干版,相纸都需要感光乳剂均匀的分布在相纸表面,因此纸张的纤维结构要比较均匀,且保持一定的韧性。

2、要平整且光滑
相纸要足够光滑,减少漫反射,才能有更清晰和锐利的像。在盐纸时期和蛋白相纸的早期,由于纸张生产的工艺问题,没法保证纸张在浸润后仍然足够光滑,比如Beato1860年在中国拍摄的(原版)照片,相纸表面就很粗糙,成像远不如晚几年其他摄影师的作品锐利。

综上可见,要生产出很适合洗印蛋白照片的相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要纸张的纤维结构均匀,纸张薄且光滑,就必须用金属滚重压,这就需要金属滚的加工工艺很好,且不能在造纸过程中在纸表面留下金属碎屑;要保证感光乳剂的涂布均匀,则必须保证在相纸的制作过程中使用的水要尽量中性,偏酸或偏碱都会影响到感光乳剂。在19世纪这种纸主要由英、法的几家公司垄断,其中一家就是法国的BFK,他们生产的蛋白相纸品牌是“Rives”。如果细心留意,使用这种蛋白相纸的中国老照片不少。

1850年代中性水的大量生产还比较困难,因此能找到PH值接近7的自然水源就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很多女同胞都知道法国的雅漾(Avène),她家的“活泉水”就是采自法国西南部雅漾小镇的圣奥迪尔泉(Saint Odile spring)。而在法国东南部靠近瑞士的小镇里韦(Rives,也有译作丽芙的,这个好听,不过里韦更官方),那里有个高山积雪融化后形成的湖,酸碱度适中,于是布兰切特兄弟和克莱贝尔公司(Blanchet frères et Kléber Co,简称BFK)在那里成立了一家造纸厂,严谨的工艺和优质的原材料使这家公司一跃成为当时欧洲美术用纸的重要供应商。在二战以前,巴黎造币厂都是他们的主要客户,也就是说当时印刷法郎的用纸就是他家生产的。在流行蛋白印相的1850-1900年代,生产相纸也是他们的主要方向,特别是1870年代晚期开始流行干版法,蛋白相纸已经可以不用摄影师现场制作,而是买半成品,BFK每周仅蛋白相纸的产量就是1500令。BFK生产的相纸上都有水印“BFK Rives”。1914年BFK停产蛋白相纸,1956年,连同Johannot、Marais和Arches三家造纸企业合并成法国第一纸业集团(Arjomari),直到现在,BFK Rives的美术纸仍然很受欢迎。

BFK

一张华芳照相馆拍摄的北京照片,BFK的水印位于照片底部,如白框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