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如何随美国大选改变

美国大选如火如荼,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但热闹看看也没什么损失。今天在外媒(PHAIDON)看到一篇短文,讲摄影如何随美国大选改变。

美国大选从没有像今年这么热闹。你可以当这个竞选过程是做秀,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在选民面前在竞争对手面前展示自己的过程,要赢得选票就要利用一切渠道去影响去争取选民,传播正面的信息在他们的意识里塑造一个可以领导国家的总统形象,图像(静态和动态)、文字是主要的信息载体,传播的形式在过去是更多的依靠纸媒、广播,后来的电视,到现在的互联网(或者说社交媒体)。摄影在这其中的作用不言而喻,但过去是专业摄影师的天下,那么多摄影师,但最后就某一事件可能会被媒体选用的就那么几张。现在有了社交网络,信息的传播几乎没有中间环节,实现秒传,人人都可以是摄影师(有能拍照的手机就行),即使照片没有讲究的构图、合理的曝光,架不住几万人几十万人同时传播同一个场景,这种力量是非常巨大的,原作者选了一张玛格南摄影师艾略特·厄维特拍摄的照片:在2009年美国总统的就职典礼上,奥巴马夫妇在舞台上只占画面的很少一部分,舞台下的观众几乎每个人都举着手机拍照,手机屏泛着微光,这张照片真的很有代表性。这又让我有了很不好的联想:社交媒体就是汇聚了很多很多民众的传播渠道,他们的意愿通过这个平台表达出来将是非常有力的,不管是智的力还是愚的力,追求极权的上层势必就会去管控这些社交媒体,喉舌要握在自己手里。

presidentrace01

总统就职典礼上的奥巴马夫妇,2009年1月,艾略特·厄维特摄,©Elliott Erwitt/Magnum Photos

presidentrace02

参议院泰德·克鲁兹事件时的媒体区,南加州哥伦比亚,2016年1月15日,马克·彼得森摄

presidentrace03

福特总统(右)和吉米·卡特(左)在费城核桃街剧院进行国内政策辩论,1976年9月23日,大卫·肯纳利摄

presidentrace04

肯尼迪夫妇在纽约的竞选游行中,1960年10月19日,康奈尔·卡帕摄,©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Magnum Photos

presidentrace05

保守派行动会议(CPAC)期间,2015年2月,马克·彼得森摄,©Mark Peterson/Redux Pictures

原文地址:http://uk.phaidon.com/agenda/photography/articles/2016/august/03/how-photography-changed-with-the-presidential-rac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