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藏岁月

年前带家人去了趟香港,主要是去迪士尼乐园,我自己的私心是至少看两个老照片展,一个是海事博物馆的《晚清碎影》,一个是香港历史博物馆的《影藏岁月》。时间短任务紧,带两个小朋友去博物馆实在不方便,好在《晚清碎影》的展览内容大都看过,且海事博物馆就在8号码头,从我们住的尖沙咀乘天星小轮去港岛很顺路;历史博物馆虽然离住的地方不远,但离开前一天折损一辆童车,加上我们两个大人被他们弄的实在精疲力尽,我只好在离港前几小时一个人跑去历史博物馆匆匆看了展览。 这个展览我期待已久,因为自从去年得知Terry Bennett把他大部分收藏卖给梦周文教基金会后,就一直有传言说2013年底要在香港展出这批收藏。Terry收藏的质量怎么样我就不……阅读全文

《飞鹰》杂志的漫画之四

第五期《飞鹰》杂志刊登的漫画是叶浅予创作的“王盛摄影个展”。虽然画中有人说风凉话,但仔细观之,“王盛”的作品内容涵盖了人体、静物、风光、肖像、建筑等诸多题材,而且利用了背光的剪影效果、建筑局部的图案效果,可以说摄影师几乎玩转了艺术摄影的所有分类!在 1930年代全面侵华战争发生前,上海和北京作为中国摄影的两大阵地,很多摄影师都热衷于参加国外的沙龙展,特别是以上海的摄影师居多,他们往往处于社会上层,有良好的职业(比如医师),有钱有闲,自然有条件去琢磨怎么拍“漂亮”的照片,即使在今天,高端的摄影圈还是烧钱的俱乐部。 第五期的封面 叶浅予的漫画 阅读全文

《飞鹰》杂志的漫画之三

第三期《飞鹰》杂志没有刊登漫画,第四期开始重新出现漫画。这期的封面是卢施福拍摄的振翅待飞的雏鹰,很合杂志的刊名。选登的作品中我比较喜欢金石声的“晓航”,透着宁静,让人心情舒畅,装饰感强,是我喜欢的风格,可惜他的原始作品非常非常难找,但是作为一个影像收藏家,收藏中一定不能少了他的原始作品。 这期的漫画仍然由叶浅予创作,画中老王为了自拍一张与石像生的合影,废了一盒胶片也没成。里面提到“暗盒没有抽出”,这个暗盒是专门存放胶卷的部分,装在镜箱后,后来随着相机的小型化和135胶卷的流行,暗盒和镜箱合为一体,这种设计一直保持到现在。当然,现在也有“后背”的概念,一般玩儿针孔或大画幅的多用。记得之前把玩过一只……阅读全文

《飞鹰》杂志的漫画之二

1936年2月号的《飞鹰》杂志继续介绍了“摄影上几种重要化学现象”和“赤外摄影”,发表了郎静山的“一枝花”、卢施福的“世外桃源”、卓世杰的“守土有责”等作品,最后依旧刊载了叶浅予的漫画。 漫画中提到的“白朗尼”是柯达公司1900年推出的普及型相机Brownie,使用620软底片,不仅售价便宜(仅1美金),而且使用简单,按当时的广告说法是小学生都会用,这为摄影术的传播和推广起了重要作用,也开始了相机小型化之路。漫画中的摄影爱好者本来约了美女拍照的,但是遇到爱拍照的朋友,结果美女还没到底片先用完了,数码时代动辄2G、4G的数据卡,这样的问题基本不可能再出现了。 第二期的封面,金石声的作品“雪后” 第二期中叶浅予的漫画 阅读全文

《飞鹰》杂志的漫画之一

今天从朋友处借来一套《飞鹰》杂志。《飞鹰》杂志1936年1月创刊,以鹰社名义编辑,由在同济大学读书的金石声主编,大夏大学学生冯四知、蒋炳南参与编辑。从1936年1月到1937年7月共出版19期,第20期因“八·一三”事件而被毁,此后停刊,因此全套的《飞鹰》杂志共19期。这本杂志是研究中国摄影史的重要资料,发行的时间正值沙龙摄影最活跃的时间,投稿的摄影师不乏郎静山、吴中行、张印泉、金石声、刘旭沧等大师。杂志中一些摄影技巧方面的文章放到现在看已经没有什么指导意义了,倒是里面的照相机、摄影机、胶片和代理商的广告比较有价值。另外除第三期外均刊有表现20世纪30年代国内摄影风气的漫画,都是叶浅予、丁深等人的作品,即使现在看来……阅读全文

摄影师笔下的俊男美女

为什么要说摄影师的“笔”下,而不是“镜头”中呢?因为照相馆的肖像作品一直都有修整的传统,底片时代是在底片上或直接在照片上修,现在数码时代是在电脑上用Photoshop修。修整的内容多少年来一直没有太大变化:让脸色红润、眉目清秀,目的都是为了让被摄对象看着更精神和漂亮。在底片或者照片上修整可是技术活,不仅要了解暗房知识(比如在底片上人的脸部涂以淡淡的红色可以局部减弱曝光,使肤色看着更自然),还要有绘画的功底(用细毛笔描眉毛、眼睛)。正因为是完全靠手工的技术活儿,各个照相馆的水平就参差不齐了,有技术好的就有技术差的,有认真的就有敷衍的。 下面两张照片,青年男子的坐像看着很自然,但用放大镜仔细看过后就会发现……阅读全文

Sheying

昨天下午,在798受到@葛小孩同学的亲切接见,双方相谈甚欢,不仅共进午餐,喝了咖啡,还欣赏了他的部分收藏,收获颇多。不过,最意外的收获,还是在他的推荐下买了本介绍中国老照片的画册:Clark Worswick2008年的出的Sheying——Shades of China 1850-1900。 Clark Worswick是很老牌儿的中国老照片收藏家,起步早,经济实力雄厚,因此手里有很多精彩的藏品,不仅品相好,最重要的是版本好。他也很注重中国早期摄影史的研究,1978年就为画册Photographs Imperial China 1850-1912撰写说明,实际上这本画册中很多照片都来自他的收藏。江湖上也曾风闻他也出售自己的收藏,但是当你听过他的报价后,一定会觉得这位老藏家根本不想卖。 这本名为She ……阅读全文

被抹掉的冀朝铸

最近心情非常糟糕,本想就着建良同学提供的线索说说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新华社发表被修改的照片,但是随着挖掘的深入和最近7·23甬温线事故的处理方式,让我有种刚从Matrix醒来的感觉,感觉过去三十多年过的都不真实,一直在被欺骗。那天在一个会上遇到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的一位领导,我非常想问问他像近代史所这样的单位研究什么?探讨的是真实的历史吗?探讨历史问题的目的所在? 对新闻照片的修改很早就有,不是中国的专利,前苏联、美国、英国的新闻机构都干过类似的事情,但是欧美国家新闻出版机构修改照片考虑的政治因素不多,比如2004年3月11日西班牙马德里火车站爆炸,西班牙当地报纸EI PAIS的摄影记者有张现场的照片被广泛采用,但是照……阅读全文

关于中国影像收藏的问卷

中国的影像收藏市场起步不久,有很美好的前景,现阶段的正需要藏家的支持、理解和学习。我的一位朋友正在英国读艺术史,她的毕业论文即以讨论中国的影像收藏市场为题,日前做了一份调查问卷,希望广大藏友参与,权作对中国影像收藏市场的支持。问卷地址如下: https://www.surveymonkey.com/s/KR3YJS2 阅读全文

奥略楼的照相馆

武汉黄鹤楼最后一次被烧毁后,原湖广总督张之洞的门生为纪念他(我觉得有拍马屁之嫌)集资在黄鹤楼原址修建了一座新楼,张之洞据《晋书·刘弘传》中“恢宏奥略,镇绥南海”意,亲书匾额“奥略楼”。1955年修建长江大桥时拆除。 最近看了不少武汉的照片,发现奥略楼附近的照相馆很集中啊,有显真楼、容真、三景、萃光等照相馆。想想这也很正常,在照相机还没有普及的年代,照相馆肯定都是扎堆儿风景名胜、商贾云集或者柳巷娇娃聚集的场所,比如上海的四马路(福州路)、一马路(南京路)上就集中了很多有名的照相馆,像奥略楼这样能俯瞰长江胜景的地方,自然照相馆也多,我搜集了几张,按时间顺序排列在最后面。 据2006年第12期《武汉文史资料》……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