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手公主坟的现存文物

佛手公主坟,位于八王坟以东,是乾隆皇帝四女和硕和嘉公主和其夫婿福隆安的合葬墓,因占地巨大、石刻精美,从清末开始一直是外国人热衷游览的地方。20世纪60年代除石牌楼外,石碑、瓮仲、石狮、石马等都被原地掩埋,2005年6月修建道路时曾经挖掘出一部分文物。关于这里的老照片留存很多,可现在那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石刻到底现状如何,一直心向往之。正好黑龙兄约我去那边考察,推掉一切事情准备好去。

比约定的八点半提前了20分钟我就到了四惠地铁站,同去的还有老五、居士、houlei、松园、树人、DOUZI、鲁丝、吉元。我们先乘363到了高碑店污水处理厂附近,据老五介绍污水处理厂里面还有两通碑,死磨硬泡了门卫很久才让我们进去,碑虽然保存完整并且被铁围栏保护,但遗憾的是碑两面的文字都看不清了……出来后继续向东,在一个胡同往北转,顺便考察了一个尼姑庵。北边的民俗街道里,网友没存档早在科举匾额博物馆前等候我们了。没存档在这里工作,讲解非常全面细致,而且风趣幽默,长相更是有特点!姚远利先生依托自己的企业,多年来苦心经营起这家博物馆,收集整理出这么多匾额、石刻很不容易。我特别喜欢的是博物馆门前的文武翁仲,都来自佛手公主坟,这是我今天的第一个收获。

foshou01

foshou02

偶遇的小尼姑庵,朝阳区文保单位
foshou03
庵上的瓦
foshou04
庵外的小猫
foshou05
科举匾额博物馆门前的来自安徽的明代石刻门,西侧表现武状元的石刻“鲤鱼跳龙门”
foshou06
东侧的石刻,表现文状元“状元及第”
foshou07
门中间的石刻
foshou08
东侧的文翁仲,来自佛手公主坟,石刻的“帽子”在1946年法国人的照片上就已经看不到了
foshou09
西侧的武翁仲,来自佛手公主坟,有意思的是这是个典型的明代石刻

在去下一站路上的荒草中,我们找到了今天我的第二个收获——佛手公主坟的石马和石碑。石碑是有关和硕和嘉公主的夫婿福隆安的,字迹清晰。被埋没荒草也好,要是让附近旧家具街的商家发现了,肯定得被拉走卖钱。

foshou10
“兵部尚书和硕额附一等忠勇公福隆安碑文”,同样来自佛手公主坟
foshou11
家具一条街上的一件真文物“米公墓志铭”

为了淌附近的野碑,我们又沿着家具一条街向东走到东五环,什么都没找到,只好改寻找荣禄坟遗迹。问了好几位老人,都没能找到遗迹,最后在一处民房前发现一个碑头,据屋主人讲这块“石头”就来自荣禄墓。当年荣禄家族的墓占地面积也很大,而且有专人看护,保护的相对较好,但是文革中没能幸免,大量石刻件被毁,未被盗掘的坟墓也被开棺。再后来京通路从墓地正中经过,加之随后的城市建设,荣禄墓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一点痕迹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可我还是为没能去看佛手公主坟的所在地而遗憾,幸运的是大家虽然都又冷又饿但还是接受了黑龙的提议去看佛手公主坟地面建筑仅存的石牌楼。石牌楼高大精美,被完全包裹在一组建筑中,在外面根本看不到痕迹,要不是老五指点,我怕是与之无缘了,这是我今天的第三个收获,这样一来,佛手公主坟的大部分文物我就都过眼过手了。

看完了牌楼,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而且越发的冷,可我们还是兴致不减,前去探访神木谣碑。神木谣碑原在北京钢琴厂院内,现在这块地已经出售,变成了个大工地。据居士的“情报”说碑被移到附近小区。工地旁边除了今日美术馆就是苹果社区,可就是这么小小的居民区却被铁栅栏牢牢围住,我们和物业及保安费了半天嘴皮子也没让进,大家最后悻悻离去。我和黑龙都要回家陪老婆吃饭,就没有和朋友们一起聚餐。分手后黑龙还不死心,又跑去工地大听,得知这块地被空军买走,碑也被挪到南边的“指挥部”里。天色实在太晚了,加上我们都又冷又饿又累,遂放弃了继续考察,只有等改天再来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