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读《上海摄影史》

在潘家园的一个朋友送了本书给我,上世纪90年代初(自己打出这几个字觉得很别扭,可的确已经是上世纪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上海摄影史》,如题讲的是上海的摄影发展史,平装,印刷很简陋,图片印刷质量也不怎么样。上海是摄影术传入中国后较早被传播的城市,也是广州、北京以外摄影术非常发达的城市。书中很多资料都头一回看到,有些内容还非常有趣,其中第五章讲人像摄影,里面有一段关于“拍照”这一说法的来源,特别敲录如下:

……因为曝光时间较长,被摄者座椅要有靠背和靠头的装置,以保持稳定不动。拍照时,摄影师拍一下木板,就像说书人敲醒木一样,以引起被摄者注意力的集中(据说“拍照”二字即由此而来),大喊一声,揭开镜头盖(当时照相机上还没有快门),然后数字计时,往往要数到一、二十个字曝光才算完成,喊的时候声色俱厉,胆小的儿童常被惊哭,万一碰巧回去生病,由于那时候有不少人有迷信思想,认为照相会把人的灵魂吸取,所以时有被摄儿童的家属跑到照相馆来叫魂,上海人当时称为“叫喜”。

在公车上看到这段我都笑出声了,我能想象的出那时候的摄影师长袍马褂,拿下镜头盖同时大喊一声并敲响醒木,被摄者吓得一激灵,然后就是上海话数“一、二、三、四……”,端坐在椅子上的客人一动不敢动,脸上强拧着笑,额角已经渗出了汗……好不容易等到摄影师数到二十,才能放松身子。

shsheyingsh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