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农坛今昔

前几天往先农坛走了一趟。过去农业是中国社会的经济命脉,明清皇室设有专门的祭祀场所,明成祖从南京迁都北京后,即仿照之前的规制在北京城南,中轴线以西,相对天坛修建了先农坛。虽说先农坛的修建是国家重视农业生产的具体表现,但坛内供奉的大神是太岁,太岁殿也是先农坛内面积最大的院落。每年仲春亥日皇帝都会亲临先农坛,在具服殿换了衣服,去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劳作,行籍田礼,然后去庆成宫庆祝一下。籍田收获的粮食会在收谷亭晾晒后存放到神仓。庚子事变的时候先农坛为美军所占,作为指挥部和主要部队驻地(还有一个联队在午门前广场)。进入民国后先农坛渐衰败,外坛墙被拆,坛内树木被标卖,多处土地被占用,后又改为城南公园。49年后先农坛仅存的部分亦被育才学校、药研所占用,直到80年代才开始腾退和修复。现如今,先农坛仅存的内坛主要为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使用,算是得到有效的保护。虽然,历史上先农坛开始被破坏始于1900年美军的占据,但这个时期也是其开始留有影像的时期,或者说先农坛最早的照片就是那个时候拍摄的,因此,要图说先农坛的“昔”,必然要引用那个时候的照片。新拍的照片就是这次去拍的,还有好些新旧对照,就不一一罗列了,另外还有些许遗憾,育才学校进不去,所以具服殿有几个角度拍不到,只能等以后有机会了。

苏州报恩寺北塔

苏州是历史名城,古迹众多。可惜赶上太平天国运动,古城数度被毁。待到战争结束,正值摄影术从广州发展到南京、苏州和上海,沧桑的历史名城吸引着西方摄影师的目光,因此有不少拍摄于1850-1870年代的苏州照片留下来,比如我知道的就有开元寺无梁殿、双塔和灵岩寺虎丘塔等。这座人间天堂,我小学四年级暑假第一次去,现在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在枫桥下拍过照片。前几天去苏州出差,忙里偷闲,终于在一天下午报恩寺停止售票前和同事进去转了转。这趟出差匆忙,没有认真准备功课,最后离开北京的时候连一张苏州的老照片都没带,怨念不已。

冬游万寿寺

在Tingting同学的邀请下,我一大早就起来,坐地铁横穿整个北京城,和她同游万寿寺。大学时候某个夏天无聊的午后,我骑着自行车从南门出来往东,见到胡同往南扎,骑了一段又往西拐,再往南拐,再往西拐,稀里糊涂就到了河边,河边有座古寺,当时对古建没什么兴趣,只是出去消耗自己过剩的精力,从三环又往北骑回了学校。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河边那座古寺叫万寿寺。再后来接触老照片,发现那里的曝光率很高,不仅介绍北京的画册都会提到这里,而且很多当时在中国的老外私人相册里也会有不少在万寿寺拍的照片。这么著名的地方,我却一直没有去过。这次沾Tingting同学的光,虽然要起得很早,虽然路途遥远,我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

游北京古观象台

建国门的古观象台一直是我很想去转转的地方,因为那里是为数不多的旧北京的遗存,从明朝到现在,功能和陈设没有太大的变化。北京的冬天虽然冷,但是天气很晴朗,掉光了叶子的树枝不会阻碍视线,适合扫街拍照。下午要去那附近办事,正好可以借机完成我的小愿望。

西山访古

前段时间,天气还没有变冷的时候,跟着VOODOO3、黑龙两位朋友一同往西山寻访宝相寺的遗迹“旭华之阁”,宝谛寺的遗迹“石牌楼”,还有致和延寿洞、松堂、法海寺、地藏庵等,对我来说,收获不小!今天又从朋友rishon那里讨来了“颐和园八旗兵营图”,上面除了八旗兵营,还标注了多座西山的寺庙,正好可以把这些资料放在一起了。

圆明园西洋楼旧地重游活动

这次世纪坛的“残园惊梦——奥尔末和圆明园历史影像”除了展览外,还想组织一个公众教育的活动。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单纯的讲解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关于圆明园、西洋楼的历史、典故等等,在书上互联网上都可以轻松获取。因此我给馆方提供了一个方案,核心是互动和思考,互动的内容主要是参照奥尔末的西洋楼照片拍摄现在的西洋楼残迹,把相隔137年的同一地点的影像放在一起比较,从残存的辉煌到彻底的覆灭,应该会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另一个互动是参照奥尔末的照片看看散落在残迹周围的石刻件原来应该是在哪座建筑的什么地方。

对比老照片游北海公园

去年我得到一组由三个法国人(均在法国远征军中服役)于1901年拍摄的北京和天津,经过几个月的考证,照片中的地点和事件我基本上考证清楚了,其中有很多西苑(北海公园)的老照片,都比较少见。现在的北海公园曾经作为皇家西苑曾经灿烂无比,但经过庚子、文革等变故,尽管保持了整体格局,但很多建筑、装饰等细节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一些建筑的精髓部分和老祖宗留下的艺术瑰宝都消失了。我又整理了之前收集的一些西苑老照片,决定比对这些照片游一次北海公园。本来计划周六去(21日),无奈天气阴沉不适合拍照,周日天空晴朗,我一大早就出发了。

佛手公主坟的现存文物

佛手公主坟,位于八王坟以东,是乾隆皇帝四女和硕和嘉公主和其夫婿福隆安的合葬墓,因占地巨大、石刻精美,从清末开始一直是外国人热衷游览的地方。20世纪60年代除石牌楼外,石碑、瓮仲、石狮、石马等都被原地掩埋,2005年6月修建道路时曾经挖掘出一部分文物。关于这里的老照片留存很多,可现在那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石刻到底现状如何,一直心向往之。正好黑龙兄约我去那边考察,推掉一切事情准备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