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的一家上海老照相馆

1876年8月号的The Far East杂志上登有一张照片,是一个盛装贵妇端坐在椅子上,小脚,不是青楼女子,从头饰看已婚,按说应该是某有钱人家的阔太太,但是左、右手中指各戴有四枚戒指,很俗!(一般这么戴戒指的都是青楼女子,也许这姑娘是后来从良的。)旁边的茶几上有个西域风格的水烟壶,一摞书,一盒洋火,一个小盅,一套茶碗,还有一盆水仙。水仙盘样子怪,侧面好像有很多孔,但是肯定不会是孔(否则会漏水的)。照片的背景被修整掉了,而且手艺有点儿糙,人物和水仙的边缘还不清晰。照片下面的说明文字是“MERCHANT’S WIFE, SHANGHAI 商家妇人”。

The Far East杂志是一个深深爱上日本和中国文化的英国人布莱克(John Reddie Black, 1827-1880)1870年在日本横滨创办的,最初是双周刊,1873年7月改为月刊。1874年出版社从横滨迁到东京。1875年8月停刊。杂志的主要内容是介绍日本及中国的风土、时事,最大的特点是里面的配图全部采用照片粘贴的方式,也就是说每册杂志里都有十张左右的蛋白照片,并且这些照片都配有说明文字。不过,比较遗憾的是杂志里没有提供这些照片摄影师的信息。

2009年国内某拍卖会上我见过这张照片的另一个“未经裁减”的版本。两张照片的内容一样,只是拍卖会上这张右边的影像有缺失,系底版的影膜破损所致。可能这张照片在修整背景的时候出了错,因此在The Far East杂志上刊登的时候就做了裁减。

最近又发现一张CDV照片,背面是上海的“义生昌照相楼”,在四马路(即福州路)192号。正面同样是一个盛装贵妇坐在椅子上,虽然和The Far East杂志上的那张不是同一个人,但是这两张照片的拍摄风格出奇的一致,而且,尽管地毯和桌布都不相同,但是茶几上摆放的水仙盆、西域风格的水烟壶还有小盅都是一样的,可以断定The Far East杂志上的那张贵妇照片出自这家“义生昌”照相馆。另外,作品能够被收录到这本杂志中说明这家照相馆的在1870年代的上海还是比较活跃的(杂志里收录的照片目前已知的有William Saunders, L. S. Fisher等的作品)。

1876年8月号The Far East里的贵妇像

2009年国内某拍卖会上的贵妇像

国外某收藏家珍藏的上海义生昌照相楼的作品

2 thoughts on “新发现的一家上海老照相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